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其他类型 > (公媳)冲喜娘妻 > 【(公媳)冲喜娘妻】(150-15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公媳)冲喜娘妻】(150-151)

    作者:魔师

    字数:4695

    2020/07/30

    冲喜娘妻150

    「啊啊啊……」

    秋月半主动的起伏着用自己的蜜穴不断地吞吐着父亲粗长的肉棒同时红唇张

    开不断的发出一声又一声悦耳的呻吟声。

    察觉到秋月主动的配合后父亲不由得分出一只手在秋月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

    和揉搓着。

    「把……把灯……把灯关……关了……」

    而秋月一边呻吟一边看着周围的场景断断续续的说道也不知道秋月和父亲在

    办公室里发生过多少次了。

    秋月上次酒醉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一个多月听着秋月这句话微微有些娇羞的话

    似乎还是第一次在办公室。

    「呼……关灯干嘛?」

    父亲喘着粗气享受着秋月的身体气喘吁呼的说道。

    「关……关灯……」

    秋月不由的再次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

    父亲此时露出一丝坏笑后说道而父亲说完这句话后秋月不由得停止了起伏不

    过雪白的屁股坐在父亲的腿上把父亲的阴茎尽根没入。

    「我……我自己去……」

    秋月想要起身却被父亲把住了细腰此时她在父亲的怀中微微的扭动着说道此

    时的秋月貌似不是开玩笑就好像此时知道我在外面偷看和拍摄一般。

    难道说秋月的第六感让她感觉到心中不安?也或许是秋月心中此时还是微微

    有些不愿关灯能够减少她心中的负罪感。

    「好……我送你去……」

    父亲似乎察觉到秋月的坚决不由得温柔的说道之后抓着秋月的细腰黝黑的大

    屁股坐在床上往里面挪了一下父亲竟然一下子坐在了床里而秋月还死死的坐在了

    父亲的跨部上。

    「啊……」

    随着秋月不可控制的一丝娇吟父亲勐然起身跪在了床上而原本背对着父亲坐

    在他胯部上的秋月顿时发出了一声轻吟之后上半身前倾在本能之下双手撑着床面

    支撑着身体竟然一下子四肢着地变成了狗交式。

    而开关就在床尾的位置。

    此时公熄二人身上除了林子之外已经一丝不挂了。

    秋月像个小白狗一样趴在床上双手撑着床面双腿跪在床面上胸前丰满的双乳

    犹如吊钟一样垂下微微的晃动着。

    「啪啪啪……」

    父亲再次前后的抽送起来抽送的速度很快但是力气倒十分的温柔。

    而此时的秋月回头看着父亲瞪了他一眼不过配上秋月此时迷离的眼神彷佛就

    是一个风情万种的魅惑眼神。

    秋月不由得轻轻往前爬穿着袜子的玉足在床面上微微的避着把床面避起一个

    个褶皱而父亲这次并没有使坏没有去束缚秋月而是随着秋月的爬动挪动着双腿彷

    佛秋月就是一台牵引车不断的牵引车父亲这台重物。

    父亲脸上带着兴奋和坏笑在均匀的抽送过程中偶尔会来一个重操深插让轻轻

    爬动的秋月双手一软差点把脸贴在床面上。

    此时开关就在秋月的前方也不知道为什么秋月如此的执着要关灯或许关灯之

    后秋月就不会看到父亲的脸而秋月的心中就可以把父亲想象成她心中最最喜欢的

    样子是宏斌吗?还是我?「啪啪啪……」

    父亲此时用力的抽送着长满阴毛的跨部不断的与秋月的臀瓣撞击着秋月的屁

    股掀起一阵阵雪白的浪花而秋月屁股上的触碰点已经变得一片潮红。

    「噗嗤噗嗤……」

    父亲粗长的阴茎在秋月泥泞的阴道中快速的进进出出若隐若现这么多年了两

    人的性器还是那么的契合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秋月越来越成熟已经成为了一个孩子

    的母亲成为了一个熟妇原本已经父亲会慢慢的变老但是父亲给我一种感觉似乎越

    来越年龄彷佛返老还童了一般这些都是秋月带来的吧?忘年恋的力量……

    在秋月倔强的坚持下秋月还是来到了床尾她一只手撑着自己不断前后摇晃的

    娇躯抬起另外一只手摇晃着按住了开关就彷佛是一个正在匍匐前进的战士此时终

    于来到了目标处用她最后的力气完成了任务。

    「啊……」

    在房灯关闭的那一刻我也赶紧闪身躲到了一旁之后赶紧停止了摄制。

    现在周围是一片的漆黑尤其是里面的办公室而我录制的时候手机屏幕亮着自

    己刚刚已经想到如果秋月关灯自己要赶紧结束录制结果刚刚竟然看的入迷忘记了。

    「啊啊啊……」

    而里面的交购声没有停止看样子并没有发现我而当灯光关闭的那一刻秋月的

    呻吟声不由得加大刚刚的时候秋月似乎在压制着呻吟而此时秋月终于放开了自己

    大声的呻吟起来或许现在的呻吟音量才能够配得上她此时身体的快感。

    「啊啊啊……呜呜……滋滋滋……」

    而随后就听到了秋月的呻吟声暂时的停止之后传来了吸吮的声音此时我看不

    到里面我只能不断的脑补着看样子应该是秋月被拉扯了胳膊拉起了上半身而在关

    灯后秋月似乎短暂忘记了父亲的脸把父亲的阴茎当成了别人的阴茎主动回头和父

    亲亲吻吸吮了起来。

    「砰砰砰……」

    而原本清脆的肉体撞击声此时变得有些沉闷看样子应该是因为碰撞的角度发

    生了变化。

    「啊……呼……啊……呼……」

    父亲此时发出犹如老牛一般的喘息声不断的发出吸吮着而他的鼻孔不断的喘

    着粗气。

    我此时听着里面的场景不断的脑补着此时我的半张脸还在隐隐作痛就连今天

    去配钥匙的时候配钥匙的师傅还询问我怎么了?早上去拿腻子的时候脸还好好的

    怎么一会功夫脸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子如果我年龄大一点别人还以为我调戏妇女

    被揍了呢。

    而现在这个早上刚用了一个耳刮子的男人此时正在操我的老婆刷嘴巴子是对

    我身体上的摧残而现在就是对我心灵上的摧残了。

    我手里拿着手机我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听着里面俩人越来越兴奋的交合

    声我脑袋中不断的思考着各种方法。

    此时我真的想直接敲玻璃或许去前面开门冲进去来一个当场捉奸因为今天早

    上的气还没有消现在我真的有这个胆量但是我的心里不断的告诫着自己不能冲动

    只是这一个视频还不够因为我还不确定秋月和宏斌到底有没有事情如果我现在直

    接撞破秋月和父亲的事情那么秋月和宏斌的事情就无法追查了我忍等我确定秋月

    和宏斌有事情的话我就和秋月好好算算我这两顶绿帽子的账到底多少钱卖给我?

    两个绿帽子我该戴哪个的时间长一点?我慢慢的后退此时我就像是一个盲人

    把手机塞入了口袋之中双手在前面不断的摸着同时双脚试探着往前走。

    在这个过程中我撞到了膝盖顿时让我感觉到揪心一疼人的膝盖也很脆弱撞一

    下真的是钻心的疼但我愣是一声没听。

    很快我就摸到了角门处。

    151

    「啊……」

    当我打开角门要出去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秋月婉转悠长的呻吟声音量很高

    穿透力很强震颤着我的耳膜刺入了我的大脑之中。

    这个声音我真的很熟悉因为我听到过很多遍了但是这个声音只属于秋月给予

    父亲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秋月从来没有发出过这个声音。

    秋月脑海中想象的是谁?肯定不会是我如果是我的话秋月根本不需要想象直

    接和我做爱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的秋月却不和我同房同床根本不让我碰一下。

    把角门重新锁上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我感觉到自己的半边脸似乎更疼了…

    …

    重新锁好了门我走到了平房的

    正门透过房门玻璃看到里面的走廊里面带着微弱的光线父亲和秋月还在里面交合

    着。

    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我向着市里走去。

    此时已经很晚了道上的车很少就算有出租车从我身边经过我也没有搭乘就那

    么自己步行往回走。

    我手插在裤兜口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从我小时候发现父亲和秋月第一次开始

    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把秋月和父亲出轨的证据给拍摄固定下来就放在这个手机里

    而买手机的钱还是秋月给我的。

    在我走的时候我没有看到秋月的车子从我的身边经过或许今晚她都不会回来

    了和父亲温存一夜吧。

    等我这么步行走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而家里果然没有人秋月还没有回来我看着餐桌上的饭菜一口未动或许都已经

    酸了吧。

    秋月上午给我做好的我一口没有吃。

    明天天亮还要上课事情没有解决这个戏还要唱下去。

    我脱去了衣服回到了卧室躺在了床上。

    脑海中不断回想着父亲和秋月做爱的一幕幕我拿出手机找到了那段视频我一

    边看着秋月和父亲的「色情片」

    一边抚摸着我还微微有些肿胀的脸颊。

    我真的好累也好困但是我此时却真的睡不着。

    父亲早上给了我一巴掌秋月只是简单的安慰了我几句最后不耐烦的给我做好

    饭菜就走了。

    今晚也没有回来故意的晾着我或许认为我已经长大了不能在像我小时候那么

    宠着我了。

    我最后关闭了手机露出了一丝苦笑不管怎么说折磨自己是不对的自己不能像

    以前那么傻所以回来的时候我买了面包和营养快线我把吃剩下的面包和营养快线

    放在了茶几上我就是让秋月回来看到让她看到我宁可哨面包也不吃她做的饭。

    「咔……」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卧室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十分的轻柔似乎是小

    心翼翼。

    家里来贼了吗?是秋月回来了吗?为什么小心翼翼的?还是说和父亲一起回

    来了?想到这里我心中不免得热问起来在公司偷情还不够还跑到家里来吗?「啪

    ……」

    又听到一声轻响卧室外亮起了灯光从门缝透进来。

    我赶紧把手机塞入了枕头底下之后转身背对着床外装睡。

    开灯肯定不是贼应该是秋月。

    客厅外久久没有声音只听到了脚步声没有说话的声音应该是秋月自己回来了。

    「哎……」

    许久之后我听到了秋月的一声叹息或许她看到她做的饭菜了吧?一没吃而茶

    几上摆着吃剩下的面包。

    也不知道秋月看到这里她会怎么想?不会在乎吗?我就是用这个方法来抗议

    和恨气。

    秋月为什么中途回来了?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知道她还是关心我放心

    不下我的她完全可以留在公司陪父亲共度春宵的。

    没一会我感觉到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灯光照进来我听到身后传来秋月比

    较深沉的呼吸声。

    我知道此时秋月在看着我似乎看我是不是睡着了但是我一动不动就那么背对

    着他。

    好一会后秋月慢慢关闭了卧室的房门卧室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随后外面响起了桉桉寥寥收拾的声音彷佛是在清洗衣服此时已经是半夜了。

    没一会秋月又进来了随后我感觉到似乎有东西放在了我的床头柜上。

    过了一会后秋月又出去了等她出去后我不由得回头看向床头柜发现是一套崭

    新的睡衣裤和内裤。

    每次秋月就是这样把睡衣裤和内裤放在我屋里我看到后会自己换下来到时候

    秋月再来到我屋内把脏衣服都收拾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终于迷迷煳煳的睡了过去同样给自己定了一个闹钟。

    到了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煳煳的被闹钟吵醒感觉到好累脑袋晕晕的这一夜我都

    没有睡好做了一夜的梦梦到了很多的东西乱七八糟大脑皮层都没有休息过。

    「嘶……」

    我习惯性的搓了搓脸顿时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一下子清醒不少因为我摸到了自

    己的半张脸经过了一天一夜还是有些疼有些麻木了似乎鼓起来有些肿了。

    正当我倒吸凉气的时候房门打开了秋月带着围裙站在门口看到我的时候她露

    出了一丝微笑。

    「赶紧洗漱吃饭了……」

    秋月带着笑容说道似乎以前的她又回来了。

    「这是在讨好我吗?」

    看到秋月的样子我不由得想到以前就是秋月的笑容是我最好的东西无论我多

    么的委屈和生气只要秋月笑着对我我在冰冷的心也会融化了。

    其实这次也是一样如果不是昨晚我去公司看到她和父亲或许此时我心中也不

    会再生气了。

    秋月关闭了房门似乎故意给我留下换衣服的空间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的十分整

    齐的睡衣裤和内裤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换而是直接穿上了我的外衣。

    我走出客厅的时候秋月正在往餐桌上端饭菜她带着围裙穿着白色的衣服头上

    扎着马尾看到我还和我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和我开玩笑来化解尴尬一般。

    我心中微微闪过了一丝不忍但是我立刻开始回忆昨晚的事情立刻把那丝不忍

    和感动给冲散了。

    我走到卫生间在洗脸的时候我小心翼翼我根本不敢用手去搓脸一碰就麻木和

    疼。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被父亲扇的那半边脸明显和另一半颜色不一样而且我半

    边脸微微有些浮肿了只要仔细看就知道是被人给打了。

    想到父亲昨晚打我时候的样子想到父亲对我的种种尤其是为老不尊和秋月偷

    情这让我对他的感情一天天的消失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懂得越来越多对他的怨气

    越来越大。

    如果说父亲一直以来对我好关心我哪怕让我认为他处情假意的补偿我我心中

    还会更加的好受一些。

    「嘶……」

    我拿着毛巾轻轻擦拭自己的脸不由得倒吸凉气。

    「衣服怎么没换?我放在你床头柜上了?」

    当我出来的时候秋月拿着我床头柜上的衣服对着我询问道音十分的轻柔似乎

    带着一丝丝害怕她和我说话的时候微笑也勉强似乎察觉到我故意不换衣服再加上

    昨晚没有吃她的饭让她有些尴尬而且我第一次如此的对她她真的害怕了我第一次

    见到面对我有些胆怯的秋月。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秋月一眼之后我走到了卧室里直接拿起了自己的书包。

    在我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手机偷偷放在了书包之中。

    「你干啥去啊?吃饭啊……饭菜都弄好了……」

    当我背着书包走出卧室的时候秋月赶紧走到我跟前说道手里还拿着我的衣服。

    「我自己买早餐吃……」

    我走到门口一边换鞋一边说道我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了一来我正在变嗓子的

    后期而来或许是自己的火有点大吧。

    在我走出房门、回身关闭房门的时候我看到秋月一手拿着我的衣服另外一只

    手擦拭自己的眼睛正在掉眼泪哭泣她的身上还穿着围裙而饭桌上摆着她精心准备

    好的早饭。

    房门关闭了也阻隔了秋月委屈哭泣的样子我站在门口心中不由得一痛。

    我转身下楼心中十分的不好受这还是我俩结婚后秋月第一次被我给弄哭而且

    是我故意弄哭的。

    我也是第一次给秋月委屈而且秋月刚刚的哭泣不是装出来的是她真的没有忍

    耐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