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僵尸道人之裂锦 > 僵尸道人之裂锦(6)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2020年8月18日第六章·熬药傍晚时分,雨又下了起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这时,七叔已熬好药,正在打包。根子正候在一旁。

    七叔道:“昨天僵尸没有去高府,可能是因为下雨。不过,虽然雨还在下,我们也不能不防。今晚还得再去一趟。”

    七叔把药包递给根子,又道:“熬药的流程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把药送过去后,借着这个理由,尽量拖点时间,我带着振风守在高府外围。一旦僵尸出现,你就用这个。”

    说着,七叔从道坛上拿出一张黄符递给他。接着道:“这黄符是感应符,你只要掐诀,它便立刻燃烧,我手里的黄符与之感应,也会燃烧起来。”

    “知道了,师傅。”

    “记住,遇到僵尸,屏住呼吸即可。不要与之硬碰硬。”七叔又嘱咐了一句。

    待根子骑车到了高府门外时,天已经大黑,雨也还在下。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嘀咕道:“这天是”

    他踮起脚,敲了好一会的门,高府的大门才缓缓打开。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见到根子后,忙道:“你是七叔的徒弟吧?”

    根子憨憨地点头道:“是的,是的,师傅让我来给高少爷送药。”

    “那你跟我来吧。”

    丫鬟将他带到少爷的房门外,指了指里面,道:“太太吩咐说让你直接进去就好了,我先去忙了。”说着,她就转身就离开了。

    根子抬起脚,想要迈进去,却又犹豫了一下。喊道:“高太太,师傅让我给您送药来了。”

    “你先进来吧,我在忙。”里面传来高太太那温润黏人的声音。

    根子听得感觉骨头一酥,情不自禁地迈步走进房间。他四处扫了扫,没见到高太太。

    正要往里面去的时候,却见那扇屏风背后隐约有个人影,一看到那曲线婀娜的人影,根子就知道,那定是高太太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他走到屏风旁,见高太太正低头弯腰,拿着拖把在认真地拖地。而高少爷则躺在床上熟睡。

    望着眼前女人那前凸后翘的丰美身体,根子的心立马又激动了起来。他只扫了一眼,心就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似乎要跳出嗓子眼。如此接近观音般的神女,他又是敬畏又想靠近。没办法,沈懿墨个子太高,他的个子又实在太矮,堪堪只到对方肩头,如此对比之下,沈懿墨居高临下,给他一种生人勿进的压迫感。身高相貌的自卑使他格外紧张,话到嘴边竟结巴起来。

    他话说的非常吃力,感觉自己的胸口上有一块巨石在压着,喉咙被钳子卡住了,舌头被人铁索钩住了,整个脑子也混沌一片,如陷入窒息一般,已不属于自己控制。

    “高……高……高太太,师……师傅让我把药……药……送来。”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大片的汗水渗了出来。

    沈懿墨这才抬起头,看了根子一眼,见他满脸通红的滑稽模样。眼中又闪过一丝嫌弃,一脸温柔地笑道:“小伙子啊,你辛苦了。先坐着休息一会吧。等我把这边的活忙完。”

    根子见高太太一脸笑容,这放松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心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真是太丢人了!

    他到也不敢真坐下去,只是站在一旁恭候着。

    眼瞅着高太太又是擦洗桌椅,又是扫地,又是拖地,忙活了一通,把整个房间里家具都清扫的焕然一新。他心中不由地暗自佩服这个女人还真是贤惠。

    待整理好卫生,沈懿墨便快步走了过来。根子便将药包递给了她。

    沈懿墨道:“麻烦你了,小伙子。让你夜里还跑来送药。”

    “不……不辛苦……”根子有些结巴地回道。

    “小伙子,不要太紧张,就当是自个儿家里一样。”高太太眼里满是慈和。

    “你吃饭了没有?”她又问。

    “吃……吃过了……太太。”根子回道。

    沈懿墨点点头,道:“晚上也不安全,我差人送你回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根子想到师傅的吩咐,立马便道:“师傅说,这药今晚必须得熬好喝下去,喝完有什么反应,要回去跟他说,好及时做调整。”

    沈懿墨脸上满是感动,道:“七叔真是用心良苦,连这点都想到了。”

    “那这药应该怎么熬呢?”沈懿墨问。

    根子道:“具体方法,师傅已经告诉我了,太太只需按我说的按次序和火候来熬制即可。”

    沈懿墨嗯了一声,拿起药包道:“好,小伙子,那就麻烦你随我去厨房熬药。”

    说着,她回头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然后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根子也马上就跟了上去。

    上次在雨巷,只是看到一个远远的背影。而此时此刻,却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妇人的身体。对方虽有长披肩遮身,但那丰腴妖娆的身体,还是不甘寂寞地在显山露水。他的瞳孔已被美妇人那扭动的大屁股填满了。

    他也只敢在背后肆无忌惮地看,似乎一双眼睛都要穿破对方的衣物。

    “高老爷真是好命啊!家世富贵,还能娶到如此美妻。哪像我这般,生得贫贱,丑陋。别说这等天仙之人,就是一般女子,我也是无缘啊!”根子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悲叹,直呼上苍的不公。

    进了厨房,沈懿墨回头对根子客气地道:“小伙子,你且先坐,我来熬药,熬制的方法你直接口说就好了。”

    根子道:“高太太,我在你一旁帮忙打下手吧。”

    沈懿墨笑道:“不用了,小伙子,这点小事我一个人就行了。”说着,她便走到案台前,小心翼翼地拆开药包,利落地将药材分好,然后拿出药罐开始清洗。

    根子自然也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她几步之外看着。

    见药罐洗好,根子也没等她问。便先道:“高……高太太,先是放入半罐清水,然后生火,待水烧到半开,先放入蛇粉,烧到时……再……”他说话还是略带紧张,只得拿出背诵《茅山治邪秘术》经验,照着师傅说的重复了一遍。

    沈懿墨照他所说,依次按时将药材放入药罐之中。

    随着火候加大,一阵怪异的药味便了传来,闻之令人作呕。

    沈懿墨是有洁癖的人,平时哪里接触过这等异味,刚一闻便觉得脑壳有点难受。她忍着难受问道:“小伙子,这药的味道怎么这么重?”

    根子解释道:“这是蛇胆的味道,再烧一会味道就去掉了。”

    又过了一会,异味慢慢消去。那药罐里渐渐冒起了丝丝呛人的白烟来。一旁的根子提醒道:“太太,师傅说这要马上驱散,不能在罐内太久,否则会损了药日。”

    沈懿墨便照根子说的,拿着蒲扇半蹲在一旁拼命地将白烟驱散。厨房环境本就不太通风,此时她又靠近火炉,右臂不停地扇动着。不一会便双颊绯红,脸上香汗淋漓。使原本就是美艳的面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光彩夺目。

    根子盯着美妇那勾人眉眼,半撅着的肥美屁股,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道:“太太,我来帮你吧。”说着竟然上前好几步,只是他刚靠近沈懿墨时,对方却回头看了过了。对方虽然只是一瞥,但他立时就丧失了勇气,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沈懿墨闻到他身上传来淡淡汗味,心中有些嫌弃。便不着痕迹绕到炉子另一边,笑道:“小伙子,那就辛苦你了。”

    待白烟散尽之时,沈懿墨的气息已有些微喘,那高耸的胸脯也在微颤着。但根子也只瞟了一眼,便赶忙收回目光。

    沈懿墨静静地守在炉旁,一双美眸紧紧地锁定着药罐,生怕出了一丝意外。

    但这时,药罐之中却忽的响起噼里啪啦的爆裂声,那盖子被震得直颤,隐约能见到几丝火花闪过,如鞭炮齐鸣。

    声音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沈懿墨被惊得浑身一抖,啊的一声,脚下高跟一崴,身子立时就往后倒去。根子眼疾手快,身影瞬间就闪到她的身侧。就在沈懿墨即将倒下去的瞬间,她却感受到有一双瘦小却很有力道的手掌稳稳扶住了自己的后背,使自己没有跌倒。

    是根子一把扶住了她。

    须臾间,一阵丝滑细腻的手感传来。根子知道,这是女人后背带来的触感,不知是真丝旗袍,还是她的后背原本就这般滑腻。闻着女人身上散发着的阵阵芬芳,根子感觉自己似乎拥有了全世界,他很希望这一刹那能够永远。

    但这仅仅只是一刹那而已,沈懿墨瞬间已反应过来,立时直起身子,离开了他的右手。并且往后连退两步,拉开了根子的距离。那脸上染上艳丽的酒红,羞如红莲。

    “高……高太太……您……您没事吧?”根子挠着头,略带结巴地问。

    沈懿墨理了理发丝和衣襟,风轻云淡地道:“没事,刚才多亏了你。”

    她转头又看向了药罐,此时,药罐中的声音已渐渐平息了。

    “小伙子,刚刚这药罐是怎么回事?”沈懿墨有些疑惑地问。

    “太太,不用担心。”

    根子道:“按师傅所说,这些药材大都阳气很重。刚才那声音是由药材中和,凝练而产生的,现在声音已经停了,说明药已经熬制好了。只需等药的温度下去,便能喝了。”

    听他这么解释,沈懿墨眼中疑惑方才散去。她嗯了一声,微笑道:“小伙子,麻烦你帮我看会炉子,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嗯,高太太,您去吧。这药正好还要在冷却一会。”

    沈懿墨点点头,又看了看药罐,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厨房。刚出厨房,她便加快步子朝房间走去。

    根子望着她的背影,将刚刚触碰到沈懿墨后背的右手,放在鼻尖用力地嗅着。

    心中不禁暗暗咂舌道:“贵妇就是贵妇,这么爱干净。一天换几件衣服。哎呀,这香味,到现在还在手中留着。”

    这么想着,他顺手将罐盖拿开,好让汤药尽快冷下去。

    刚回房间,沈懿墨忙拿出手帕拼命在后背上擦拭,好像后背沾了很多污渍似的。其实她的后背并没有沾什么脏东西,这只是她的心理作用。一来,根子整个人给她的印象就是丑陋脏兮兮的,所以她心里对根子有几分芥蒂和嫌弃。再加上,她本身就爱干净的洁癖,虽说只是后背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触碰,但她还是有些嫌弃。不与丈夫之外的任何男人接触,这是妇德,这是她个人要坚持的操守。

    大约擦了十几分钟,手又酸又累了,背也烫红,沈懿墨方才停下手。然后走了出去,吩咐丫鬟往房间打洗澡水,自己则又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旗袍和内衣丝袜,准备沐浴完重新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