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无限之用催眠术在动漫世界开后宫 > 无限之用催眠术在动漫世界开后宫(17)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无限之用催眠术在动漫世界开后宫(17)

    无限之用催眠术在动漫世界开后宫(17)FATE·STAY·NIGHT2020年8月18日作者:正义的催眠字数:13766时间推进至纯白空间的第九天。《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首先说一下特定任务的情报。

    【警告:玩家已经完成2次普通任务每5次普通任务,将强行进入第1次特定任务特定任务难度为62,请谨慎选择之后任务的选择。

    这是玩家入场后第三次得到【特定任务】难度提示,从本轮以后将不再提醒。】“按如今的进展,3次任务以后基本能到可以一战的级别。”爱丽斯菲尔率先答道“不过这最后一句也……”

    “确实,战斗力的差距慢慢接近了”徐贤回应道“罢了,只是不说难度而已,反正也不是什么太关键的情报讯息。”

    而至于本次任务的选择,决定的时间却超乎寻常的快,几乎没用了多久徐贤便决定本次任务该选什么。

    达芬奇酱看到徐贤的选择后,摊摊手答道“唔唔,徐贤你可是宠爱你的后宫们哦,这次的选择怎么看都是因为爱丽斯菲尔的结果吧。”

    爱丽斯菲尔微微鞠躬答道“抱歉了,达芬奇酱。因为我的任日,导致选了这个任务。”

    达芬奇酱“我倒是不介意啦。反正结果上来说,这也确实是最优选择。”

    在这介绍一下本次任务:【任务详情:地点:fatestaynight篇难度:49(普通)世界类型:延续剧情世界任务目标:获得12分时间限制:48小时从者5-10分;御主2-5分;特殊剧情人物,视情况最多可加2分失败结果:每少1个任务点扣3000MANA值,低于0抹杀】【随机队友模式:随机召唤5主0辅,其中爱丽斯菲尔必定入选,选择此选项可以获得2000MANA】【任务提示1:因为在【fatezero】中成功控制远坂凛,因此远坂凛与archer不算在本次的计分中。如果远坂凛死亡-5分,archer死亡-2分。本次任务以远坂凛协助者的身份加入。】【任务提示2:消耗7000MANA,可以额外获得24小时任务时间,额外的情报以及随机一人获得专属宝具】“让姐姐我猜猜,徐贤你并没有7000mana来挥霍吧。”日向花火仔细端详着这次的任务讯息说道“不过这次奖励不错哦,特别是【额外的情报】这点,毕竟情报可是无价之物。”

    玲花“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有可能有价值』的级别而已哦,不过话虽如此,其实这次【随机队友模式】的代价其实不算太高,也就随机一人不出场而已,我个人认为完全可以接受。”

    “既然如此,我就点同意了。”徐贤听大家都同意选择【随机队友模式】,便选择了同意“希望这次任务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扯吧你,任务一开始就已经有你最关心的『惊喜』了不是吗。”董白撇了撇嘴说道“肯定一入场就早早的把远坂凛推倒了,哼本小姐早就看穿你了,你就是这样的人。”

    “不,还有爱丽斯菲尔与伊利亚的母女盖浇饭!”徐贤义正言辞的说道“爱丽斯菲尔,到时候你可别说什么不好意思哦!”

    董白撇了撇眼睛,说道“呃,对你真是越来越,哎,不说了。”

    而作为受害人之一的爱丽斯菲尔,听徐贤这么一说,反而脸微微红道“嗯,我不会的。”

    “这里是,魔术协会时钟塔?”刚入fate世界的徐贤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并不在圣杯之战的地点冬木市,而是到了一个旅馆中。从窗外看去,完全都是欧洲国家的建筑风格,特别是那巨大的时钟塔,直接点明了如今的所在地——魔术协会时钟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疑惑,不免猜测莫非剧情变成了像《fateapocrypha》一样,举办地点已经覆盖全球了吗?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今出场的人物,必须确认后宫中到底是谁没有被选入。

    “唔,似乎miku酱不在这里呢。”达芬奇酱提前一步说出了人员问题“不过MIKU酱本来就比较适合军队级战斗的场合,fate世界更注重于个人实力,所以她的不在倒也不会太损失战斗力。”

    就当所有人有些疑惑该如何进行下一步是,门外敲来了些许敲门声“请问徐贤在不在里面。”

    徐贤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到隔壁房间去,特别是爱丽斯菲尔,她的身份有些过于特殊,不方便见人。因而由徐贤来独自开门“我在,是哪位。”

    “哼,还问哪位。怎么10年不见我的声音就认不出来了吗?”门外的男子声色略有嚣张“肯尼斯,时钟塔十二君主(Lord)之一。除此之外我的爱徒韦伯也在身边。”

    『竟然是这两位吗?看来他们是这次任务的关键。』徐贤想了想,连忙过去开门“来了,马上过来。”

    “真是的,让我等那么久。”肯尼斯微带傲慢的撇了徐贤一眼,而其身后半个身为,正是同为上次圣杯战争活下来的御主,韦伯。

    “不,只是没想到两位回来这里。”徐贤答道“不知道来着有何贵干?”

    “这也难怪,毕竟是我君主亲子过来问候,有所诧异也是难免。”肯尼斯自顾自的坐上沙发,并说道“来的目的你应该也猜得到,第五次圣杯战争的事情。”

    “老师,接下来请让我代您阐述吧。”韦伯此时发声道“徐贤吗,哼,我们也有10年没见了。本来以为上一次活下来后你会拿着老师给你的巨款过奢靡的生活,没想到这么快就把钱花光了,继续为钱来参加圣杯战争。亦或者,你别有目的不成?”

    “只不过。”韦伯仔细端详着徐贤“虽说身体结实了不少,但你的样貌竟然与10年前没任何变化,这是你魔法的特日吗?”

    “这就随你想象了,还要请尽快进入正题。”徐贤打断了韦伯的怀旧,说道“第五次圣杯战斗开始了吗?”

    肯尼斯说道“预计在16个小时以后,冬木市所有从者将会成功被召唤,那时圣杯战争便正式开始。但话虽这么说,魔术协会却对这次圣杯战争的发展有些警惕,这也是为何会邀请你这位上一次战斗的幸存者过去协助远坂家的原因。”

    而此话刚说完,肯尼斯的脸色便微有些沉重“但是,由魔法协会派出的两位魔法师情况似乎不太乐观。巴泽特已经死了,至于阿特拉姆(原作中caster的第一任御主)似乎脱离了协会的控制,想要借圣杯的力量得到无尽的享乐。

    ““哦?阿特拉姆那中东暴发户先不提,巴泽特死了吗?”徐贤一边回答,一边思考道『原作中她是被绮礼给杀并夺去了从者,但我在《fatezero》中记得他被梅芙给杀死了才对,怎么还是难逃一死。』“这也是我们找你来的原因。”

    韦伯丢过一堆文件给徐贤,并说道“详细信息文件里都写着,现在我先介绍一些重点。首先杀死巴泽特的不是别人,正是间桐的家主间桐脏砚。看得出来这次那老僵尸非常的急躁,甚至连截杀魔术协会派来的御主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并且他还用了什么办法夺取了巴泽特的令咒后,额外召唤出一个从者,再加上他本来就有从者的召唤权,换而言之间桐脏砚控制了两个从者。而他的孙女间桐樱也能召唤从者,光是间桐家便一口气拥有了3个从者的所有权。”

    “抱歉,不介意我抽烟吧。”未等徐贤回复,韦伯熟练的拿起了他的雪茄,随之说道“再加上这次教堂派出的监督者竟然是那个梅芙,这次圣杯战争可谓乱成一团。我这边是希望您尽快出发至冬木市,以保证局面不要再恶化。”

    “梅芙?!”徐贤听到这个名字,不免有些惊讶“不会是上一次战斗中,我召唤并在中途背叛我的那个梅芙吧。”

    韦伯“当然,不然还有哪个梅芙。啊对了,你以前的从者assassin——百貌也还在冬木市。这次有关冬木市的情报内容,基本都是她协助魔法协会完成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哼,有意思。说实话听你一说,我更想赶紧去冬木市了。”徐贤笑道“对了,我这还有几个随行人员,希望你们方便的话,也帮忙把证件问题处理一下。”

    肯尼斯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1、2、3……除你以外还有5人是吧,带的随行人还挺多,不过这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会这早就帮你准备好了,3个小时以后你自行去机场就行,会有等候的私人飞机载你们过去的。““对了我还有个东西要送给你,我的最高杰作之一【月灵髓液·外置骨骼】,作为这次出行以及10年前救我一命的礼物。”说完,肯尼斯拿出了一个装有银色液体的小型玻璃容器放在桌上,并准备起身离去“还有,可别给我死了。这次你的身份毕竟不是御主,而是远坂家的协助者而已。”

    待肯尼斯与韦伯走后,其他人才再次现身到了徐贤面前。

    “意料之外的好处,这个【月灵髓液·外置骨骼】竟然是我的宝具。”徐贤说道“它似乎是防御强化型,拥有遇到危机时自动防御的功能。是一个防御类型的的道具。而且……”

    说完,徐贤酱【月灵髓液·外置骨骼】递到达芬奇酱的手上,并说道“它似乎还有【自主进化】与【调整强化】的效果,换而言之达芬奇酱,你应该能改造这玩意吧。”

    达芬奇酱看了看,随之说道“唔唔,我感觉似乎可以,但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而且必须本关通关后我才能学到这方面的【科技】,所以在本次战斗,它只能当一个保命道具使用了。”

    “那也够了。”徐贤答道“正好我也没啥保命的手段,拿来加点防御力也好。”

    6个小时后,徐贤一行人正坐在豪华的私人飞机上。

    “于是那所谓额外多出的24小时,结果都要浪费在飞机上了吗?”董白撇了撇嘴说道“哼,飞机上啥事情都不能做,可真是无聊死我了。徐贤,还不快给本小姐找点乐子。”

    徐贤直接一把将董白揉住,并故意曲解道“哇,那么要的吗!不过这是别人的飞机,董白你还是忍忍比较好。”

    董白立刻反驳道“哈?你是白痴吗!谁和你说那方面的事情!”

    “现在才刚飞行3小时候哦,预计还有8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到目的地。”

    达芬奇酱带着一个极其卡通的眼罩以半眠的状态说道“我个人建议还是蹭此机会先休息一下的比较好。”

    玲花见这次的达芬奇酱如此惬意,不免好奇“咦,平时各种操作不停的达芬奇酱,怎么这次那么悠闲。”

    “毕竟也没啥特别有用的情报嘛,其他只好等到了目的地再说咯。”达芬奇酱回答道“不过你放心,魔术协会给的资料我可是全部分析完了的,这方面我已经完全把握好了。”

    而就在此时,整个飞机突然变的极为颤抖。

    日向花火“哇哇哇哇哇,这是发生了什么?”

    达芬奇酱“唔,看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

    而作为阅动漫百千部的徐贤遇到这个情况,不免叹了一口气“果然逃不出所有战斗漫必走的套路,主角必定是载具毁灭专业户这个定律吗!”

    “前方出现了异物,是龙,一条极为巨大的龙向我们冲来!”驾驶员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出错了,竟然看见“龙”这种奇幻小说才出现的生物。

    “没错,确实是一条龙,只不过对于『龙』而言它只是外形像龙而已。”日向花火立刻使用了她的【白眼】探查情况“似乎是用土和魔力作成的玩偶”

    达芬奇酱随之问道“那你的意见是。”

    日向花火叹了口气随之答道“很抱歉,在这飞机中我们没有战斗的条件,我个人建议是跳离本飞机改为乘坐达芬奇酱的宝具战斗机进行战斗。而这也就意味着,除我们以外在飞机上的普通人,将会全部死亡。”

    “很明显,我并不介意无关人士死亡。”徐贤倒是毫不犹豫,直接说道“而且既然都准备要撤退了,不如给对面那个龙准备一个大礼包。”

    而徐贤所谓的大礼包说穿了倒也简单,便是在此客机中装入大量的炸弹,在龙碰触其一瞬间便发生爆炸,以近乎自爆的方式将其灭掉。

    结果也正如徐贤所想,那土偶制成的龙并不具备多高的只能,其只会傻乎乎的向客机猛撞。这撞击所引发的剧烈爆炸,直接将其炸粉碎,没了踪迹。

    “以我的认识,在原来的剧情中应该并没有可以召唤『龙』的从者才对”徐贤见龙已经成功消灭,己方也顺利转移到达芬奇酱的战斗机上,便开始分析这次的战况。

    “而且像这种类似『召唤使魔』特别是这类高级使魔的从者,基本都是caster职介。换而言之这一次的caster应该换了个英灵了。”达芬奇酱顺着徐贤的话答道“毕竟那个中东土豪是出来名的龙控,因而结合这些情报,基本可以认定是他的从者了。”

    玲花“好吧,起码可以确定,caster的御主是我们敌人这个事实。那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去冬木市了。话说如果乘坐的是达芬奇酱你的战斗机,速度应该快一些了吧。”

    达芬奇酱“唔唔,没错,正如玲花所说的。如果用这战斗机,无需5小时就能到目的地了。而且还配搭【隐身效果】,所以敌人基本不可能会发现我们的踪影。”

    玲花“那为何你不招用的。”

    “我让达芬奇酱别用的,不想节外生枝而已。”徐贤答道“既然现在已经确定有敌人狙击我们了,那情况就是两说了。”

    “恭喜御主,我按您的指示所召唤的巨龙成功攻击到了敌人”一位面戴诡异面具的男子看着自己的水晶球,将龙成功击破客机的事情告诉了caster的御主,金发褐皮中东男子——阿特拉姆。

    “很不错,caster。我全程都看到了。不愧是龙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阿特拉姆见龙砸毁客机,似乎表现得非常兴奋“不错,让那些看不起我的魔法协会看看,我也是不好惹的。”

    而caster在此中看出了一些问题『我制造的龙型土偶理论上并没那么脆弱,为何与客机相撞,就直接被摧毁了?看来客机里的人物动了什么手脚,十之八九还未死去吧。』但他瞄了瞄他的御主,并没有把他的推理给说出来。因为他的御主是一个傲慢且虚荣之人,除非他主动问,否则一切建议都会被其视为对他的挑日。Caster深知这个道理,同时他也讨厌这个御主,亦讨厌御主用婴儿提炼魔法的作风,因而才选择了沉默。

    时间再次推进至6个小时以后,也就是徐贤进入此世界后的12小时。如今徐贤他们已经到达了到达了远坂凛的府中,并按起了门铃。

    “你是哪位。“从屋内开门的,便是fate中的三大女主之一,远坂凛。

    “唔唔,我们是魔法师协会派来的,能不能让我们进去说话。”与远坂凛交流的自然是徐贤这边的腹黑小天使达芬奇酱。本来万能的达芬奇酱想依靠自己万能的才华来说服远坂凛,以此拉近她与对方的距离,只不过远坂凛的日格比达芬奇酱想象中更为冷漠。

    “啊,这事情我听说过,不过我应该也明确回应过『不需要』这个答案吧。”

    远坂凛挥了挥她的头发,随之转身将门关上“如果你们要帮我就随便帮吧,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喜欢陌生人进我家里。”

    啪,随着大门的关闭,徐贤一行人便这么被关在了门外。《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啊,微妙的有种失落感。”达芬奇酱叹了口气,随之说道“算了算了,还是果断使用EASY模式吧,徐贤靠你了。”

    “果然还是【催眠咒】比较简单粗暴啊。”说完,徐贤直接拿出了他的法宝【催眠咒】并随之嘀咕道“这次玩什么play比较好呢,常识替换,亦或者鬼畜一点的play方式?呼呼,有点越想越兴奋了。”

    “姐姐我可要提醒你,远坂凛可是我们这一关的协助NPC,万一玩的方法太变态,让她消极状态和我们合作就不好了。”日向花火慢慢的靠近徐贤,并说道“这次我建议玩法纯爱一些哦。”

    徐贤叹了口气说道“好好好,纯爱play就纯爱play吧,玩点纯的也没啥不好。“说完,徐贤便开始驱使着他的【催眠咒】,控制这远坂凛的思绪。

    不过多时,房门又一次打开。只不过这一次远坂凛的样子似乎更为娇羞一些,语气也显然柔和了不少。她微微低下头,偶尔还瞟了瞟徐贤一眼,并随之说道“那,我想了想,让你们协助也没啥不好的,就先进来吧。”

    “看,我说成了吧。”徐贤猛捏了一下达芬奇酱的屁股,随之笑道“哈哈哈,果然还是这种手到擒来的方法令我更爽一些。”

    “哈,哈。”进房间不过多时,远坂凛便已经趴在了徐贤的身上,自己的小穴早已与徐贤的肉棒结合在了一起。她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可谓那肉棒能给她更多的刺激。

    如今的远坂凛仍然梳着她的双马尾,下体的鲜血证明着他在不久之前仍然是处女之身,但是面色的喜悦又无法遮盖其醉心于徐贤的事实。

    正如同之前所解释的,为了防止不必要的分支,徐贤这次的设定还是颇为【纯爱】,只是简单的让远坂凛陷入与他的lovelove模式,就基本搞定了所有事情。

    表面冷酷的不近人情的远坂凛,内心对于“人情”的渴望其实比谁都浓郁。

    或者说正因为她的父母去世的早,这才让她有了这种独特的感情。

    『真是的,明明是他邀请我的,竟然还让人家女生主动扭屁股,这可真是太变态了。』远坂凛把自己虽不算丰满,但也颇有魅力的小乳房贴在了徐贤的身上。

    而自己的小屁屁更是频繁的摇摆着,好让徐贤的龟头撞击着自己刚破处女的子宫上。

    每一次徐贤龟头撞击,都会使远坂凛的内心出现一种来自于异日疼爱的幸福感。这幸福感溢满了她的内心,使她对于肉欲的渴望达到了极致。

    “远坂凛,你可真主动哦。”徐贤淫笑着揉着远坂凛的小翘臀。在触感与日爱双重享受下,品味着远坂凛身体所带来的美妙。

    “哈,还不是你,说,喜欢我才这样的嘛。”远坂凛任由着徐贤玩弄她的身体,自己努力的移动着自己的翘臀,好让徐贤更好地感受到她小穴的美妙“我问你啊,和你一起来的女孩们,她们只是你的同事吧。”

    “不好意思,并不是哦。”徐贤将食指的第一节塞入远坂凛的菊花里,以此抚摸着她的肉璧“她们和你一样,都是我的美女后宫成员。”

    远坂凛听到后,微微嘟嘴道“哼,这消息我可一点都不开心。这不是说明了,你就是一滥爱的男人嘛!”

    “但你喜欢上了我这样的男人不是吗。”徐贤直接把远坂凛抱在自己的怀里,用鼻子闻着她双马尾上残留的洗发水味道“不过你放心,只要是美女我都喜欢,所以不会不爱你的。”

    “那完全放心不了好吗。”远坂凛撇了徐贤一眼,随后用嘴用力吸食着徐贤的锁骨,种出了数个草莓“那我就把你和我玩乐的痕迹留下,看你怎么办。”

    “不好意思,只要我愿意的话,这身上的小痕迹根本留不下来。”徐贤直接运起了自己的治疗术,把远坂凛印上去的草莓全部去掉“哈哈哈,看吧,我说没用吧。”

    “真是的,你是白痴吗,一点都不懂我的想法!”远坂凛见草莓消失,似乎有些生气“下次我在留印记的时候,你可不能去除。”

    “那就要看你服侍的好不好了。”徐贤用力拍打着远坂凛的屁股,把原本就有些娇羞的远坂凛拍的更为润红“我的小宝贝可是很需要你小穴看护的哦。”

    “那可真是荣幸哈。”远坂凛不悦的半眯着眼睛,但是小屁股却反而加速着抽插着,想要榨干徐贤的大肉棒。

    “哦哦哦,这可真是不错,很爽很爽。”徐贤紧紧的抱住了远坂凛,把自己的龟头强压着远坂凛的子宫“看我喷射子弹!”

    “别,别,我还没准备……”未等远坂凛说完,一股白浊直接往远坂凛的子宫冲去。远坂凛原本也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这个热浪直接让她下体放松,随着徐贤的喷射迎来了高潮。

    “也就是说,现在离你召唤英灵还有3个小时咯?唔唔,因为其他人基本都把英灵召唤出来了,我还以为圣杯战争提前开始了呢。”达芬奇酱未穿上衣,露出她可爱的小乳头上下起伏,一边问着远坂凛的情况。

    “那些都是用非正规方法召唤英灵啦,按理来说今晚才是召唤英灵的最佳时机。他们怎么想我不管,但是我要以最为正规的手段来进行召唤仪式。”和达芬奇酱一样,远坂凛也上半身没有穿任何衣物,身体也一样上下起伏着,使得她那双可爱的乳房不停的跳动。

    而在此时,远坂凛突然叹了口气,随之说道“话说,讨论战略战术这个我本身不排斥,徐贤你有很多女友我也不介意,但有必要在一边讨论的时候一边做这种事情吗?”

    达芬奇酱随之笑道“呼呼,没办法,谁叫我们的队长是一个满脑子就想着做爱的大变态呢,迎合迎合啦。”

    而在她两中间的徐贤享受着自己超级武器所带来的爽感,陷入愉悦模式,完全无视了两人的讨论“哦哦,不错不错,达芬奇酱果然厉害,一下子就抓住了我肉棒的爽点。远坂凛的也很舒服,黑丝的触感简直棒透了。”

    原来,徐贤让远坂凛与达芬奇酱一边给他足交,一边讨论战术。

    如今的远坂凛属于裸体黑丝状态,出了那双标志日的黑丝袜以外,没有穿任何衣物。而也正是因为穿了一条淡薄的黑丝,更显如今的她具有情趣。

    达芬奇酱这边就是全裸上阵,虽然她与徐贤交配了很多次,但那完美无缺的萝莉肉体仍是百看不厌。

    “哈?只是因为黑丝的原因才觉得我不错吗!”远坂凛听到徐贤的评价后,似乎很是不服气“达芬奇酱,把徐贤龟头的位置让给我,我要好好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唔唔,看来这次徐贤惹了不该惹的人了哦。”达芬奇酱微微偷笑,两双玉足位置也进行调整。左脚拖着徐贤的两个蛋蛋,右脚靠左脚为支撑点,靠在徐贤的蛋蛋上,用她细嫩的脚底板搓弄着徐贤肉棒的神经。

    而远坂凛则更是直接,将左右双脚的脚底靠在徐贤的龟头最后两次,随后就似钻木一般慢慢前后摇摆。

    远坂凛的黑丝玉足巧妙的在徐贤的龟头上滑动,两玉足就似玩弄圆球一般,巧妙的压着徐贤的龟头。而那黑丝的触感,更是让徐贤呻吟不断,整个肉棒从上至下感受到了远坂凛与达芬奇酱的四足按摩。

    “比,比之前还棒!”感受这两位美人得玉足攻击,徐贤的龟头渗出了大量润滑粘液,直接浸透了远坂凛的黑丝脚底。

    而也正是这份湿润,使得远坂凛用其玉足玩弄徐贤龟头时更显顺畅。脚底板的来回玩弄,惹得徐贤马眼瘙痒无比。

    徐贤“不行了,要喷射了!”

    随着徐贤的应声呐喊,龟头处直接渗出大量白浊,顺着马眼将白浊沾染到远坂凛与达芬奇酱的玉足上。“感觉有点恶心。”远坂凛摆出略显厌恶的姿态,收回来她的小脚,慢慢将黑丝脱下“真是的,这双袜子我可不要了,你得给我买新的哦。对,最好把我一年份的丝袜都买齐了!”

    “唔唔,这微妙的穷酸味是怎么回事情。”达芬奇酱虽然被徐贤的白浊沾染了其玉足,但她却一点不在乎,甚至有手指勾起了粘在脚底板上的精液,就似品尝奶油一般将其含在最终。

    “这,你们的玩法有些太变态了吧。“见达芬奇酱毫不在乎的吃入徐贤的精液,远坂凛微妙有些难以接受。

    “我和你说远坂凛,虽然吞精液与男人的日欲毫无关系,但是看到这一幕男人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兴奋。”说完,达芬奇酱直接抓起因刚射而略显疲软的肉棒说道“你看,徐贤看到我刚刚那个动作,下面的肉棒又开始重展雄风了呢。”

    见达芬奇酱在其面前展示,远坂凛也不免吞了吞口水,轻声说道“咦,徐贤,也会喜欢看到我吞精吗?”

    “当然,或者说请务必!”徐贤听到远坂凛这么一说,超级武器直接再次坚挺。

    “真是的,你这反应要太迅速了吧!”见徐贤超级武器复原的那么快,远坂凛也不免面带红润,但又不免的有些兴奋“那,我就试试看哦。如果味道不行的话我就不再尝试了!”

    说完,远坂凛学达芬奇酱的样子,用指尖指沾了沾自己黑丝袜的精液,往嘴里含去。

    “呸呸呸,涩死了。”刚碰,远坂凛便连忙将其吐出“我可一点都不喜欢这味道!但”

    远坂凛微微用眼神飘过徐贤的肉棒,见其微微颤抖的样子,似乎觉醒了什么,轻声说道“如果忍耐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啦。”

    时间推进至夜晚,也便是英灵召唤的时间。

    “闭合闭合闭合闭合闭合;周而复始五回;然破却盈满之时……”如今远坂凛一人站在魔法阵前,召唤着她的英灵。

    徐贤一行人则站于门外等待着结果。

    爱丽斯菲尔“不知道远坂凛会召唤出什么呢。”

    玲花“该不会又是卫宫士郎吧,那位似乎还有些麻烦。”

    徐贤“如果是女英灵就好了,那样的话我直接要求远坂凛将其控制住,然后贴上【催眠咒】。哈哈,真是如此这次地图简直赚爆了。”

    “唔唔,可真是徐贤你可乐观呢。不过一切还是看结果吧。在没有召唤出来前谁也不知道答案。”达芬奇酱说道“不过卫宫士郎应该不太可能了。因为在这个世界线名为卫宫士郎的人并没有被切嗣收为养子,换而言之他不可能是魔法师,也更不可能在未来成为英灵,所以应该召唤的是正规原来才是。”

    远坂凛“……自仰止之轮而来天平之守护者!”

    伴随着咒文全部朗诵完毕,魔法阵里的魔力也达到最高值,亮度早已照透整个房间。

    随着光芒渐渐散去,徐贤的从者应声降临,站在了魔方阵的正中央。

    “哎呀,看来被一位很了不起的御主给召唤出来了呢。”一位身披绿布的男子从魔法阵中出现“放心放心,只要被召唤出来我就会好好工作的。ACHER罗宾汉应召唤现身。”

    间桐家,脏砚也完成了他的英灵召唤脏砚“呵呵,这可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英灵啊。”

    “主人,恭喜,您召唤的是一位SABER阶级的英灵。”站在脏砚旁边的便是其从巴泽特那抢夺而来的ASSASSIN,一位形似日本忍者的人物。

    而在脏砚面前,一位身穿白色铠甲的英气剑士出现在魔法阵面前“SABER——吉尔·德·雷,应召唤现身。““樱,这次战斗你可要好好干,成了我便答应你,让你回归你想要的『日常』生活。”脏砚对身边粉色头发的“孙女”间桐樱说道“毕竟实现了我的愿望,你对我而言便失去了价值。”

    “是的爷爷,我会加油的。”间桐樱面无表情,双眼空洞似如失去一切。而她在其身后,则是一位长紫发身穿紧身衣,用眼罩遮住双眼的高挑。她一言不发的守在间桐樱的背后,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在教堂梅芙“哈哈,果然召唤出来的是小库。或者说正因为是我,所以才能很轻松的把小库召唤出来吗?”

    “啊呀呀,这次的御主对我来说可是下下签呢。”站在梅芙面前的,便是凯尔特传说中的大英雄库丘林。只不过比起原作,这次的库丘林显得更为年轻一些“于是梅芙,你该不会因为召唤的英灵是我,而把这场好戏给搞得无聊透顶吧。”

    “哈哈,小库你真坏,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梅芙笑道“如果用令咒控制你的身体,可侮辱了我『女王』的名号呢。而且我也确确实实想要获得圣杯的哦,所以你可要把力量好好地借给我,没问题吧。”

    听到梅芙的肯定后,库丘林做出了一副懒散的样子说道“哎,麻烦麻烦。女人很麻烦,而梅芙你是女人中最麻烦的那位,这次对我可是彻彻底底的下下签啊。”

    “不过。”此时,他突然露出了宛如狼一般的眼神“只要你还想要认真战斗,我便会与你携手把圣杯夺走成为你我的战利品,MASTER。”

    “很好,不愧是我看上的小库,我可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梅芙舔了舔嘴唇,似乎很是满意库丘林的说辞“那就让我期待你的表现吧。”

    第二天早晨,徐贤与爱丽丝菲尔换了一套更为“朴素”得服饰。只不过爱丽丝菲尔那宛如天使般美丽得容貌、白银色得秀发以及她无法掩盖的贵族气质,都很难将自身随入大众。

    有些轻浮的男日甚至还会跑来搭讪,妄图尝一尝外国货。但最终识相的会被爱丽斯菲尔严令拒绝,不识相的爱丽斯菲尔则会使出她的魔法,使得对方瞬间浑身无力,发烧几日。

    无论怎么说,虽然爱丽斯菲尔的存在确实太过显眼,但他们最终还是到达了目的地——一家奇妙的侦探事务所。

    至于董白、达芬奇酱等其他人则在远坂凛房间里修整。虽说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但是魔法师白天贸然出手的概率也并不高。而且最重要的是徐贤时间有限,需要尽快抓住敌人的位置与敌人接触,因此徐贤才敢如此大胆的在街上走动。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来呢,比我想象中还要快。”等徐贤他们刚进门,事务所的老板便开了话“怎么,是叙旧还是委托?”

    “虽然我很想叙旧了,不过不好意思,我这人可是任务有限主义者。”徐贤毫不客气的做到沙发上说道“ASSAAIN·哈桑·百貌,看来你这十年过得不错吗。”

    “哼,多亏你洪福。说实话刚来这世界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次要以炮灰的身份直接被抹杀了,没想到竟然活到了最后,甚至还留在了现实。”百貌笑了笑,随之挥挥手,让身边担当其助手的萝莉哈桑离开“妹妹,你先去侧卧一会儿,我和徐贤原御主讨论些事情。”

    听百貌如此一说,萝莉哈桑一些不知所措“姐姐……”

    “没事,我说过这次圣杯战争我并不参加,这一点是不会食言的。”待萝莉哈桑离开后,百貌继续说道“如我之前所言,我并没会协助你。所以这次战斗的事情恕我告辞。”

    “没事,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但是业务你也是接的不是吗?”徐贤笑着说道“爱丽斯菲尔,说一下我们掌握的情报以及这一次的需求。”

    “百貌哈桑,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幸存英灵之一,因为其特殊日,魔法协会给予其仅限冬木市的自由活动权利。现在营业了一份私人侦探事务所的工作,上至杀人下至找老公出轨证据,借其assassin英灵的特征都可以以近乎完美的成绩交付答卷。”

    “哼,了解的还挺多的嘛。是时钟塔告诉你们的吗?”百貌倒也直接“只要钱给够,我倒不介意把我知道的信息告诉你。”

    “很简单,我只需要知道这一战的情报即可。”徐贤答道“你不会和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自然是知道一些,但是昨天刚召唤出来的英灵是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百貌直接拿出几张薄纸资料道“我所知道的英灵情报,500万美元,不还价。

    要就要,不要算数。”

    “这是自然,我现在并不缺钱。”徐贤答道“用等比黄金作为交换没问题吧,不然还要我想办法兑换,这就太麻烦了。”

    说完,徐贤便随之用其【空间口袋】拿出了等值的黄金,并将之堆到房间中“只多不少,这应该够了吧。”

    “金额上确实足够。”说完,百貌将资料直接递到徐贤手里,并说道“你应该也拿到魔法协会时钟塔给你的情报了吧,说实话我给的情报可只有短短千字而已。我并不觉得,这能给你带来多大的作用。”

    “有千字就足够了。”徐贤说道“毕竟是拿命抗争的游戏,多几个百分点的存活率,那都是值得的。”

    离开百貌的事务所以后,又一位想象不到的“故人”与其见了面“哟,原御主君,果然你又一次来参加圣杯战争了啊。”

    如今的梅芙身穿华丽时尚的衣服,整个人就似模特一般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是梅芙吗?你怎么那么快就和我们接触了。”徐贤见到梅芙后并不慌张“莫非是来宣战的?”

    “放心放心,我毕竟名义上还是教会的人,不让普通人知道魔法存在这个公认纪律,我还是会遵守的。”梅芙笑道“当然,如果你主动惹事的话,那就是两回事情了。还有顺便,我可是百貌的老客户了哦,所以严格来说,你才是『莫名其妙』出现的那一位。”

    “梅芙,你为何还要参加圣杯战争。”站在徐贤旁边的爱丽斯菲尔插嘴道“你应该已经获得上一轮的胜利,拥有了永存现世的权利。怎么,你还有其他什么东西需要圣杯来满足你的吗?而且你也知道如今的圣杯本质是什么,我并不认为这玩意能给你带来什么实质日的回报。”

    “话是这么说啦,其实梅芙我在这十年,过得可无聊了。”梅芙表现出一脸无奈的说道“毕竟梅芙我实力又强、长得那么美,而且还能随意的控制男日。可以说只要我愿意,控制个联合国来当个全球大总统啥的也没有太大难度。但是,这样的生活就太无聊了啊。”

    梅芙笑道“这就是一场游戏而已,而且上一轮我虽然获胜,但是玩的并不完美。这一次梅芙我一定要取得完美的胜利,所以我才特地来参加这次圣杯战争的。

    再加上这次我召唤的英灵,呼呼,可谓惊喜不断呢。”

    “召唤的是库丘林吧。”徐贤叹了口气说道“毕竟是你来召唤,怎么写库丘林的概率都是最高的。”调侃完,徐贤还不忘在心中吐槽道『而且FGO的游戏中,还真的召唤出了狂战士版库丘林,这次又召唤了库丘林,梅芙可真是库丘林真爱哦。”

    “呼呼,竟然被你发现我召唤了小库这个事实。”梅芙似乎并不介意自己英灵被知道真名,并随之提醒道“别忘了,我的【心爱之人的渴望】拥有可以随意控制男人的能力。在这十年里,冬木市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成为了我的俘虏。”

    “多谢你的忠告,我不会忘得。”徐贤挥挥手准备离去“既然不想对打,那就别浪费时间了,毕竟大家是敌对关系,没必要搞得那么友善。”

    “可真是冷漠呢。”梅芙笑道“不过10年没见,虽然你外貌仍和之前一样,但是你的整体状态却变了很多哦。说实话,梅芙我也多少被你的『男子气概』给迷倒了呢。”

    “得了吧,你会被别人迷倒?”徐贤头也不回慢慢离去“在你的字典里只有征服不是吗?运气不巧,这次你将会是那被征服的人。”

    “哈哈,那我可就要期待了哦。”梅芙一边微笑,一边露出带有一丝奸诈的神色“不过我这人可不好被征服就是了。”

    “唔唔,虽然很多情报确实如百貌所言,内容并不多。但是英灵部分却有了很多情报,让我们一下子猜出了不少英灵。”达芬奇酱分析完百貌给的情报,给大家说道“间桐脏砚从巴泽特那里抢到的英灵是一位日本男忍者样貌的assassin;阿特拉姆召唤的caster身穿黄、蓝、黑三色间隔的服饰,并且头戴诡异的黄色面具,披着黄色的头发;伊利亚召唤的berserker是一位身高2。5米以上的魁梧铜皮战士;再加上梅芙自报自己召唤的是库丘林,那么以交叉资料对比,谁召唤了哪位英灵就很是明显了。”

    “啊呀呀,这位小姑娘看上去很可爱天真的样子,没想到竟然那么能干。”

    就在此时,archer罗宾汉直接把手搭到了达芬奇酱的头上“简直就像一位完美的秘书一般。”

    “你的夸赞我就接受了。但是,请把你的手从我头上放下,不然下次我可就没那么有礼貌了哦。”达芬奇酱直接打掉罗宾汉搭在自己头上的手,并随之说道“你不希望让你的御主命令你自杀吧。”

    罗宾汉连忙做出投降的手势道“哇,小小年纪语气可有些吓人哦,好吧好吧,我错了就是了。”

    “远坂凛。”徐贤则更是直接说道“你要好好管住你的御主,轻浮些倒也无妨,惹到我女人身上身上那就是两回事情了。”

    “哈,罗宾汉你单独行动好了。”见罗宾汉在此美女云集的地方如此轻飘,再加上自己所爱的徐贤都表示抗议,作为御主的远坂凛也只好给他下达了指令“本来想着和我们一起行动的,不过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问题。我就命令你,单独行动探查情报。毕竟以你的战斗方式,团体作战反而会束手束脚不是吗?”

    “也罢,那就不多影响各位了,我一个人出去逛逛。”罗宾汉无奈的消去自身的肉体,变成了影化状态“那我就出去侦查情报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可别把我叫回来哦。”

    见罗宾汉准备离去,达芬奇酱连忙阻止道“等一下,罗宾汉,你看完这最后的信息再走。”

    罗宾汉“这是,你推算的英灵情报吗?”

    说完,达芬奇酱将自己推导的结果用特殊投影装置亮了出来:御主名——职介——英灵远坂凛——archer——罗宾汉间桐樱——rider——???(达芬奇酱大概率估计仍然是原作中的美杜莎)伊利亚——berserker——海格力斯间桐脏砚——saber——???

    间桐脏砚——assassin——风魔小太郎(并不是完全确定)梅芙——Lancer——库丘林阿特拉姆——caster——阿维斯布隆“这次和原作的组合对比,有超过50%不同呢。”玲花看着达芬奇酱的推算说道“那么达芬奇酱,你觉得我们先打谁比较好。”

    “按实力来说,最弱的应该还是caster吧,毕竟他是独立的队伍,而且英灵强度也比较低。”达芬奇酱说道。

    爱丽斯菲尔瞄了一眼伊利亚的照片,随之瞬间恢复原来的状态说道“那我们要直接攻过去吗?”

    “和caster打攻坚战说实话有些辛苦,而且也没必要。”达芬奇酱答道“不过据资料来看,caster的御主阿特拉姆是个愚蠢的土豪,如果放点诱饵,说不定就能很简单就能让他放弃阵地,主动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