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其他类型 > 女教师妈妈 > 【女教师妈妈】(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章2020年8月18日对着余思招了招手说道:“余思,你过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看到妈妈叫他他似乎也有些不明所以,极不情愿的走到妈妈身边开口问道:“高老师,有事吗?”

    说完这些余思用眼神瞟了我一眼。

    妈妈顺着余思的眼神看了一眼接着开口对余思说道:“你回去一定要认真好好百~万\小!说,最近快考试了,可不敢把功课拉下。”

    一边说一边用叮嘱的眼神看着余思,余思彷佛被这个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为了赶快别结束跟妈妈的谈话,微微扭过头看着妈妈接着居然很礼貌的开口说了句:“我知道了,谢谢高老师的关心”。

    妈妈也好像没有想到余思会突然这样有礼貌的回应,一时间觉得十分欣慰。

    接着对他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嘱咐妈妈就让余思回家,还特地加了一句注意安全,而我和妈妈也在余思离开后,坐上了自家的车子开车离开,在车上妈妈扶着方向盘似乎心情不错开始跟我闲聊:“越越,看来这个余思同学真的已经有改变了,妈妈觉得好欣慰啊。”

    说这些的时候妈妈脸上带着快乐的笑容。

    “还不是妈妈教的好,一直不厌其烦的关注余思的学习生活什么的,他还不好好学习就对不起妈妈的栽培啦。”

    见妈妈很开心我也连忙附和妈妈两句,果然妈妈听到我对她教学上的认可笑容变得更深了。

    我又趁机假装吃醋开口:“感觉妈妈太关注余思,我都要吃醋了,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你儿子呢!”

    等我说完这话,正好也遇到了红灯,妈妈腾出一只手捏了捏我的脸说道:“臭小子,妈妈对你还不好吗,居然说这么没良心的话。”

    看到妈妈这样我假装被捏疼了,哎哟哎哟的说着下次不敢了,就这样在我和妈妈的笑闹中回到了家。

    一打开门就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和谁打电话笑的十分开心,见到我和妈妈进来,对着电话说了两句什么就把电话挂了,头也不抬的继续躺着沙发,彷佛没有看到我和妈妈的存在,不过他这样的行为好在我们都习惯了。

    本以为余思真的已经和以前有所不同了,但是过了两天妈妈发现余思又没按时去上晚自习,她以为之前余思的表现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好好学习了,结果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余思依然做着自己的事,这让妈妈觉得很心寒,。

    同时也更让妈妈下定决心要把余思的错误行为改正过来,妈妈想起之前听班长说他每天晚上会去学校的琴房练习钢琴,于是妈妈就准备去琴房找他,顺便好好教导他一番,让她对学习重视起来。

    这样想着妈妈就开始慢慢往乐器教室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优美的旋律传出来,妈妈停下来看向声音的出处,那个旋律很熟悉而且十分优美的总感觉在哪里听到过,但是妈妈兴许太久没有静下心来的听过音乐了,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这熟悉的旋律弹奏的是那首曲子。

    这样想着妈妈也被吸引的慢慢走向了琴声的方向,走到门口往里看去,看到余思穿着校服坐在钢琴架前双手正在琴键上滑动,动作十分娴熟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他的手指的十分细长而且骨节分明,伴随着他的动作一个个美妙的音符落入妈妈的耳朵,妈妈听着听着被这美妙的音乐彻底吸引,一时间不忍心打断余思就安安静静在门口欣赏着优美动听的音乐,等到一曲完毕听的入迷妈妈便不由自主的开始鼓掌。

    余思听到从门口掌声明显也有点被吓到,由于他弹钢琴太过于投入而完全没发现门口有人,连忙转过头看向门口,发现原来是妈妈站在门口,一时间觉得肯定是来找他的麻烦于是有一些不开心的开口说道:“高老师,您没必要跟到这里来教育我。”

    妈妈听到她这么说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走向余思的身边。

    可能也是被他刚刚的琴声感染到,妈妈走近余思后温和的开口问道:“你天天都在这里练琴吗?怎么不回家练,快期末考试了不怕影响成绩吗。”

    边说边用眼睛看着余思弹钢琴的细长的手,余思看到妈妈又开始对他说一些学习上的事,以为妈妈故意过来找麻烦,接着又要说什么叫家长之类的事情,更不愿意搭理妈妈于是他低下头默不作声,也不看妈妈一眼。

    妈妈看到余思这个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突然明白,余思是因为之前妈妈对他的教育心有芥蒂,以为妈妈肯定又要找他麻烦,不肯对妈妈的关心敞开心扉的接受妈妈的任何询问,这样想着,再加上余思默不作声的样子,妈妈索日直接坐到余思的身边看着他开口说道:“你可以再给我弹一次刚刚的曲子吗,我觉得很好听,想再听一次。”

    说完妈妈仍然用陈恳的眼神看着余思。

    余思突然把头抬起来,正好和妈妈诚恳的目光撞在一起,他也没想到妈妈并没有指责他反而是让他弹一首曲子,这让余思心里有些开心。

    而余思也注意到刚刚妈妈说话时自称的是“我”

    而不是老师,这也让余思的压力没那么大,看着妈妈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接着双手重新放到钢琴上,修长的手指开始挥动着弹奏起了优美的琴声。

    此刻的妈妈和余思并排坐在钢琴的长椅上,两个人的身高相差不大,因为妈妈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齐腰连衣裙,把妈妈窄窄的肩膀和苗条的腰线修饰的十分明显,坐在长椅上双臀压在椅子上呈现出一个弧形,虽然妈妈已经很苗条了,余思虽然肩膀比妈妈宽厚但由于身材有些瘦弱,而且个子也没有妈妈高的缘故,远远的从背面看居然不像师生像是姐弟两。

    一曲完毕,妈妈转过头看向余思,接着对着余思露出甜甜的微笑,整齐雪白的牙齿露出来,又因为妈妈漂亮脸庞的原因这样露出牙齿开朗的笑容看起来少女感很强,一时间余思突然感觉到心脏那一块儿有一些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余思脸也开始的变红扑扑。

    妈妈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继续笑着开口道:“没想到,你钢琴弹的这么好,真的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

    妈妈说完后余思更加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去,紧接着妈妈把手搭到琴键上继续开口:“但老师是真的想多了解你一下,老师希望每个学生都可以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能得到好的帮助。《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也许是因为一首曲子将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也可能是妈妈的笑容感染到了余思,他慢慢抬起头看着妈妈缓缓开口回答妈妈的疑惑说道:“是因为我家里没钱,买不起钢琴,最近又要参加比赛所以只能用学校的钢琴练习。”

    说完似乎有些自卑的样子不再抬头看妈妈,而听到这个原因妈妈仔细打量了一番余思,发现余思确实长相十分普通个子也不高,似乎有些营养不良似的样子身材也十分瘦弱,整天都是穿着普通的校服也没有见他穿过什么名牌。

    想到这些妈妈也有一些心疼余思小小年纪家庭条件不好,因此也无法支撑他去学习他的兴趣爱好,便把语气放缓说道:“听你这么说老师也觉得你确实不容易,不过你的钢琴弹的真的很棒,老师可以准许你偶尔来这里练琴,但有一个条件,前提是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哦。”

    说完这些妈妈对着余思眨了眨眼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又开口道:“老师以后可以经常来听你弹钢琴吗。”

    说完就盯着余思的脸等待他的反应,余思听到妈妈这样说有一些惊讶于妈妈对她的关心,再加上妈妈看他的眼神过于温柔还带有一丝期待,一时间他突然有一些不知所措的。

    或许是因为他内向的日格原因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善意的问候了,此时他感到心里暖暖的,看着妈妈呆呆的开口:“好,可以的,高老师。”

    听着余思说完,妈妈觉得余思这样呆呆的样子还有些可爱,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反正你已经答应老师了不耽误了学习和考试,这次就放过你了,以后自习偶尔可以来联系,其他情况都要上完课才可以来弹钢琴知道吗。”

    余思听完这话没有反驳,反而是看着妈妈安安静静的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妈妈也像她说的咋样经常在余思练习钢琴的时候来听他弹钢琴,有时候也会说一些自己的见解,余思的日格也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师生二人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变得熟悉多了,从刚开始的澹漠和内向,到现在余思也开始对妈妈敞开心扉说了许多关于自己的事。

    妈妈常常在课堂上留意余思的一举一动,这些留意的举动都被余思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而余思也因为妈妈的关注,变得更加配合妈妈的每一季节课堂,就这样在师生二人的相处中日子,慢慢的就到了准备编制的职称评选将近的日子,妈妈开始忙了起来,去听余思弹钢琴的次数也变少了。

    今天妈妈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妈妈腾出来时间又去听余思弹钢琴,而今天余思似乎心情并不是太好,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垂着头在钢琴前坐着,看到妈妈走进来他才把头抬起来有了一些精神,看着妈妈开口道:“高老师,你最近不是一直在忙编制职称的事儿吗,今天怎么过来了?”

    边说边站起来给妈妈腾出地方让妈妈坐下,妈妈看着他的样子走到余思身边问道:“你怎么了?今天没有练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休息下”

    余思垂着脑袋情绪不佳的说道,妈妈看着余思这个样子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于是用手搭上余思的头摸了摸就像一个妈妈心疼自己的孩子一般,接着开口道:“余思,你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对老师说,你可以信任老师的,知道吗。”

    余思看着妈妈摸在自己头顶的手,感觉到妈妈手部传来的温柔的触感,心里一下子也变得柔软,竟然眼眶有些发酸,在他印象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对他过了。

    一是有些感触的看着妈妈也不开口说话就一直盯着,妈妈看着余思这个样子意识到自己把手一直放在他头顶没有放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为自己吓到了余思立马把手拿了下来,打趣道:“老师把手放你头上是不是把你吓一跳,害的你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啦。”

    妈妈话说完余思仍然低着头不做声吗,妈妈更确定自己吓到他了。

    见状妈妈立马开口解释说道:“你跟我儿子一般大,我看到你就像看到了那个臭小子,”

    顿了一下继续道:”

    你有心事给我说也是可以的。”

    余思看着妈妈缓缓低下头思考片刻就开口说道:“其实我一直很羡慕吴越。”

    妈妈不明所以的歪着头看向余思,余思继续说道:“吴越能有你这样的妈妈,还有幸福美满的家庭,而我不一样!”

    说到这里余思好像难过的快哭了一般,“我爸妈离婚了,妈妈改嫁以后我就跟着我爸爸,我爸经常上夜班也不怎么管我,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妈妈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怜惜余思,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男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余思说着用手一直摩擦钢琴架旁的一个小角,彷佛心里很紧张,妈妈看着他这个样子用手拍了拍余思的肩膀安抚他的情绪开口道:“那你今天是怎么了?跟家里闹矛盾了吗?”

    余思听到妈妈这样问似乎有些别扭愣了一下缓缓开口:“我……家里没什么事,就是自己不太开心。”

    妈妈看他这个样子料定他肯定有心事继续问道:“到底怎么了?给老师说说吧,看老师能不能帮上你。”

    余思看妈妈这么坚持只好把真相说出来。

    “我……我只是看高老师也这么久没来看过我,我还以为你也不再关心我了,有些失落罢了。”

    妈妈听完他这样说有些忍俊不禁的情况下,又有些心疼余思,连忙说道:“原来是这样,最近老师忙着编制的事呢,以后啊,老师多抽空来看你,而且课堂上不是也能见吗。”

    “那不一样”

    妈妈刚说完余思立马这样说了一句,说完意识到自己失态又低下头不再说话,妈妈却只当是小孩子闹脾气没有在意,仍然安抚了几句,又听余思弹了两首曲子才收拾好准备回家。《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而我此时已经在妈妈的车前等了妈妈半天,最后看到妈妈和余思一起走过来,我感到十分好奇妈妈开口对我说道:“余思同学跟我们同路一段路程,妈妈稍上他一起。”

    说完后余思看向我,余思对我点了点头,我也对他笑了笑说道:“好啊,余思我们一起坐后排吧。”

    余思依然点了点头没说话,我只觉得余思这个人真的够内向的,到半路妈妈把车停在路边余思下车对妈妈说了句:“高老师再见”

    而对我只是挥了挥手,但我也并没有在意那些细节,开开心心的跟妈妈一起回家。

    回到家发现爸爸并不在家,最近爸爸总是早出晚归,但是因为跟妈妈基本不怎么交流,所以我和妈妈并不知道爸爸的行踪。

    周五一大早妈妈就跟我开车去学校,刚一下车就遇到了梁老师,我连忙挥手:“梁老师早啊”。

    妈妈也在我旁边笑着给梁老师打招呼:“真巧,你也这会儿到。”

    梁老师看到妈妈和我给她打招呼,也十分开心大步走到我和妈妈的面前,对着我甜甜的笑着开口道:“早啊,吴越同学,还不去教室小心迟到啦。”

    听到梁老师这么说,我只好一熘烟的跑向教室,妈妈和梁老师看着我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一起往办公室走,梁老师也亲密的挽住妈妈的胳膊一路上有说有笑。

    刚到办公室就发现好几个老师都已经到了,于是梁老师打趣道:“你们也太刻苦了,来这么早,这个编制的职称怕是要在你们中角逐了。”

    妈妈听到梁老师说了关于编制的事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

    而这时一个老师开口道:“我们是不想了,高晞老师在各方面都比我们优秀,她班这次又是第一,我看她稳了。”

    听完这话妈妈也有些开心的抿了抿嘴唇,可旁边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师开口道:“前段时间不是传已经有人内定了吗”。

    听完这话妈妈的脸果然变得阴郁起来,梁老师看到妈妈这个样子连忙拉住妈妈的手对着刚刚发言的老师回怼:“你说内定就内定了吗,又不是你做决定!”

    说完笑着看了一眼妈妈继续开口道:“再说了,我觉得高晞姐这么优秀,而且前两年没有评上可能是经验问题,今年肯定是高晞姐。”

    梁老师说完后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刚刚开口的老师,那个老师显然也有些不服回答道:“有没有内定到时候就知道了。”

    梁老师也不服气的看着说话的老师想要开口继续跟她理论。

    妈妈看到她们这样有些无奈,可看到梁老师这么维护她,心里又觉得十分感动,用手拍了拍梁老师的手柔声说道:“算了,没事的。”

    听完妈妈的话本来还很生气的梁老师也乖乖的不再计较,笑着对妈妈说:“嗯嗯,听高晞姐的算了,不跟某些人一般见识”。

    说完还不忘对那个挑事的女生做一个鬼脸,那个老师也是愤愤不平的坐在自己座位上。

    从哪次妈妈跟梁老师的感情就变得更好了,妈妈觉得很感动有人愿意这么对她好,从而开始对梁老师变得热情,两个人也经常同进同出,梁老师常常鼓励妈妈。

    但是这样的日子在妈妈去找校长汇报期末工作时被彻底打破。

    “这个编制的职称这回事吧,我们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所以我们学校是有合适的人选的。”

    妈妈刚走到校长室门口就听到校长在打电话,听到校长说有合适的人选,妈妈心里觉得肯定说的是自己果然校长接着说道:“我们学校有个老师叫高晞,她就很优秀,她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妈妈听着这句话觉得自己这次终于稳了,都三年了总该到自己了,可没想到校长那边突然停顿了一会儿,紧接着开口:“你说梁老师吗,这不合适吧,她也不过是刚上岗没多久。”

    说完这些校长又沉默了。

    过了大概三分钟校长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嗯,再见。”

    校长刚一回头就看到妈妈拿着一堆文件站在门口,他也没想到妈妈会突然出现还站在门口,他心下了然妈妈肯定也听到了刚刚的电话,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站在门口的的妈妈虽然大概知道校长刚刚的电话是什么意思,但仍不甘心的看着校长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校长有些愧疚的开口道:“小高你先进来吧。”

    妈妈看着校长进门后把手上的文件全部放好,坐在校长对面开口问道:“校长,你刚刚那个电话是什么意思,是关于编制的职称吗,这些跟梁老师又有什么关系?”

    说这些话的时候妈妈仍带着一丝希望看着校长。

    而校长有些尴尬的开口道:“我知道你对这个编制的职称很看重,但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

    说完看了看妈妈的反应继续开口:“如果今年还是失之交臂的话,那我给你保证明年一定是你。”

    “那您的意思是什么,能说清吗”

    妈妈听着校长这样委婉对他说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没等校长回答妈妈又继续说:“所以您的意思是,之前传闻说内定是真的,对吗?而这个被内定的人就是梁老师?”

    妈妈说完这些已经感到十分愤怒,校长看到妈妈这个样子竟然一时间被镇住说不出话,可很快调整过来,开口道:“每个人都有难处,梁老师上面有人,他父亲又是当官的一手遮天,虽然我作为校长可我也没办法”。

    说完有些惋惜的低下头,妈妈听到这里不禁感到有些凄凉和可笑,是啊,自己努力了两年多得东西每天对学生那么严格,对工作那么敬业可是却比不过别人的一个电话,一句一手遮天是多么的讽刺啊。

    妈妈想着突然笑了起来开口道:“是啊,有个当官的爸爸真是不错,别人拼尽全力想得到的东西,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啊。”

    校长看到妈妈这个样子知道妈妈是真的失望了,开口安慰道:“你要也别太难过,下次还有机会的。”

    想到刚刚校长确实帮她说话了,吗,妈妈也明白每个人都不容易没再继续和校长争论。

    不再回应他刚刚的话准备出门离开,走到门口时妈妈回头看着校长问道:“那当初为什么说优先考虑我呢,已经三年了吧。”

    话说完妈妈没等校长回答也没打算听校长回答,自己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可在妈妈心里却一直重複着一句话:“为什么是梁茵呢。”

    就这样回到了办公室,梁老师一见到妈妈回来立马很热情的走上前去开口:“高晞姐你回来啦,校长看到你汇报的你们班期末成果肯定夸奖你了吧,毕竟你那么厉害!”

    妈妈只是看了她一眼并不理她,而梁老师却没注意到妈妈情绪上的不对劲继续说道:“哎呀,高晞姐,马上评编制了我到时候绝对投你一票,嘿嘿。”

    梁老师在一旁自顾自的说着,妈妈终于忍不住爆发用手使劲拍了面前的桌子站起来,办公室的人全部都吓到了,齐刷刷的看向妈妈,而妈妈则是盯着梁老师,梁老师被妈妈这个眼神吓到,弱弱开口道:“高晞姐,你这是怎么了?”

    “梁茵你能不能别装了,你不累吗?”

    妈妈看着梁老师一字一句的说。

    梁老师似乎没想到妈妈会突然这样对她说话,把她凶的有些不知所措,反应了一下顿时眼睛里蓄满了眼泪难以置信的开口道:“高晞姐,你说什么”。

    旁边的其他老师也明显没搞清楚情况都是一脸懵逼。

    “我说什么,梁老师,梁大小姐,您心里不清楚吗?”

    妈妈依然盯着梁老师说着。

    梁老师听着妈妈的话仍然有些不明所以,梁老师到底是年纪小,经历的事也不多,听到妈妈这样的话再加上妈妈冷漠的态度,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眼泪就夺眶而出,梁老师带着泪珠看着妈妈冷漠的脸蛋开口道:“高晞姐,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吧。”

    边说边抽泣,也不知道是哪个围观的老师和旁边得人窃窃私语:“我前几天就听说,最近编制的职称这事儿好像直接被内定,我当时还以为是因为高老师业务能力突出的原因,今天高老师从办公室出来就成这样了,我看啊八成跟这事儿有关”。

    另一个老师附和道:“就是就是,之前不是都说梁老师是官二代吗,我看被内定的就是他、她。”

    他们讨论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刚好让在场的人基本都听到了,梁老师正想开口时,之前被梁老师怼过的那个老师立马开口:“我之前就说有内定,梁老师还跟我理论,现在想想也对啊,毕竟被内定的可是她本人。”

    说完那个老师挑衅的看了一眼梁老师,而此时的梁老师却说不出任何话。

    妈妈听到另一个老师煽风点火心里更加难过,对着梁老师说:“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你一样,别人那么想要的东西,而你呢不费吹灰之力,你真幸运。”

    见妈妈说这句话梁老师准备开口解释妈妈却打断说道:“这个世界可以有不公平,我不介意,可是我真的很讨厌你明知道编制是你,明知道我有多期待编制的职称,你却每天假惺惺的在我身边讨好我,跟我装作关系很好的样子,你不觉得累,我觉得累。”

    “高晞姐,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

    妈妈并没有理会梁老师的话,坐到自己的的座位不再说话,而梁老师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她也清楚妈妈不会再理他,于是转身离开去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见到梁老师也知道梁老师为了什么,只是说了一句上面安排的,这也是你爸爸的意思,我也没办法,梁老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妈妈已经走了,又因为是周五,就算要和妈妈解释也要等到周一,更何况梁老师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也已经把她拉黑,她也没有办法只是感到十分难过。

    今天我依旧在妈妈的车旁边等妈妈不过旁边多了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同学,因为好不容易考完试,这个周跟同学约了去他家玩游戏,所以打算一会儿跟妈妈商量一下,可是今天妈妈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十分低气压,我察觉到妈妈的不对劲,立马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妈妈身边问到:“妈妈,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妈妈看了我一眼勉强的说道:“没事,就是身体不太舒服可能就是最近太累了”。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还是不太放心的问:“真没事吗?”

    妈妈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向我旁边的同学开口道:“这是?”

    同学立马开口道:“高老师好,我是吴越的好朋友,这周末想约他去我家玩,所以跟你商量一下。”

    妈妈听到同学的回答看了看我说道:“好,那你们去玩吧,注意安全。”

    我完全没想到妈妈会同意,因为妈妈平时对我谁最严格不过的,这次居然同意了。

    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于是开口道:“妈,我不去了,陪你吧。”

    没想到妈妈却拒绝了我的提议:“妈妈或许平时对你太严格了,你跟同学约好了就去吧,正好妈妈有些累你不在家妈妈也好休息休息。”

    妈妈都这么说了我只好答应她,虽然心里觉得怪怪的但想着或许妈妈就是工作太累了,给妈妈一些空间也好,这样想着我就跟同学一起去坐公交车到同学家去玩,妈妈则是自己开车回家去。

    回到家,妈妈看你这冰冷的客厅突然有些伤感,而爸爸最近一直早出晚归妈妈也没有在意,可在妈妈准备坐在沙发休息时却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扔了一份文件,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看到这个妈妈突然感到心脏跳动慢了半拍,脑海里闪过最近爸爸最近各种反常的行为,妈妈走到爸爸的房间,看到爸爸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那一瞬间突然明白了爸爸是出轨了,而现在更是什么话也没说,带走了自己的东西,只留下离婚协议书。

    看到这一切的妈妈再也忍不住,伸手把茶几上的所有东西扫落在地,而自己则是好像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顺着沙发滑落下来,而此时的妈妈是无助的,白天得知自己编制的事已经被内定,那是妈妈整整奋斗了两年多的却比不过别人的一句话,而此时的我也在同学家玩的正开心完全不知道妈妈的处境。

    妈妈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此时的她再也不想待在家里,鬼使神差的妈妈居然开车来到了学校,一步步走到了琴房,妈妈本来只是想找个地方呆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来到了琴房。

    虽然是周五可学校的琴房依然是开着的,但是琴房里并没有人,妈妈想起来今天是余思的演奏日子,应该演奏完就已经回去了。

    妈妈坐在钢琴旁独自发着呆,可突破门口响起了余思的声音显然很开心,连忙开口道:“高老师,你怎么来了也不叫我,我刚刚还说想着怎么找你呢,也打不通你电话就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在这里。”

    妈妈强颜欢笑说道:“没什么事来看看,最近怎么样,你今天不是演奏吗感觉怎么样,还顺利吗?”

    妈妈说完余思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妈妈。

    妈妈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正准备开口,余思抢先一步说道:“高老师,你曾经跟我说过我可以信任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你,那我也一样,你现在不开心我知道你应该和我说说,我也能帮你分担。”

    妈妈听到余思这样说依然故作坚强的说没事,就是工作太累了,余思看着妈妈这个样子心疼的说道:“你不要再故作坚强了,有什么事你就和我说吧,你可以相信我。”

    余思说完盯着妈妈的眼睛,妈妈被他坚定的眼神盯着竟然突然有些眼睛发酸,余思又一次主动开口道:“高老师,你告诉到底谁欺负你了,我可以帮你!”

    妈妈听着她这么说也觉得自己太久没有找人倾诉过了于是缓缓开口道:“工作上的一些事,和家庭的一些事。”

    余思没有说话看着妈妈,似乎在等妈妈继续说下去。

    “你也知道我一直很在意编制的职称这个事情,今天被告知那个名额早就内定了,内定那个人还是和我关系最好的老师,每天都对我那么热情最后却伤害我最深,回到家才发现自己的老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签好了离婚协议书扬长而去,我突然想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这么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是坚强的太久了竟然当着余思的面哭了出来,余思也没想到在学生眼里那么强势的高老师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哭了。

    妈妈的脸上变得白一阵红一阵的样子,她坐在余思的旁边,又因为哭泣的原因全身都因为抽泣而开始轻微的颤动,细长又浓黑的睫毛上挂着泪珠,湿漉漉的大眼睛不时有亮晶晶的泪珠从里面落出来,顺着脸庞落到嘴角,最后滴落在妈妈胸前的衣服上,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余思也不说话就是静静地流泪。

    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哭的太惹人怜爱了,余思不知道有些心疼妈妈直接靠近妈妈用手搂住妈妈让妈妈靠在他的胸口,妈妈可能也是坚强的太久了并没有反抗反而是靠在余思的胸口哭泣,余思心想着让妈妈也好好发泄一些她的情绪吧,或许哭完了就没那么难受了。

    妈妈靠在余思的怀里不停的哭泣,余思用手揽住妈妈的肩膀。

    这一场哭泣好像是要把自己憋了好久的难过,痛苦,郁闷全部倾诉出来。

    妈妈一直是个坚强严格的人或许她早就想这么哭一场了。

    身子随着抽泣开始颤抖,余思轻轻的拍着妈妈的身子,伸手握住了妈妈的手。

    沉浸在悲伤中妈妈反握住余思的手,就像是抓住了什么依靠一样。

    余思看着妈妈哭泣的的样子满脸的泪水,忍不住伸手去帮妈妈擦掉一直不停滴落的泪珠。

    顺便用手轻柔的整理了妈妈乱掉的丝发。

    余思突然觉得妈妈原来也这么不容易,以前所有人都觉得妈妈很严格。

    整个高二没有人会和妈妈做对,妈妈从来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从来都只想努力教育自己的学生。

    可是现在看着妈妈哭泣的样子,余思明白妈妈根本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个样子的,她是一个很脆弱的人,强势久了坚强久了也渐渐让其他人以为妈妈真的很强大。

    编制的职称妈妈已经连续两年都以失望落空,这次明明都说了优先考虑她,可是却被内定。

    回到家看着冰冷的已经没有爱的家庭,本来凑合着也过了,可老公就这样毫无声息地离开了,把一切都留给妈妈一个人承受。

    余思自己也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也总是一个人面对生活的情绪。

    如果不是妈妈对他的关心他也不会敞开心扉,妈妈是那个愿意倾听他的人,对他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人。

    【未完待续】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