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听他们的话放弃寻找你的,”陆云熙抬手捂住自己泛红落泪的眼睛,哽咽着说,“如果我能早一点找到你,你就可以少吃一点苦了”

    他真的是太恨了,恨伤害过她的人,也恨轻易放弃的自己,怎么就那么轻率地认为她已经遇害了呢?接手陆氏集团以后,他就应该第一时间利用陆氏的影响力发布寻人信息才对。如果这次不是突然心血来潮去那个地下拍卖场,他可能就这样错过她,再也见不到她了。

    想起拍卖会上对她竞价的那两个猥琐男人,一个想用她给自己养的狗泻火,一个准备拿她招待客人,不管落在哪个手中,她都不会过得好

    对了,还有那个拍卖师。

    呵。

    陆云熙承认自己是在迁怒,但谁叫他们正好撞在枪眼上,不做点什么实在难解心头之恨啊。

    打定主意以后,他自责愤恨的心情平复了许多,抹去脸上的泪水,对着沙发上的女人展露异常温柔的笑容,像是十年前的自己对着喜欢的女孩子笑一样。

    “没关系的,宁宁,我带你看医生,我给你找最好的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

    “如果、如果实在治不好,那也没关系,我和你一起学手语,这样我们就能顺利沟通了。”

    丁宁宁琥珀色的眼眸一直默默看着跟前的男人,涣散的眼神渐渐聚焦,颜色黯淡的唇瓣张了张,忽然从喉咙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吼叫声:“汪!”

    落入陆云熙的耳中,顿时让他眼睛一亮,“宁宁你的声带没问题?”

    她又叫了一声:“汪!”

    然后陆云熙才回过味来,宛若一桶冰水从头上淋下来,透心的凉。

    丁宁宁这不是说话,她在学狗叫。

    对了,她现在的身份是一条母狗,狗是不会说人话的,所以她只能狗叫。

    陆云熙急忙说:“宁宁,你不是狗了,我没把你当母狗,你可以正常地说话,也可以穿上衣服,以后再也不用跪任何人了。”

    但丁宁宁好像对他的话听不进耳,一脸迷茫懵懂地看着他,嘴里只发出“呜呜”的声响,说不出话来。

    无法跟她好好沟通的陆云熙只感觉到一阵无力和强烈的心疼,他曾经的女神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一条人形母狗了,他还是得带她去看医生,精神科的。

    抹了抹脸,陆云熙暂时放弃了和她好好说话叙旧的想法,决定还是先让她穿上衣服,然后吃过晚饭好好休息,明天就带着她一起回s市。

    嗯,回去之后还要去公安局销案,以及通知她的父母,失踪十年的女儿终于找到了,他们一定很高兴。

    陆云熙转身去拿放在门口的那一堆购物袋子,不过眨眼的功夫,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又跪在了地上,额头深深抵在地毯上,卑微得像是地上的一摊烂泥。

    他只想叹气,“宁宁,我说过了,你已经不是狗了,我也不会把你当狗看,所以别跪了,以后也不要再跪了,起来好吗?”

    但丁宁宁还是坚定地跪着不起来。

    陆云熙只好自己动手了,利落地将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她也乖巧柔顺地让他抱着,没有丝毫的挣扎和反抗。

    为了防止她不听话又跪倒地上,陆云熙紧贴着她纤瘦柔弱的身体坐在一旁,随手从一个购物袋中抽出一条嫩芽绿的真丝连衣裙,他忽然尴尬地发现,他忘记给她买内衣裤了,也可能是他潜意识认为一个大男人跑去女性内衣专门店太不自在了,所以刻意忘记了这件事情。

    而且他也不知道她的胸围尺寸。

    陆云熙悻悻地给自己找了一个似乎很正直的借口。

    他把裙子递到丁宁宁的跟前,微笑,“宁宁,你先把衣服穿上,一直光着身子会着凉的。”

    她没接,只是睁着那双泛着血丝也异常漂亮的琥珀色眼眸静静地看着他。

    陆云熙也不生气,他对她可能的反应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把她当成遭受巨大心灵创伤而精神失常的病人,不管她接下来做什么,他都会安静地接受,并妥善地为她善后。

    “那就我帮你穿上吧,宁宁,女孩子一定要穿好衣服,不能在人前袒胸露乳,不然可能会遭遇危险的,知道了吗?”陆云熙尽量放松自己脸上的表情,温柔地哄她,拉开裙子的拉链,稍微研究了一下穿法以后,将裙子往她头上罩了下去。

    陆云熙非常喜欢十年前那个闪闪发光的丁宁宁,所以对现在的这个丁宁宁也保留了当初的情感和尊重,所以从重逢到现在,他都非常绅士的尽力不看她光裸的身体,只将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但现在为了帮她穿上衣服,却是不可避免地看到了。

    他这才愤怒地发现,那些在女人雪白肌肤上异常醒目的青黑色并不是他之前所以为的污迹,而是他妈的一个个充满了侮辱意味的刺青!

    母狗、贱货、肉便器、精盆、公厕、骚逼、性奴……

    一个个青黑色的字迹带着深深的恶意,镌刻在女人雪白的肌肤上,胸口、小腹、大腿,一处都没放过,看得他心头怒火熊熊燃烧,恨不得将在她身上刺字的混蛋拖出来剁碎喂狗!

    以致当他看到那对与瘦弱身材大相径庭的饱满大奶子顶端红蕊上刺穿的乳环以及挂在上面的小铃铛时,已经没有再大的火气能生了。

    也或许是因为之前在拍卖场上已经看到她腿心阴*上的阴环和铃铛,所以再看到奶子的,已经有了“果然”的心理准备。

    不用想都知道,会在她阴*上穿刺的混蛋是不可能会放过她的奶尖的。

    但他果然还是将这种败类找出来打死,以免祸害更多的无辜女人吧。

    看一眼被裙子蒙住头脸的丁宁宁,陆云熙知道她看不到,很是放心地露出一个冷酷狰狞的表情,然后手指轻柔地握住她的手臂牵引着穿过袖子,当裙子拉下来掩盖住她身体上那些恶意满满的刺青时,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淡淡的微笑,散发着春日和煦的阳光和轻风的温柔气息,没有一点攻击性。

    让丁宁宁的眼睛看到他时,心里不会产生害怕这种情绪。

    指尖轻轻抚过她光裸的雪背,上面也果不其然地布满了各种不细看很容易被忽略的细碎伤痕,但他并没有对此表示出任何异样,只是稳稳地帮她拉好后背上的拉链,倾身整理好裙摆,然后对着她笑:“宁宁饿了吗?我这就让人把晚餐送过来。”

    嗯,她现在这种状态不适合出现在人多的地方,还是安安静静的陪她在房间里吃饭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