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顾淮南低头没让看见自己唇边狡猾笑意,自己迷自己干什么,关键是要迷住那个人才对。“叶子,今天是个好日子,黄历上都写着百事顺宜嫁娶,有什么事情都适合在今天决定。”

    叶小安暧昧冲眨眼。“宜嫁娶?们选今天就是为了这个宜嫁娶吧?”

    顾淮南取出只水晶皇冠别在头发上固定住,捏捏小脸蛋,笑而不语。

    顾淮南挽着叶锡尚手臂进场时候,暗中捏了捏他,下巴自然努向那个脸认真在钢琴后面弹奏曲子女人。叶锡尚不禁挑眉,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得见声音给出肯定。“佩服。”

    顾淮南得意挺起胸。“才知道!”

    婚礼进行非常顺利,叶小安坐在钢琴后面,托着下巴微笑,仿佛切身感受到这对新人幸福。无数泡泡从天而降被灯光映成斑斓彩色,叶小安摊开手让泡泡在掌心降落,从里面看到个美丽自己。

    开席时候叶小安已经饿得头发昏,夹起食物就往嘴里送,叶锦然拍掉筷子把碗汤推到面前。“叶子,结婚这天不能吃太饱,以后日子才会美满多点。”

    叶小安皱皱小鼻子,咕嘟咕嘟喝汤。“今天结婚不是呀。”

    叶锡尚小夫妻俩敬酒到这桌时候他故意给叶小安杯里到满白酒,摸摸头上皇冠,浅笑。“小安,酒要口喝光,烦恼事情点不剩,从此全是幸福。”

    叶小安眨眼,依言照做。心里奇怪今天大家见了怎么都说些奇怪话?

    婚礼很简单,省去很多繁缛礼节。若非顾淮南坚持,叶锡尚觉得和家人凑起吃顿饭成了,这女人就爱和他对着干。两人在宴席后和双方最好哥们姐们又去另外个酒店撮了顿。酒店靠海,拉开百叶窗就能看见大海。

    酒过几寻气氛到了最。叶小安喝有点多,不知道他们要玩到几点就自己先退场。

    这个时间路上人不多,很多铺子却还营业。提着高跟鞋赤脚走在路上,闭眼听着海浪声闻着海风才觉得舒服了些。

    “小姐,本店今日咖啡全免费,您是第三四位客人,本店惊喜赠送,要不要进来坐坐?”路过间露天咖啡店,侍者热情招揽生意。叶小安被随之飘过来浓郁咖啡香气吸引,偏头思索。

    三四?生世?

    笑笑,步履阑珊找了个座位坐下。“惊喜在哪里?”

    侍者笑眯眯给端上杯卡布奇诺。“惊喜就在咖啡里。”

    故弄玄虚。

    叶小安根本没把侍者话当回事,然而等低头看到杯中咖啡拉花时,唇边笑容连同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

    怔怔盯着这短短几个字母,喉咙被酸胀感觉冲撞发疼。

    也许……是他们送错了,也许他们认为这是个美好祝福。定是这样,叶小安拿起小勺在杯中轻轻搅了几下,拉花便成了模糊片,可心却并未因此平复,反而更乱。

    多年前某个夜晚也曾听过这句话,出自个想念到疯狂男人之口。三年里去过很多家,很多城市,遇到过很多婚礼,无例外都与无关。别人幸福是旁观者,那么自己幸福呢?叶小安告诉自己不要不知足,越这样想,内心深处那个人轮廓便越要从禁锢中越发清晰起来。

    三年里学会了英语,学会开车,学会记路,学会如何分辨方向,学会做很多种食物,学会独立,学会自信,学会很多东西,包括学会如何代替某人照顾自己,犹如他在身边。他在,在。

    只是偶尔站在繁华陌生街口,脑中总会不自觉回响他曾说过那句话。

    无论在这个城市什么地方,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如今身在别处,他是否依然能找到?

    叶小安期盼了三年会在某个转角处与他不期而遇,而每个转角带给只有次次被掏空失望,让重新陷入寸草不生荒芜,似乎每个擦肩而过陌生人表情都在嘲笑天真。

    叶小安摇摇头,甩掉切不切实际念想,端起杯子大口大口喝咖啡。

    蓦地,个坚硬金属物体被吞进口中,吓得连忙吐出来。金属物重新落入杯中与杯壁碰撞出清脆悦耳声响,叶小安看清那东西时眼睛骤然睁大,拿出来对着光源处试图将它看得更清楚。

    那是枚戒指,上面嵌了颗巨大钻石,在灯光映射下格外璀璨夺目。

    “喜欢这个惊喜吗?”

    低沉嗓音自背后响起,熟悉感觉令心尖狠狠颤。捏着戒指不敢回头,生怕这是酒精制造出来幻觉。

    江邵极力按捺着想把纳入怀里冲动,单手自后蒙住眼睛,牵起微微颤抖小手。“跟来。”

    叶小安本想拔腿就跑,可此刻那两条腿仿佛不是自己竟乖乖跟他走。眼睛看不见,掌心传来阵阵热度与力量让心脏狂跳。脚陷入软软沙滩时候才意识到已里海边越来越近,终于他停下来,移开挡住视线手。

    海面上悬浮着支巨大蓝色木筏,被撑起蓝色轻纱帷幔随着海风在空中舞动,有灯光打在上面美丽近乎虚幻。这是曾经个异想天开想法而已,无论如何没料到竟变成了现实。

    叶小安睁开眼睛看到就是这样幅景象,震撼掩唇惊呼,本能倒退步,却正好落入副温暖胸膛。江邵再也控制不住将抱紧甚至提起似脚脱离地面,头埋入颈间深深汲取味道,感受失而复得悸动。

    “放”

    话才说了个开头只手便扣住下颚抬起,他唇压下来近乎残暴吻上,撕咬啃食般蹂躏柔软双唇攫取气息。叶小安痛拼命挣扎,江邵浑然不觉疯了般吻,野蛮霸道让觉得自己是被只饥渴了许久野兽找到食物。

    “不放,再也不会让从身边离开。”他声线带着明显哽咽,力道大令喘不过气。

    江邵心跳隔着衣服叩击着心跳,让叶小安感觉好像终于找到这世上另半自己,有种铅华褪尽又有种什么东西纷至踏来无所适从。

    抱着,江邵竟觉得恍如隔世,仿佛已走了个世纪之久。

    碰触到瞬间他心中就下起了雨,叶小安对自己每分想念那在刻透过薄薄皮肤来势汹汹将他吞噬。不知道他在那刻有多恐惧,害怕在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对自己爱。

    “小安,怎么能那么狠心离开这么久?千多个日夜,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想,想。到处找,走遍了城市每条路每条街,希望某天就能在人群中找到,或者听到喊名字。后悔为什么没让怀个孩子,至少为了孩子迟早会回到身边。又想着是不是走时候已经怀上了但被狠心打掉,不止次梦到过小孩子叫爸爸,知不知道,已经三年没有睡过次安稳觉了,再继续下去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才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刀枪不入没有那么无坚不摧,不在就没有办法生活,可是知道不会嫁人,定在世界某个地方等,像从前那么乖等……”

    他话中每个字都直扣心扉,叶小安早已忘了挣扎,无力任他抱着,眼中湿气重重却又死死咬唇压抑着。

    “左智说这辈子梦想就在这样地方嫁人,和爸哥还有嫂子亲手为做了个东西,小安,要在这里娶,就今天,就现在。”

    叶小安震,终于意识到今天大家奇怪举动,原来他们早已设计好切让傻傻自投罗网,可以确定叶锦然和姚雅结婚是为了,用此告诉他已经忘了和景芊从前,他有了新人生只求幸福。就连叶锡尚都在用婚姻让相信所有人都在爱,期盼幸福。

    有些人是注定要在起辈子,就如有人辈子都无法在起样。

    叶小安眼泪终于决堤,扑簌而下,落在他手背上,烧灼着他整个人。

    江邵把放下来让面对自己,展开掌心拿过那枚戒指。“这个是在走后定做,上面刻着们名字,能戴上它只有,找不到就得辈子打光棍了。”

    叶小安抹了把眼睛嘲讽笑了下。“是吗,怎么记得听某人说和在起不过是因为听话,好糊弄,还听说某人不是非叶小安不可!”

    江邵目光深深望着,良久才开口。“那么还有件事,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负气别开脸不去看他,却不料江邵忽然在面前单膝跪下,举起戒指仰视,黑曜石般眸中翻滚着浓浓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