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叁次看见陆铭和唐卓同框又是在周五的中午,这次是在自己班上,她趴着睡午觉,睡醒揉揉眼睛发现陆铭趴下身子和唐卓在讲题。

    手上的笔在图画,两人声音很小,听不见说的什么,但讨论的很认真,因为整个班上醒来的人都在看八卦,他们两人也无所谓般继续讲题。

    陆铭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笔讲题,姿势很绅士,一点都不暧昧。

    可在陈翩心中却燃起了紧迫感,要失去两人的紧张情绪蔓延了。

    不过,陆铭就算了,唐卓她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又哪来的失去呢?

    想了想又趴着头继续睡,然后感觉有双手抚过自己的头发,揉了揉。一抬头,不出意料地是陆铭,她看了他一眼,又看着班上同学看好戏的目光,唐卓也看过来了,陈翩抬头看了陆铭一眼又默默地趴下头。

    她现在没心情管班里人怎么想她和陆铭的关系,愿意什么说什么,只是她余光看见唐卓回头望这边瞥,那时候陆铭正在揉自己头发呢。

    唐卓不会吃醋了吧。

    哎,烦死了。

    陆铭觉得陈翩这几天有点反常,看见他和唐卓讲话都不生气了,脾气好了很多,但看他的眼神有些闪躲,这是她做错事的表情。仔细想想又觉得好笑,感觉自己都被陈翩锻炼成受虐倾向了,陈翩对自己温和,反倒是不适应了。

    放学路上,陈翩还是不敢看陆铭,她也不敢想象陆铭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的后果,估计就像梦里面那样凶神恶煞。

    院子里的发小都嘲笑陆铭是陈翩的舔狗,要是陆铭发现自己精神出轨了一个女人……

    这舔狗估计会化身狼狗。

    陆铭猜不懂她的心里变化,只是看她神情奇怪,像是有事瞒着他。

    陈翩当然有事瞒着他了,她还十分纠结。

    但仔细唐卓应该不喜欢女人,也不会喜欢自己,因为唐卓喜欢陆铭。

    看着陆铭询问的眼光,陈翩不理他,偏着头心虚躲闪。

    陈翩心理纠结极了,难不成自己还能告诉他说:我应该是双性恋,你和唐卓我都喜欢,要不我辛苦一下,我一叁五和你在一起二四六和她在一起。

    虽然我喜欢你,但是我缠她身子?

    未成年人也不想做选择题。

    但现实的打击来得太快了,猝不及防,瞬间将陈翩拉出纠结。

    ……

    又梦见了那个让她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的那天,那天发生的事情,把她一直生活的象牙塔成功打破。

    回到现实分割线

    她醒了,觉得嗓子干渴。

    看见旁边沉睡的陆铭,头发垂下来,好像有点长了,要提醒他剪头发了。

    好帅。

    她和陆铭从高叁的时候在一起,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几乎每天醒来都能见到他,每次看见他躺在她身侧的时候,陈翩很确定,自己非常喜欢陆铭。

    但她以为自己对唐卓没有高中时候的心思了,毕竟在大学的时候,两人偶尔在社交软件上聊天,陈翩也没有太大感觉。

    但这次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看见唐卓,还是有几分悸动。

    甚至在喝醉酒的时候,做出了那样的举动,她现在清醒过后都有些难以置信。

    现在,她就觉得非常对不起陆铭。于是,小心翼翼地拉下他的短裤,早晨本来就有天生的刺激,又用手轻轻地触碰,那处在她的抚摸之下,慢慢变化,她弯下身体用嘴抚慰。

    她的确吞不进,伸出舌舔,但仍然努力的往里吃。

    陆铭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下半身柔软的触觉,昨晚他把陈翩安顿好之后再睡去已经半夜了,现在没睡几个小时。

    他正觉得起床气没处发作,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女友双腿跪在自己身侧,俯下身用她的樱桃小嘴去吸他。

    我这是要被她榨干。

    陆铭心里只有这几个字,像弹幕一样,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

    但实在是太爽了,被喜欢的人口,是身心的双重满足,他也不由得加重了呼吸。

    陈翩感受到他上身的动静,不由得停下动作,偏过头看她。

    她的嘴微张着,眼睛湿漉漉地望着她,脸也有点红,一副做错事被发现的样子,懵懂不知所措。

    陆铭往上坐了一些靠在床背上,慵懒地看着她,他的眼中带着鼓励,似乎十分期待她的动作。

    “宝贝,继续。”陆铭又揉揉她的脸和头发,把她的头往下按。

    陈翩十分顺从的继续口他,陆铭爽得受不了,一直夸她。

    “好棒宝宝,再深一点。”又不自觉地将陈翩的头往下按。

    看她弄得有些难受,也不想再继续为难她。

    陆铭不一会就射了,陈翩全部吃了下去,还帮他把他舔干净了,然后窜上来到他的怀里,期待地看着他,就像求表扬的小狗。

    “翩翩你好棒,哥哥好爱你。”他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又亲了亲她的脸颊,揉揉她的头发,又搂着她躺倒在床上,准备接着补觉。

    “你为什么不亲我的嘴,这是你自己的东西你还嫌弃嘛。”陈翩又打趣他,憋着笑抬头望他。

    听着陈翩的调侃,陆铭倒不是嫌弃,就是觉得有点奇怪,但这个小妖精竟然嘲笑他。昨晚他给她用嘴舔完她喷过的东西,准备亲她她死活不肯。

    现在也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他报复性的咬了她嘴唇一口,然后拉起被子继续补眠。

    本垃圾写手有点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