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      刘彻在原地干站了半天,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阿娇这样反常,对,应该找太医令来给阿娇看看。

    只见床上的阿娇抱着一个软枕,旭儿,旭儿的喊着。

    “她将软枕紧紧搂在怀里,还摇着怀里的软枕,嘴里哼着儿歌:“孩子乖乖 快些睡啊,娘亲的乖孩子这样听话,都不哭不闹的。””

    刘彻看着阿娇这样子,心里针扎般难受,扬起大手,就往自己的右脸打去,都怪他一时糊涂,害的旭儿染上高热而死,害的阿娇成了这幅模样。

    “你这登徒子,发什么神经,干嘛打自己耳光,要是吵醒了我的旭儿,我可不依你。”

    “心肝儿,旭儿他病死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刘彻颤抖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阿娇轻轻放下软枕,又给软枕盖上锦被。赤着脚来到刘彻身边,抡起小拳头就往刘彻的胸膛打去。

    “你这骗子,好生恶毒,旭儿他乖乖的在床上睡着了,你怎么这样狠毒,旭儿他和你有什么仇,你竟然要诅咒他去死,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阿娇边说边哽咽着。

    刘彻心疼的抱起阿娇,阿娇在他的怀里挣脱着,刘彻更加紧紧抱着她,轻轻将她放在床榻上。

    他这样一放,却不小心压到了软枕,又换来阿娇啪嗒一声耳光,“你滚,你这坏人,压到旭儿了,旭儿会哭的。”

    阿娇空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抚摸着软枕:“旭儿乖,不哭啊,娘亲不是故意的,娘亲替你教训这个欺负你的坏人。”

    刘彻任由她打,手却死死搂住阿娇,他将头埋在阿娇的肩膀上,眼泪大滴大滴浸湿了阿娇的衣衫。

    阿娇试图挣脱,却被他搂的更紧了,她只好装晕,说了句头好痛,便晕倒在刘彻怀中。

    刘彻见阿娇又晕倒了,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榻上,给她盖好锦被出了内殿。

    “太医令,进来给朕的心肝儿治病”。

    “喏。”

    刘彻将阿娇搂在怀里,细长的手腕处放上丝绢,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下给阿娇请脉。

    摸着娘娘的脉搏,脉象平稳而有力,娘娘身子应没有大碍啊,可为什么还不醒来呢,太医令百思不得其解。

    刘彻看着太医令直愣愣的愣在那,瞬间火气冲天,愤怒的说道:“娘娘怎么样了。”

    “回,回陛下的话,娘娘脉象平稳,身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太医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心肝儿她为什么会晕倒,还不认识朕了。”

    “回陛下,娘娘痛失爱子,郁结于心,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

    “伤心难过,阿娇,难道朕竟然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吗?”

    “那应该怎么办”刘彻继续问到。

    “依照老臣看,娘娘平日里多用些温补的汤药,不要刺激娘娘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老臣相信娘娘应该会好起来的。”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