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得了最佳女配角之后, 步晚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个女主。

    她的演技不算是最好的,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磨练,却有自己亮眼的地方。

    如今的步晚可以非常自豪的说, 虽然她的资源和刘艺的一样都是被嘉里文化捧出来的, 但是她确实是比刘艺好很多,至少在演技方面。

    这部戏不是嘉里文化投资的, 而是知名导演特地点名让步晚去试戏。

    女主不是菟丝花, 也不是白莲花, 而是一个职场女强人。

    在事业方面的奋斗, 让不少的男士都觉得太过于拼命。

    都说独立的女人背后实际上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这部戏的女主也是。

    虽然事业有成,但是却有着复杂的家庭关系, 摆脱不了的吸血鬼亲戚。

    步晚从三个同试镜的人之中脱颖而出, 最终被通知确认通过试镜。

    而步晚还没有高兴多久,就得到了另外一个让她面部扭曲的消息刘艺来饰演女主的弟弟。

    她跟刘艺搭过戏,而且不止一部,但是怎么说呢,跟刘艺搭戏总会在剧组吵起来就是了。

    刘艺偶尔会跑到顾氏集团去告状,然而步晚看到不对劲的时候, 立刻跑回了公司去找顾嘉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顾嘉里很多时候会偏向自己,这也是她会跟刘艺在剧组里边毫无顾忌的吵起来的原因。

    而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人虽然同一个公司, 但是关系不好,这件事情在全网都已经是知道了的事情。

    这么两年来,他们的粉丝也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步调, 只要一合体拍戏那么就是在网上骂战开始的时候,也成了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刘艺本身进入娱乐圈的目标不是做演员,而是去当主持人,但是似乎不是做主持人的料最后也就放弃了,开始跟步晚一起磨练演技。

    不得不说,当全心投入的时候,步晚看着有点拼命的刘艺也会觉得有巨大的压力。

    因为刘艺有一点是她比不上的,那就是刘艺年轻。

    步晚不知道的是,刘艺之所以拼命,是因为顾嘉豪那边说了些事情,让他非常不服气,所以发誓一定要把步晚踩在脚底下。

    刘艺主演了几部戏拿    的都是男主角,当然这些戏都是嘉里文化投资的,而步晚在这些戏里基本上都是给刘艺做配角。

    但是步晚在外边会有人主动的找她拍戏,虽然没有女主的待遇,却是别人看好的一个女配。

    步晚不是没有想过要在公司的剧本里当女主,但是一想到男主是刘艺就觉得有些难受,所以完完全全的拒绝了。

    这有点任性,但是对此卢文娜却丝毫没有着急,在她看来步晚绝对会拿到女主的角色,而且是被人请过去的。

    现在步晚终于拿到了自己第一个女主。

    “你说什么?”步晚手中的剧本差点掉了,她吃惊的瞪着自家经纪人:“刘艺是魏时推荐进来的?”

    卢文娜点头:“千真万确。”

    步晚感觉有一股气从自己的脚底猛的往上窜,那是一股火气,直接拿出了手机就给魏时打了电话。

    魏时很快的接通了。

    步晚的第一句就是吼了出来:“姓魏名时的家伙你为什么要在我的剧里推荐刘艺?难道还嫌我跟他的矛盾不够大吗?”

    魏时瞬间都懵了一下:“你跟他的矛盾不都是小打小闹吗?”

    “魏!时!”步晚吼了出来:“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魏时摸了摸鼻子,这时候求生欲才起来了:“抱歉抱歉,风导询问的时候是我推荐的刘艺,但是我是真的感觉那个角色很适合他,一时间没想那么多。”

    步晚磨牙,气得有点说不出话来。

    魏时:“你看看啊,那个全靠着自己姐姐狐假虎威的小少爷,这不就是刘艺的人设吗?所以我觉得挺适合他的,大概可以本色出演。”

    步晚咆哮:“那你要知道这个姐姐是我呀!”

    魏时怂了:“那要不,我去跟风导说一声?”

    步晚:“这可是工作选角,哪有随便换的道理!”

    魏时自己理亏,然后说:“非常抱歉,我只是随口一句话,没想到被风导当真了。”

    步晚哼了一声说:“我生气了,现在不想跟你说话。”说着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魏时有点苦恼的挠了挠头,步晚虽然经常得理解他但是她的小脾气偶尔也会发作,最主要是每次小脾气发作之后超级难哄的。

    而且,这次确实是自己理亏。

    魏时点开    了微信:“对不起,我去跟风导说一声吧。”

    步晚回了一个黄脸微笑的表情。

    现在这个表情已经不是表达着友好了,而是带着微微嘲讽的意思。

    魏时:“当时风导跟我讨论剧本的时候,我确实是第一反应就是刘艺,所以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魏时解释着原因,然而得到的还是步晚的一个黄脸微笑。

    魏时在心里想,完了完了,这回看来是真生气了。

    魏时:“要不去跟顾总说一声,让顾总立刻启动下一部戏的拍摄拍把刘艺塞进去成男主,这样他就没时间了。”

    步晚再次发了一个黄脸微笑在心里,呵呵哒,我还给刘艺找男主戏份?逗我呢?

    魏时:“那要不我找人去把刘艺撞一下,受伤了就没法拍戏了。”

    一个黄脸的微笑再次到了聊天记录里,步晚在心里吐槽,说的跟真的一样。

    魏时:“那要不我去找风导让他进行一下这个角色的试镜海选,以刘艺的那个演技,只要有个演技好一点的他想接下角色应该会有点困难。”

    步晚愤恨的再次发了一个微笑。

    此时魏时已经有些词穷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哄。

    忽然他想起,向晨说过的话,女朋友生气了,那么可以撩,这样就很好哄了,但是该怎么撩呢?

    看着那个带着嘲讽意义的黄脸微笑,魏时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段子,灵机一动:“你笑的真好看。”

    步晚看着这句话,眼睛微微一瞪,最后噗嗤的笑了出来。

    卢文娜挑眉:“这次又被哄好了?”

    步晚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我又没生气。”

    对此卢文娜只能在心里呵呵哒,嘉里文化的刘艺和步晚都是小祖宗,都是被哄着的人。

    魏时发了一个憨笑的表情:“我的这个笑容好看吗?”

    步晚嘴角轻扬:“傻透了。”

    魏时也笑了,他从这句傻透了,就完全能知道步晚现在究竟是什么表情。

    “魏先生,设计图已经修改好,您复查一下看看是否满意。”魏时点开了图片,那是一对戒指。

    一对不复杂,但是却意义深刻的戒指。

    步晚看了来电显示对卢文娜说:“帮我跟魏时说我接个电话。”

    卢文娜点头:“    行。”

    “妈~”步晚这一声叫得,带起了波浪音:“现在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步婉歌说:“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没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是吗?”

    步晚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没有,只是这段时间有事情一直在准备新戏,所以有点忙。”

    步婉歌:“我们家阿晚现在是大明星了,确实是比较忙。”

    步晚笑了:“妈你这么说我会害羞的。”

    步婉歌轻笑:“都上电视的人了,还会害羞。”

    “好了,不逗你了。我给你打电话是跟你说些事儿,我跟你张叔叔去领证了,什么时候你有个时间回来一起吃个饭。”

    步晚连忙应下:“好啊好啊,我让卢姐给我排时间。对了妈,你们不准备补办婚礼吗?”

    步婉歌:“都多大年纪了,还办什么婚礼?结了婚拿个证就好了。”

    步晚:“那你这肯定是没有跟哥哥说吧?哥哥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步婉歌:“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找个时间,看看回来几天,我们到时候再安排一起吃个饭。”

    步晚看着卢文娜应声好:“我之后会给你消息。”

    “哦,对。”步婉歌说:“叫上魏时一起。”

    步婉歌看着挂掉了的电话,忽而轻笑了起来。

    虽然曾经遇人不淑,但是她却有了步飞宇和步晚,算是上天赐下来的礼物。

    而现在,一切已经安定之后,又遇到了自己感觉对的人,可以说是上天的厚待了。

    那一年,步婉歌刚成年,18岁都步婉歌因为没有在上学,于是就跟着其他的人一起去了酒吧。

    这些朋友们,对于一些好孩子的眼中大概就是流氓烂仔一类的,包括步婉歌也属于这一类。

    在酒吧里步婉歌对长她十三岁的男人一见倾心。

    成功男士对于心智还不算非常成熟的,刚成年的女人的吸引力是非常的大的,至少在步婉歌的眼中,贾成洋就是非常有魅力的人。

    事业有成,出手大方,还会说话,哄得人开心,一切的一切,都吸引着步婉歌,毫无疑问的步婉歌坠入了爱河。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疯狂,甚至为了贾成洋不惜跟家里吵架,更甚至觉得那就是自己一辈子的那个人。

    然而这个这个美梦    不到一年就直接的破碎了。

    顾女士在知道丈夫外遇之后,非常干净利落的调查,然后拿着证据来找了贾成洋。

    她收走了贾成洋身上所有的权利,并且因为自己有证据在手,贾成洋只能签下离婚协议书,除了自己身上的一些随身物品,可以说是净身出户。

    最后顾女士找到了步婉歌。

    此时的步婉歌还没到20岁,脸上还有着一些的稚嫩。

    她看着眼前女强人一般的女士的时候,一瞬间觉得自己矮了一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心中不好的预感,却渐渐的上来了。

    “步小姐,你好,我姓顾,贾成洋的前妻。”

    步婉歌一愣,抿起了嘴:“阿洋是我的男朋友,并且没有结过婚。”

    她看着眼前这位姓顾的女人,那眼神是一往无前的无所畏惧。

    顾女士挑眉,她从眼前这位小姑娘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这么无所畏惧的,觉得自己能够找到了相伴一生的人,不惜和家人争吵也要和他在一起。

    顾女士拿出了自己的结婚证,摊开放在了步婉歌的面前。

    结婚证上的照片的人,步婉歌自然是认得出来的。

    拿着杯子的手抖了抖,几乎是快拿不住手中的玻璃杯。

    顾女士:“我已经与贾成洋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但是想想我还是要见见你。”

    步婉歌的眼睛瞬间都红了,千万种委屈,千万种思绪,清洗着她的脑海,阻碍着她的思考。

    这几个月贾成洋对自己多好,那么那些好现在就化成了一根根细小但是却又锋利的针狠狠地扎着她的心脏。

    她甚至可以接受贾成洋离过婚,但是不能解释自己插足了别人的婚姻。

    步婉歌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没有戴戒指,他还说他一直忙着事业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顾女士叹息着,贾成洋曾经也用着这样的话对她说着,然后两人才相识不到两个月就结了婚。

    顾女士:“我来见你并不是因为觉得你插足了我的婚姻,而是想让你了解一下你现在所爱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顾女士说:“我跟贾成洋已经离婚,现在差的就是一道手续而已,今后不论你跟贾成洋是什么关系,那么也都与我无关。”

    顾女士说    :“不过我想以我这几年的婚姻来劝劝你,先认认真真的思考之后再做决定。”

    顾女士原本以为像这么一个被贾成洋哄的团团转的小姑娘,应该会义无反顾的跟着恢复单身了的贾成洋,但是却没想到第二天贾成洋就找上了门。

    他在顾女士这里大闹了一场,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堆不堪入耳的话,一次撕心裂底的宣泄,让顾女士知道步婉歌已经跟他分手。

    顾女士忽然觉得,眼前的贾成洋似乎是真的动了心,似乎是真的喜欢着步婉歌的。

    也许这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的人,也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顾女士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错,她只是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步婉歌,而贾成洋如果真的对步婉歌有负责的态度,那么应该在自己察觉之前就回来跟自己离婚,而不是让自己找上门。

    说白了,贾成阳也许真的动了心,但是这个喜欢似乎还没大到让他放弃顾家的地步。

    她忽然有些佩服起了步婉歌,步婉歌对贾成洋应该是真的喜欢,或者说是达到了爱的地步也不为过。

    而贾成洋如果是真的喜欢步婉歌,那么对待步婉歌和对待自己肯定又是不一样的。

    两情相悦的爱意,步婉歌还能干净利落的跟割舍,顾女士觉得那个小姑娘的身影似乎高了不止一截。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依旧是顾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就算跟这个人离婚,也会有很多人前赴后继的拜倒在顾家的财势之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不过是失去了一个不爱她的人,仅此而已。

    然而跟贾成洋分手之后的步婉歌却没有那么好过,为了贾成洋跟家里人闹翻了,坦白分手了之后,爸妈确实非常欣慰的把女儿迎接了回来,但是在知道女儿怀孕了之后,却变了另外一个脸色。

    顾家所有的人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打胎,这也是步婉歌自己的想法,她还没有能力养得起一个小孩,更没有办法给这孩子一个家,所以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留着。

    然而似乎上天都眷顾着这肚子里的孩子,步婉歌最后还是生下了他们,并且艰难的抚育起了他们。

    女儿是贴身的小    棉袄,儿子从小就是让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这对于步婉歌来说是一个宽慰。

    而现在,终于等到了儿子和女儿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事业,都有了自己的爱人,步婉歌也迎来了自己的另一半。

    苦了半辈子,那么下半辈子,就全部都是甜的了。

    也许今后还会有很多的意外,但是步婉歌从来不觉得那些意外自己会跨不过去。

    毕竟,自己最艰难的那一道坎,在自己还没有20岁的时候就已经跨过去了,不是吗?

    从来没有人能把自己打倒,除非自己垮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8月3日开始到现在有两个月,坚持不断更,算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

    现言新文预收:《假千金她有靠山》

    那年她16岁,房地产公司千金,闲来无聊在自家闲置的花园别墅里踩自行车,却忘记了有剧组来这里租地拍综艺。

    不大的自行车失控冲上去的时候,那人一手按住自己的自行车车头,那上扬的嘴角,稍微有点含蓄的笑容,在逆光之下如同披着圣光一般。

    那一刻她只有一个想法,捧他!

    那年他二十岁,十八线小明星,参加一个好不容易得来的综艺。他一手按住冲向自己的自行车车头,看着对方那受惊的小鹿一般的双眼,他发自内心的愉悦。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个笑容他得到了别人无法想象的资源,一步步积累,登上巅峰。

    20岁,大二的她坐飞机淋着雨湿哒哒的跑到了他所在的剧组,抱着他埋头大哭。

    她被告知她不是爸妈的孩子,是个假千金。妈妈那撕底的喊话回荡在脑海里:别人的女儿被我养成了娇滴滴的小公主,我的女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滚!你不是我女儿!

    他抱着她轻声安慰,一夜没睡。

    26岁,被经纪人说她对他毫无帮助只是拖累,长时间分隔两地无法见面而觉得身心疲惫的她决定分手,结束这段已经有了痛苦的感情。

    他却在第一时间赶回来,鲜红的玫瑰花,硕大的钻戒,一声嫁给我让她感动得泪流满面。

    布巍:“我们的第一个十年,还有更多个十年。”结婚证.jpg

    林梦舒看着这条微博,笑了。

    她是布太太,有人疼有人爱的林梦舒,不是那个站在真正的林家大小姐面前无地自容的假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