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我的粉丝追星成攻[重生] > 84、【番外】黎洋的愿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84、【番外】黎洋的愿望

    荷花电影节后, 黎洋和褚岩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尤其是黎洋,工作室里每天都能收到多得数不清的信件,他不看也知道, 都是粉丝的支持与表白。

    可……

    黎洋坐在这堆信中发愁。

    你说, 不看吧,对不起粉丝的心血, 看吧, 那些鼓励的还好, 有时候一个表白的被褚岩看到, 得让他干吃半天莫名其妙的飞醋。

    他正想着,在外头等他的褚岩按了按喇叭,副驾驶的车窗摇下, 他喊了一声, “收拾好了吗?该吃晚饭了。”

    “今天的信不多!”黎洋点点头,随便拿了几封瞧着比较素雅的信封到手中,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褚岩的车,笑呵呵的,“就这几个。”

    “嗯。”褚岩点点头, “都看过了?”

    黎洋摇头,“还没呢。”

    那里头的信何止这么一点儿, 他光是收拾就收拾了半天。

    褚岩发动了车子,“那你看吧,我开车, 晚上想吃什么,去之前那家私房菜?挺安静的,不用戴口罩。”

    黎洋随手拆了手中的信, 展着信纸,口中自言自语,“私房菜啊……好久没吃火锅了,有点想吃海底捞。”

    褚岩当即转了方向盘,“那就回家吧,我们点外卖。”

    “别点外卖了吧。”黎洋从褚岩的后座上拿出常备的鸭舌帽扣在头上,“我们去超市,买点食材,自己回家煮。”

    恰巧是个红灯,褚岩把车停下,反复打量了黎洋几眼,摇了摇头,“能看出来。”

    “哎呀,没事。”黎洋把帽檐又往下拉了一点,“现在看不出来了吧?”

    褚岩看也没看他,打开了车上的储物箱,拿出了后座的黑色口罩给他戴上,“防霾的,对身体好。”

    黎洋:“……”

    其实他也知道,自打荷花电影节一事之后,网络上不少人觉得他和褚岩的关系“有问题”,尤其是《游戏奇缘》最近又进入宣传期,他们的题材本来就十分敏感,若再这样没遮没拦,更怕是会被迫出柜。

    但是……黎洋又觉得,出柜了也没什么不好。

    粉丝他固然珍稀,但也分先后主次,喜欢他的作品、人品为主,仅仅抱有幻想的为次,如果能接受他的全部    ,他会更加感动。

    超市里头人潮涌动,但大热天的,大家穿得都很清凉,像黎洋这般全副武装,反倒是更让人想多看几眼。

    “买点蘑菇?”黎洋问。

    褚岩推着购物车,“选你喜欢的就行。”

    黎洋朝他做个鬼脸,“那你负责付钱。”

    褚岩笑着,“好。”

    没多久,购物车里便被琳琅的食物塞了个满满当当,褚岩瞧了一眼里头的半车零食,无奈道,“你是要馋死我。”

    “哈哈。”黎洋笑起来,“我吃的时候一准不让你看见。”

    两人边聊边逛,附近的人也在闲聊。

    其中一个人说,“《游戏奇缘》你们看不看啊,明天首播!”

    另一个人惊喜道,“明天就要播了吗?我打算看,但是我男朋友说明晚带我去瞻星台看流星雨。”

    两人一边说着,消失在了人海中。

    黎洋瞧了一眼褚岩,用肩头撞他,“明晚有流星雨。”

    “你想看?”

    黎洋疯狂点头,“夜里,黑乎乎的,没人能认出我们的。”

    褚岩失笑,“好,那我们明晚就去。”

    买好食材,两个人兴冲冲地回了家,黎洋满脑子都是火锅,提起一包菜便冲进了房里,褚岩在后头摇摇头,帮他将落在车上的粉丝信捡了起来。

    信上的字体瞧着有些幼稚,估计是个还在上中学的小孩。褚岩本不想故意偷看粉丝来信的内容,可这女孩用粉色的荧光笔写着大大的“黎洋哥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他就是不想看到也难。

    他将那信叠好装回信封,心头隐隐罩着雾霾。但他毕竟自己也是圈中的人,早就知道粉丝会写这种信给自己的偶像,似乎生气才成了没道理。

    他拿着零食和信件进门,房间里已经飘满了火锅的香气,浓郁的大骨混合菌类,叫人食指大动。

    他走到餐桌边,疑惑道,“怎么是清汤锅?”

    黎洋正在洗菜,闻言一愣,“我拿底料的时候你没看吗?”

    “咳。”褚岩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那会儿一直在看去瞻星台的路线。”

    “哈哈。”黎洋将洗好的青菜放进盘中,端到桌上,“你不是不爱吃辣嘛,所以我就拿了清汤锅呀。”

    褚岩淡淡笑着,“跟你一起吃    了这么久,早就比以前能吃多了。”

    黎洋笑起来,“那下次吃辣锅。”

    “好。”他一边答应着,一边也进了厨房,黎洋不常下厨,连围裙也没系,他便帮黎洋系上了围裙,在一边刮起了土豆皮。

    夕阳从窗外照进来,打在两个人身上,火锅升腾起氤氲的热气,带着鲜甜的气息,让人几乎沉醉。

    褚岩切着土豆片,瞧见身边人的金色轮廓,心头那一点阴霾便被阳光晒化了。

    吃过饭,黎洋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粉丝来信,他明明记得其中一封被他打开了,此时看见,却又好好地塞在了信封里。

    黎洋心头隐隐有些不安,打开那封信一看。

    果然,又是一封告白。

    哎……

    黎洋在心中叹着气,果然又是看到了信,怪不得刚进来的是感觉心情不是很好。

    他将信收起来,凑到沙发上坐着的褚岩身边,“干嘛呢?”

    褚岩抬起头,点了点还亮着的pad,“瞻星台之前我没去过,在看攻略。”

    “哦。”黎洋躺上沙发,将自己的脑袋搭在他的腿上,“听说对着流星许愿会成真。”

    褚岩点点头,让他在自己腿上能躺得舒服些,“朝流星许愿不如朝我许愿,我会比流星努力的。”

    黎洋笑了起来,“那倒也是,你有什么想许的愿望吗?”

    “我?”褚岩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以前有。想认识你,后来想和你做朋友,再后来想当你的男朋友。”

    他这样说着,自己也没忍住笑出了声,“但现在它们都实现了。你呢?你有什么愿望?”

    “哈……”黎洋抬起手,捏了捏褚岩的脸颊,“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褚岩低下头,伸手要去挠他的咯吱窝,“告不告诉我?告不告诉我?”

    黎洋扭着身子,躲着对方的魔爪,脑袋也不断在褚岩腿上蹭着,他笑着笑着,感觉身人的目光逐渐幽暗起来。

    “呀。”

    褚岩将他横抱起来,热气吐在耳边,“你不告诉我,我要就要惩罚你了。”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

    褚岩的“惩罚”接连了一夜,黎洋第二天起来已经日上三竿,他揉着腰,瞧见褚岩“你在干嘛呢?”

    褚岩抱着一大卷东西    ,“收拾东西啊,这是帐篷。”

    黎洋一脸惊叹,“你哪弄的?”

    “问朋友借的,这还有灯,小桌子,我车里有大桶的矿泉水,哦对了,床褥也得拿上,不然睡睡袋会不舒服。”

    “行!”黎洋走过去,在他颊边吻了一下,“有你真好,我什么也不用操心。”

    褚岩心中也仿佛被甜蜜填满,“好,你先去吃饭。”

    黎洋笑着,拎了钥匙出门,“我还不饿,我出去买点饮料我们晚上喝。”

    瞻星台对于黎洋的别墅来说有些远,他们住在城北,而那瞻星台却在南边郊区,为了安全,中午吃过饭,二人稍作休整,便开车往南边行去。

    初到时,日头已然落下,可知道今天有流星雨的人不少,瞻星台上便人满为患,黎洋想下车去玩,被褚岩拦在了车里。

    “等晚一些再下去,大部分的人不会在这过夜,到时候你再出去玩。”褚岩说。

    黎洋扁扁嘴,“好吧。”

    他出去买饮料时又买了不少零食,此时正放在车的后座,反正在车内闲来无事,他干脆伸手过去拿了一包爆浆软糖,逗褚岩,“吃不吃?”

    褚岩减肥刚刚成功,短时间内不能吃太多碳水,心知黎洋就是在馋他,立场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吃。”

    “真不吃?”爆浆软糖饱满晶透,是诱人的红色,还散发着草莓的香气,黎洋两根手指捏着,在褚岩鼻尖绕来绕去,“很好吃哦,草莓的哦~”

    褚岩瞧向他露出的锁骨,露出的半边上有着个淡淡的暧昧痕迹。

    黎洋反应了一会儿,红着脸拉紧了领子,“你不吃我吃。”

    他这样说着,将软糖塞进了嘴里,还没来得及尝出味道,旁边的人便一手勾住了他,与他来了一个长长的热吻。

    车窗外都是人,热闹地几乎能听清他们在聊些什么,黎洋心如擂鼓,连口中的爆浆软糖什么时候没的都不知道。

    褚岩餍足地点点头,“果然很甜。”

    不知道是说糖还是说人。

    “你!”黎洋瞧他一眼,“这会不怕外面的人看见了?”

    褚岩得意一笑,“我贴膜了。”

    黎洋:“……”

    两人闹了半天,瞻星台上的人终于渐渐少了起来,人声也变得小而遥远,黎洋听    着褚岩的指挥戴上帽子,又找来口罩,做贼一般全副武装地下了车。

    结果下来了才发现,外头黑压压的,根本看不清别人的长相,偶有两个人路过,人家也是两眼望着天,翘首以盼着星星,根本不会注意旁边的人长什么样。

    他把脸上的东西一把取了下来,一溜烟地去后备箱拿出了带来的小桌子,“我去支桌子,你去支帐篷。”

    褚岩点点头,确认附近没什么人之后,支好了帐篷。后备箱里还有不少黎洋买的东西,褚岩低头一看,竟有一箱啤酒,“洋,你怎么带了这么多酒?”

    黎洋刚挂好灯,笑嘻嘻的,“不多的呀,我和老板说就要一个。”他正说着,瞧见旁边也站着两个男人,手牵着手,就是面色有些无措。

    黎洋瞧着两人紧握的双手,眼里流露出一丝艳羡,“要过来一起喝酒吗?买多了。”

    四人一同坐下,互相介绍了一番,对面两人,看着高冷些的叫做卫涵,而看着亲和些的叫穆小央,虽然他们不承认,但黎洋却看的出他们是一对情侣。

    褚岩的目光在那二人身上扫视几圈,确认他们不认识黎洋后,才放下心来一同打牌、喝酒。

    黎洋没想到,对面那个瞧着高冷,打扮也精英得体的卫涵没喝几杯,竟然就醉了,穆小央有些担心他,“别喝了,我们换个惩罚吧。”

    黎洋心中坏笑,“行!换!真心话大冒险!”

    喝醉了的卫涵大喊一声,“好!换!”

    黎洋趁着手气不错,眨巴着眼问对面的人,“说!你们什么关系!”

    穆小央笑着道,“我是他的追求者。”

    黎洋一边心中羡慕,他能这样坦荡了然地在陌生人面前说出自己在追求同性,一边也惊讶这个看着精致亲和的男人能有如此魄力。

    但黎洋自己也喝了不少,脑子晕晕乎乎的,羡慕的劲头便占了上风。

    今夜的月儿很圆,黎洋望着褚岩的脸,觉得朦朦胧胧,如梦似幻。他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才有福气遇到褚岩。

    他不想褚岩难过,一丁点儿也不行。

    对面的两个人还在说话,黎洋觉得耳边嗡嗡地听不大清,唯觉得这二人挺逗,那被追的卫涵瞧着,似乎被自称追求者的    穆小央还要更喜欢对方三分。

    天边划过一颗流星,黎洋喃喃道,“流星雨哎”

    几人抬头去看,却没瞧见一颗。

    黎洋勉强聚起神,褚岩与穆小央和卫涵正叽里咕噜地说着些什么,好像是什么玩具,穆小央瞧着有些脸红。

    奇怪……玩具有什么好脸红的。

    他这般想着,倒在了褚岩的肩头。

    反正……四周没人,卫涵与穆小央也不认识他们,就让他在室外放肆一下,就一下。

    褚岩自然注意到了醉了的黎洋,立即将他打横抱起,停了聊天,他一脸歉意,“我们先走了。”

    一旁的帐篷早已搭好,他将黎洋送进去,自己也钻了进去,他掀起被子,“乖,过来睡。”

    瞻星台毕竟在半山腰上,而山顶的夜总是有些凉。

    黎洋摇着头,望着黑黢黢的帐篷顶,“不要,我还没看到流星雨。”

    褚岩被他逗笑,“你这样哪能看见流星雨。”

    黎洋摇头晃脑,“你不懂,这是还没下,一会儿下了就有了。”

    正说着,褚岩的手机忽然进了一条信息,屏幕微微一闪,像是个一闪而过的细弱光芒。

    他还没来得及去看,忽听黎洋喃喃道,“流星,我终于等到你了,我好爱褚岩,我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好爱他,你能帮我完成愿望吗?”

    褚岩怔住,手机竟又连着冒出几条消息。

    [微信消息]助理:褚导,你和洋哥在超市被人拍到了。

    [微信消息]助理:[图片]

    [微信消息]助理:[图片]

    [微信消息]助理:我现在给你们压一下?

    褚岩点开第一张照片,是黎洋和他在超市里买火锅底料,照片像素很不错,连火锅底料的配料表都一清二楚。

    第二张则是一张微博截图。

    博主:众所周知,黎洋无辣不欢,而褚导一向清淡,你品,你细品。

    评论第一条就两个字母:sl。

    褚岩正想着,助理又发来消息:哥你睡了吗?我安排人压一下?

    褚岩想了想,发了一长串文字回去。

    第二天黎洋起得早,却没想到穆小央和卫涵竟然起得更早,他走过去,从瞻星台的边缘往外眺望,忽然一阵温热靠近,是褚岩替他挡住了山间的风。

    他抬起头,与褚岩交换了一个缠    绵而热情的吻。

    等回到市里,就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这样了,所以他格外认真,也格外珍惜……

    瞧着旁边穆小央羡慕的眼神,黎洋心情大好,暗戳戳地感觉自己扳回一局。四人约定一同返程,往海城同行。

    “你这是回家的路吗?”黎洋瞧着四周的建筑,不确定地问。

    “不是啊。”褚岩笑着,瞧黎洋还是一脸懵逼,解释道,“去个发布会。”

    “哦。”黎洋点头,有些心疼褚岩的辛苦。

    发布会外头,受邀的记者已然人山人海,褚岩带黎洋换了一身衣服,又重新做了造型,焕然一新地坐在了台上。

    底下一位记者举手发问,言辞犀利,“请问,昨夜有人在微博爆料,说你们二人同居,但很快被删除,是二位的工作室下场了吗?”

    黎洋正要反驳,褚岩按住了他的手,站了起来。

    “各位媒体朋友,今天邀请大家,就是为了这件事。关于我们的关系,长期以来,网络上一直有不少误解。”

    黎洋不喜欢这种话,却也知道褚岩这样说是在保护他,只能沉闷地一言不发。

    褚岩向前一步,目光灼灼地注视前方:

    “我澄清一下,和我身边的黎洋先生,是经过追求、表白、见家长的正经恋爱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卫涵有去连载文里客串哦,毕竟都是娱乐圈文,哇哈哈哈哈。

    打滚求专栏收藏~嗷呜~下本书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