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鬼鬼祟祟在做什么!”

    来到人牙子身后十步远的地方, 苏秒略略拔高了音量。

    一旁的楚君寒只轻扫了人牙子一眼,眼睛又立刻放在他的右手手臂上,那里苏秒的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

    楚君寒的唇角不知何时悄悄向上勾起, 眉眼间的笑意泛滥开来。

    背着身的人牙子在听到声音后, 脸上立刻堆起讨好的笑,躬着转过身, 回身之际快速的扫了面前二人一眼:“小的给宗主请安, 给……二小姐请安。”

    苏秒笑得轻快:“呦, 不错, 还知道我是谁。”

    说罢,抬头面向楚君寒:“你的弟子?”

    楚君寒拧了拧眉头正欲回答,倒是人牙子先笑着说道:“小的受命于三公主。”

    说这话的同时, 人牙子微微直起腰板, 却在昂起头迎上楚君寒的冷目后,又立刻怂了。

    不知为何,知晓了人牙子不是楚君寒的弟子,苏秒便松了口气,她语气越发轻快了:“我可不管你是谁的人,我只记得你曾经用超高价卖给我几个奴仆。”

    苏秒自余旬书那儿得知了人牙子特制那款毒药的用途, 此事事关江湖危难,她一弱女子自然无权插手, 但她可以提供情报呀!

    回头让人跟着人牙子,确定了方位后就让余旬书和仇竹去找他报仇。嗯,妥妥的!

    谁叫他要让自己遇见, 且她也没忘记人牙子曾经从她这儿得到一百万两的事。她的钱嘛,其实也不一定那么好得到。

    苏秒的说辞引得人牙子跳脚:“这……冤枉啊二小姐!那……那可是您开的价呀,小的做的是清白生意啊!”

    苏秒眨眨眼:“人口买卖清白吗?你还给人家喂药了呢!那药是何功效, 你又是何目的真当我不知?”

    人牙子一惊,万万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全都知道,他正打算想个说辞蒙混过去,苏秒却先一步把事情抖了出来:“既然你是三公主的人,那定是受命于她了,三公主好大的胆子呀,怕不是要造反吧?”

    “不……不……不是的!二小姐真的误会了,是小的贪财,才想了这个生财的法子,此事三公主全然不知情!是小的不对,还望二小姐不要告知三公主!”

    见楚君寒探究的看着自己,人牙子心头一慌,自知在宗主面前,自己的谎言定然会被看穿,他当即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丧着脸求饶。

    此人话中真伪,楚君寒自有分辨。他太了解楚妙瑾了,她暗地里的勾当怎可能瞒得过自己的眼睛?

    “二小姐,小的这就命人回去取银票。来人,快,回去取一百万两过来。”

    人牙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偷偷看了楚君寒一眼。

    “不对吧,我那一百万两放你那儿那么久,不用涨点儿利子吗?”

    苏秒一根食指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满是愁容的脸在思考过后,突然拨开云雾见天日,她开心的道:“这样吧,拢共给我二百万两便可。”

    “什么?!二……二……”

    二百万两?!

    若想大批量研制密药,就必须投入大量钱银。如今二小姐狮子大开口,人牙子一下便腿软了。

    二小姐为人他有所耳闻,三公主没少受她的气。此次三公主招自己过来,定是为了此人。但她又知晓了他们的秘密,若是不想给三公主招惹来麻烦,便只能先息事宁人。

    也罢,先随了她的意,她也蹦跶不了几时了!

    思及此,人牙子向他的仆从点了点头。

    苏秒直到接手两百万两银票才肯放人牙子离开,看他愤恨的眼神,苏秒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无妨,就看谁的手伸得比较快了!

    苏秒假意清点银票,不时抬眼看看楚君寒,见他没有开口的打算,便主动问道:“方才在里面你想说什么?”

    苏秒的头向正厅的方向点了点。

    楚君寒闭口不语,双唇抿得紧紧的。在苏秒一双无邪大眼的逼视下,许久,楚君寒才抿了抿唇,不自在的回道:“我不是。”

    莫名其妙的三个字,苏秒一头雾水。

    “师父早已放弃寻找仓沅陵,他并非为此才将你留在身边。这么多年来,师父虽不知你是否存在,但他一心想得到冥咻和紫瑆,其目的是想毁掉它们。”

    磁性的声音插口进来,缓缓做着解释,来人是步凌修,原来步凌修一直默默地守在他们身后。

    苏秒恍然大悟:“那你倒是说清楚呀!有想法就要说不来,要不然谁知道?你的蛔虫都不一定知    道你的想法呢!”

    看楚君寒这模样,当年肯定没有向原主的母亲表明心意。就此错过,可惜不?不过他们中间还卡了一个三公主,这就不好说了。

    嗯?等等,步凌修刚刚说什么来着?楚君寒一心想得到紫瑆和冥咻?这倒提醒了她,那位冥咻守护者,那个老馆主可不就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你们抓来的那个老头呢?”

    “就你之前从西晟那儿截胡的囚犯呀!”

    苏秒来回看看他们二人。之前她是知道楚易婼和言常升是为了紫瑆而去,步凌修也是为此才出现在西晟。

    行刑那日她并未留到最后,但她后来听闻馆主被劫走,当时听着丫鬟们的描述,她便已猜到劫囚之人是她去清灵寺时遇见的黑衣人,那时她还不知道步凌修是楚易婼的大师兄。

    事情连串起来想,馆主此时可不就是在御凫宗嘛!

    “你与他熟识?”

    自从山洞一别,苏秒纵是再遇见馆主也不曾与他打过交道,故而步凌修并不知道苏秒与那馆主早已相识。

    步凌修的回答已是坐实了馆主在他们手上,好在他本也不打算欺瞒她。

    苏秒用力点了点头:“他在哪儿?快带我去看看。”

    猛陊知道它的主人活着吗?也不知它现在躲在何处。

    在略做思考,且还有苏秒的几番催促下,楚君寒与步凌修终是领着苏秒来到一处隐秘的地牢。

    那里机关重重,过了许久,苏秒才见到四肢被铁链锁起来的馆主,他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上许多。依稀记得,上一次见到他时,他还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馆主显然没有想过会在此处遇见苏秒,他本以为苏秒也是被他们抓来的,他力持镇定,直到看见苏秒头上的木簪他才暗暗松了口气。

    “把牢门打开。”苏秒一副正主儿的架势命令守卫,守卫却只敢在得到宗主同意后方才打开牢门。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同他讲,你们不许偷听!”

    苏秒鼓起腮帮子,瞪着圆圆的眼睛,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样,她手脚并用的将两个御凫宗里最尊贵的男人赶出去。

    待目送二人离开,确定他们已出了安全距离,苏秒这才走了进去。

    苏秒双手环胸,上下打量这位老    者:“你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糟糕嘛!”

    “见到姑娘安好,老朽就放心了。”

    老人家声音沙哑,像是许久未曾开口说话,用尽了全力方才说得完整,声音在幽暗的地牢中更显诡异。

    “说说看吧,当初为什么要带着它出现在世人面前?你应该知道它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危险,还是你……目的就是要挑起纷争?”

    苏秒取下发簪,并将冥咻取了出来,放在老者面前晃了晃。

    尤应德眼睛死死盯在冥咻上,渐渐的,他红了双眼,眼里有泪水在打转。

    “我乃冥咻守护者,岂会让它陷入危险之地,实在是……”

    说到此处,尤应德哽咽了,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后,便垂下头,许久都不见他有后话。

    又过了许久,尤应德才缓缓抬起头,目光悠远:“我们一族世代守护冥咻,从未出过纰漏。但天有不测风云,我族有人染了怪病,怎么也治不好,甚至还会传染。”

    “我身为一族之长,断不能看着族人一个个死去而没有作为。那日,听闻紫瑆现世,我便想着去将紫瑆夺来,合我们冥咻一起拼出前往仓沅陵的地图。如此,我便能将族人们带入圣地。”

    “传闻圣地集天地灵气,乃人间仙境,是个极乐净土,但凡进入仓沅陵之人,便能无病无忧,长命百岁。”

    苏秒不解:“不是说仓沅陵有灵兽守护,唯有圣女方能降服?”

    “话虽如此,可传闻圣女已逝。我也是救人心切,想着只要找到仓沅陵,定能想出降服灵兽的法子,事在人为。”

    “就只是这样?这至于让全天下为之疯狂吗?”苏秒小声的嗫嚅,觉得仓沅陵也不过如此嘛!

    尤应德听见苏秒的自言自语,便接口道:“自然不止于此。关于仓沅陵的传说众说纷纭。有传闻仓沅陵藏有绝世宝藏;也有传闻仓沅陵里藏有旷世武功秘籍,更有传闻仓沅陵中有一宝,得之者得天下。故而,无论是官道、商道,亦或是江湖,均对仓沅陵趋之若鹜。”

    “不过就是传说罢了。”

    “虽是传说,但既然求医不得,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也不会放弃,我定不能让守护冥咻一族在我手上灭绝!”

    看着老人家突然情绪激动起来,    苏秒悄咪咪后退了一步。

    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会不会紫瑆的守护一族也出了什么问题,急需大量资金?但怎么说也不该把紫瑆拿出来卖呀,这不是在祸乱天下吗?

    冥咻又是怎么走漏风声的?族中内斗?

    苏秒脑中浮现各种各样的梗。

    这些原著从未提及,是剧情需要,还是剧情漏洞?

    哎,不管了,与她无关!

    “你的族人在什么地方?我正好认识妖医的弟子,或许可以让他去试试?”

    苏秒想到余旬书,没准他真能治疗呢?

    听到妖医,尤应德再次激动起来。

    是他找了许久都不曾找到的那个妖医吗?!

    “若是有妖医的徒弟出面定是最好的,只不过……”

    尤应德高兴的神情并未保持太久,说着说着,他便黯然神伤的垂下头:“我曾告知族人,若是我出事了,他们便立刻迁移,如今,我也不知他们身在何处……”

    “姚宏呢?他应该知道吧。”

    或者猛陊。不过猛陊此时也不知去向,可惜姚宏身在西晟。

    “宏儿……对,宏儿一定知道!”

    “那行,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再问你个事,你记得路线吗?”

    苏秒一手提起冥咻,一手指了指。

    尤应德知道苏秒指的是冥咻上的地图,对于她的问题虽多有不解,他还是老实回答了:“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来。”

    “那就好,以后我怎么处置它你可不能有意见。”

    苏秒狡黠的看着尤应德,四目相对间,尤应德突然意会了苏秒的意思:“你是想……”

    作者有话要说:预收现言小甜饼《黑化男票总想套路我》请求支援呀~

    安逸和阴钊交往的第1285天才发现,原来斯文儒雅是阴钊的伪装,他实际上是个善耍阴招的心机婊。

    伪善了1285天,阴钊终于在安逸大学毕业那一天将她吃干抹净。从此,他不再伪装,什么温柔,什么大度,不存在的。

    经过三年的谋划,好不容易将她骗入掌心,怎么可能再让她逃掉?

    阴钊:从遇见你开始,你就在我的所有计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