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今日之事,已经传遍了全府,阮巡自然跟裘鸣凤汇报了。

    裘鸣凤说到,“看起来,安排的那件事情,还得过几天才能爆发。不过她此次救了王爷,看起来封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该死,本宫禁足期间,让这个狐媚子得了先机。到时候,她成了妃,那件事对她的影响,看起来也不大了。本宫须得找点儿猛料才行!”

    “奴才必会为了娘娘,万死不辞!”阮巡说到,他低着头,都不敢多看裘鸣凤一眼。

    阮巡常常会半夜睡不着,从梦中惊醒,醒来便是裘鸣凤对着她摆手的样子,她唇红齿白,妖艳动人,明媚张扬,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人间绝色,是他永远都触碰不到的人间绝色,他不是柳下惠,不想永远对她俯首称臣,永远为一个女人服务,他想要回报,那便是有朝一日,能够摸摸这个女人,碰碰这个女人,可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是淮南王周烨的女人。

    淮南王这个人,他是了解的,让周烨戴绿帽子,那是绝对不可能,除非――死!

    看着今日一身素衣素裙的裘鸣凤,竟然别有一番良家女子的风情,不是往日里盛开的牡丹了,有种空谷百合的感觉,可他只能在远离她的地方,不能碰她,阮巡只觉得喉头发紧,他每日里都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春梦。

    裘鸣凤虽然知道阮巡的心思在她心上,但对他这些微妙的男人心思,却不察,又或者说,假装不知道。

    “蔡文柳怎么样?”裘鸣凤又问。

    “她在大理寺,拒不招认,因为刚刚流过产,又是太子妃的身份,她不招供,证据链就不闭合,别人奈何不了她。”

    裘鸣凤冷笑,“她还真是幼稚,她已经失了人心了,却盲目保住自己的面子,本宫估计,她正妃的位子是保不住了。”

    阮巡没说话,看了裘鸣凤最后一眼,告退了。

    *

    是夜。

    永宁宫的密室。

    “王爷,真打算让娘子一个人在披览殿过一夜?”靳东凯问她。

    周烨在喝茶,白天的那场兵荒马乱俨然已经过去,他没有回答靳东凯的问题,反而问到,“冬天的兵马战略可做好了?”

    “今日您刚刚出门,兵部就把奏折送来了。奴才放在您披览殿的书桌上了,王爷要看吗?若要,奴才现在去给您取来。”靳东凯是一个死忠死忠的奴才。

    “不用。不要打草惊蛇。”周烨目光沉静如海,平静无澜。

    “蛇?谁是蛇?”靳东凯显然一头雾水。

    周烨只在喝茶,并没有多说。

    周烨是一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主儿,今日杜九凤说“剑上有毒”就表明了,她知道璃国的刺客会行刺这件事情,以及和她联系的夏玄,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她,就是璃国的细作。

    呵呵,细作。

    如今,杜九凤伤了,璃国的人,会放任不管?不会的。

    他且静待那个人出现,给杜九凤解药就好。

    *

    披览殿里,确实有一条蛇――夏玄。

    淮南王府今日守卫并没有丝毫的松懈,甚至因为今日发生了刺杀的事情,府中特意加强了防卫,不过,这些对夏玄来说,都是小菜一碟,而且,披览殿中,就只有两个侍女,可能侍女觉得九凤就是个妾,所以照顾得不免松懈,他用了一根沉睡香,那两个侍女便困得不成样子了,打着哈欠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看到九凤这里这般冷清,夏玄竟然有了一丝丝的难过,不晓得为什么。

    原先,他自认为自己是铜墙铁壁,受到了父皇对待母亲的那种冷淡,对男女之情早就没有期待,他是禁欲之人,可自从那日在梁上,看到了周烨和九凤的云雨,他的情感,便如同墙头草了,开始往九凤这边倒。

    这真是该死!

    大约此时的夏玄认为杜九凤是他的人,他的人受到了冷落,那是他不中用。

    这种情感,非常微妙,他亦无法理解,一直以来,他都给自己贴了标签:为了吞并载国,他再所不惜,他只会利用,不懂任何人的感情,对杜九凤也一样。

    如今看到杜九凤眼皮沉沉,嘴唇发黑,一副衰败之相,竟然萌生了恻隐之心,他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一颗小小的药丸,给九凤吃了。

    夏玄一直看着杜九凤,面色从苍白逐渐有了血色,嘴唇的黑紫在渐渐褪去。

    今日刺客行刺之事,不是他指使的,是他大哥夏侯沉渊的人,夏侯沉渊这个人,没有智谋,以为刺杀了周烨,载国就是他的了,真是笑话,今日夏玄看到城中墙上留下的璃国暗号了,知道有璃国的细作来了载国,他便猜到他们此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幸亏他及时阻止了行动,那声口哨便是他吹的,他是璃国的二皇子,刺客也要听他的。

    夏侯沉渊的亲生母亲邓令华是璃国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夏侯沉渊子凭母贵。

    所以,即使夏侯沉渊没有夏玄这么有脑子,可他在宫里却是太子的地位。

    夏玄的亲生母亲是最末的妃位,所以,即使夏玄的造诣比夏侯沉渊高一百倍,他也得不到父亲一丝一毫的垂青。

    “九凤。”夏玄看着杜九凤逐渐红润起来的面容,握了握她的手,他不能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要赶紧走。

    出了披览殿的门口,夏玄左右打量了一下,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一个纵身,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杜九凤是半夜醒来的,等想明白她为什么躺在这里,她有些疑惑,要知道璃国剑客的剑上可都是淬了毒的,前世,宫中太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解药,其中有一喂药,叫做巴戟天,是非常难得的,靳东凯骑着快马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怎么今生,她感觉自己醒来的这么容易?

    杜九凤从床上起来了,她有心想问问周烨怎么样了,可披览殿里安静地可怕,只有两个侍女,她怎么摇都摇不醒,她便放弃摇了,三更半夜,不晓得周烨在哪个宫里就寝的,所以,即使满腹的担心和狐疑,她也只能等明天再问了。

    而且,她醒来,没有看到周烨在床前,她竟然有些隐隐的失望。

    似乎今生,杜九凤的心,一直往周烨的身上飘摇呢,可这不是很好吗,她和周烨,本来就是夫妻啊,好像,他就只对她一个人说过“为夫”这样的字眼,想想,杜九凤便觉得心里很暖。

    杜九凤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花,觉得有些乏,便在披览殿里走动起来,走到了周烨的书桌前,给周烨收拾起书桌来,其中有一份最新的兵部奏折,杜九凤不小心掉到地上了,捡起来的时候,她不小心看到了,上面说,十一月到十二月之间,攻打狄戎一族。

    狄戎在载国和璃国的中间,是两国中间的一个小国,上次载国攻打璃国,是绕道狄戎。

    记得前世,夏玄曾经让杜九凤打探载国的战略部署,虽然之前夏玄若有若无地给杜九凤讲过兵法方面的内容,但杜九凤还是不大懂,她隐约觉得,今生,夏玄还是会继续问这个问题的,所以,便留了心,心想:若是他问起来,她便往相反的方向说。

    夜半三更,整个王府也是寂静的,杜九凤便又回去睡了会儿。

    第二日,她是被一声喜庆的女子的尖叫吵醒的,醒来便看到周烨坐在她的床边。

    周烨的手试了试她的额头,说到,“毒已经解了。”

    “贱妾中毒了么?”杜九凤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是。御医费了好大的功夫,才配制出了解药。”周烨说到。

    “王爷没事吧?如果贱妾不去,可能王爷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累赘。”杜九凤歉疚地说到。

    “不管怎么说,凤儿总算是替本王挡了淬了毒的剑。头功一件。”周烨挽了挽自己的衣袖说到,“凤儿想要什么?”

    “这是贱妾的本份,不是为了讨赏。”

    周烨笑了一下,“你不要是你的事,若本王不赏,是会寒了人心的。”

    杜九凤愣了一下,心想:周烨当真会用人,拎得清。

    “封你为妃如何?”周烨在床上坐定,很正经地看向杜九凤的方向。

    “这――”虽然杜九凤一直在想封妃的事情,但是“封妃”两个字就这么突如其来地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她心中无波无澜,无惊无喜,就是觉得有点儿突然。

    “封为和裘鸣凤平起平坐的侧妃,给你取个封号,如何?”

    杜九凤还有些呆呆的,“王爷~”

    裘鸣凤在侧妃的位置上,很久了,也可就是个侧妃,没有封号的,面对周烨的这番宠爱,杜九凤自然诚惶诚恐,她要从床上下来,谢王爷,可终被周烨劝住了。

    “什么封号好呢――”周烨的口中,自言自语地念叨。

    杜九凤则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庆妃”,她讨厌“庆妃”这两个字,前世,这两个字,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姬的本色,杜九凤的心,忽然间,狂跳起来。

    “庆妃如何?”周烨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对着杜九凤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