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童云霜努力解释着,她一双美目通红,整个人一副饱受误解的楚楚可怜样子。

    尤醺z不为所动,甚至视线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只是问自己的儿子:“是这样吗?”

    “真的,醺z哥,我怎么会欺负辰辰呢!”

    “我告诉辰辰晚上我们去参加宴会,他可能是不开心了……”童云霜避重就轻,把刚才的事情又叙述一遍。

    女人样子无辜至极,还因为尤醺z的怀疑,眸子中出现泪光闪闪的委屈。

    “醺z哥……”她的嗓音是恰当好处的甜,掺着若有若无的泣音,最能引起别人怜惜了。

    尤醺z终于正视她了,男人烟灰色的眸子眸扫过来时,童云霜娇弱的低下头。

    女人很清楚,从这个角度看,刚好能看到她一段纤柔白嫩的脖颈。

    尤醺z看向女人,只是因为童云霜的称呼让他接受不了,男人眸子闪了闪,因为想不起这个女人的名字有片刻的停滞。

    但这不重要,他语气疏离道:“我们不熟,这位小姐还是叫我尤总吧。”

    “哈哈……这位阿姨,我爸爸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您就别和我们装熟了。还一口一个哥,你是想做我小姑姑吗?”

    爸爸那张面瘫脸,尤醺z此刻觉得顺眼极了!

    尤遇辰弯了弯眼睛,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齿。他说话时语气不含嘲讽,但话语的内容是精准戳到痛处。

    坏阿姨表现的和爸爸很熟,爸爸却根本就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觉不觉得丢脸。

    肯定是觉得丢脸的。

    童云霜猛的抬头,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尤醺z,声音微微尖锐:“你不知道我是谁?”

    尤醺z眼神淡淡的,一句话都没有说,无疑是肯定了这个答案。

    童云霜这次是真的想哭了。

    她在他后面追了三年,尤醺z居然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童云霜一幅受了沉重打击的样子,对她好感度很高的孙总助不由的心疼。

    他在旁边悄悄叹了口气。

    尤总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除了他的工作和家人。夫人意外离世后,尤总工作之余的所有精力几乎都用在两个小少爷身上了,像是想用父爱弥补他们缺失的母爱。

    孙总助给尤总管理公事和私人行程,可以说是最了解尤醺z的人了。

    老夫人三年来不知道给他安排了多少名门千金,虽然尤醺z都不见,但总有很多女人争着去尤家老宅拜访,还有不少等着被塞进公司秘书部的。

    尤醺z是个香饽饽,谁都想抢。

    在这一众女人中,童云霜是存在感最强的,但这个存在感对尤总是没有影响的。

    除了工作和家人,尤总就像座冰山,把周围的一切都隔绝在外了。

    或许在别人眼里很离谱,但尤醺z记不住童云霜这个人,其实是很正常的。

    别人女追男是隔层纱,在尤总这里,隔的就像是茫茫冰川。只要尤醺z没有那么那个意思,任凭这些女人怎么火热,他都能完全不受干扰。

    就像是现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都因为他落泪了,尤醺z只顾着低头问儿子。

    “是她说的那样吗?”

    冷面爸爸得亲自向儿子确认,他没有被欺负。

    “嗯。”纵使心里讨厌极了这个女人,尤遇辰是不屑说谎的,他点了点头。

    “……醺z哥……尤总……”

    在看到男人眼里的不耐烦时,童云霜委屈的改掉了称呼,她啜泣道:“总之我解释清楚了,我没有欺负辰辰。”

    “晚会,晚会就快开始了,我答应了阿姨今晚给你做女伴,我们出发吧。”

    她这段话就说的挺高明的,分明是童云霜迫切想和尤醺z一起参加晚会。话语稍微转了转,就成了她答应帮了长辈的忙,显得懂事又得体。

    女人看向尤醺z的眼神带着藏不住的爱意,纵使刚才他令她非常伤心了。

    被尤总伤过的心何止这一个?

    孙总助暗暗叹气,提醒道:“尤总,我们现在要为晚宴做准备了,再耽误下去,有可能会迟到……”

    女伴的事情是给老太太答应的,她和尤醺z说好了,应了她酒会这一次,这段时间老太太能消停一阵。

    不管是童云霜还是林云霜,反正就是个工具人。

    “你身上的衣服,现在方便吗?”尤醺z皱着眉头问道。

    童云霜扯出个笑容,干巴巴的说:“没关系的,反正也要去做造型。”

    酒会在晚上九点,现在才下午六点半多一些。孙总助刚刚提到时间不充裕了,里面就包括了去做造型的时间。

    男士也是需要收拾一下的,但换套衣服就差不多了。就是女士麻烦,要花很长时间化妆打扮。

    尤醺z没有多言,但微微嫌弃的表情无声说明了一切。

    童云霜今天这颗心被捅满了窟窿,但她面上还得带着笑意,说:“尤总,我做造型很快的。”

    “皮肤底子好,化妆花的时间少。”

    “嗯,麻烦你了。”

    尤醺z语气简直不能太客套了,纯粹是对晚会工具人女伴的客气感谢。

    让童云霜扎心的还在后面,他们下了楼之后,童云霜才知道有两辆车。

    一起去参加个酒会,他们居然都不做同一辆车!

    弯腰钻进汽车,童云霜咬着牙狠狠攥了攥拳头。

    另一辆汽车里。

    司机在前面开车,尤醺z带着儿子坐在后面。

    尤醺z道:“那种场合不适合你,等一下让司机送你回家做作业。”

    这个安排本身是没毛病的,酒会太无聊,尤遇辰压根就不喜欢。

    可从爸爸嘴里说出来,尤遇辰莫名就觉得自己被瞧不起。

    男孩抬了抬下巴,不悦道:“什么场合我应对不了?那群老狐狸吗?”

    在别人眼里他们是成功的集团老总和企业家,但尤遇辰的脑袋就像被商业之神吻过,天赋好的让人嫉妒。

    别说那群人了,车里的这个可是a市最厉害的总裁,还不是他的手下败将?

    单看儿子的表情,尤醺z就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

    他倒是没有动气,眼神平静的望着这小子,问:“一个喝酒的场合,你要进去喝奶?”

    喝奶怎么就不行?谁说牛奶就比不上红酒?

    尤遇辰是想反驳的,但想了一下人来人往的晚会,别人手里拿着红酒香槟,自己这个小豆丁在里面端着杯牛奶……

    小男孩赶紧摇了摇头,他才不要过去呢,让一群手下败将嘲笑自己吗?

    还是回家好了,虽然家里也够无聊的。

    两辆车子不是直接去酒会场地的,而是先去了一个私人造型室。

    尤遇辰跟着爸爸待了一会,自己捧着ipad玩到也不觉得无聊。

    如果那个讨厌阿姨不在就好了。

    尤遇辰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会这么惹人心烦?

    纵使小男孩智商高达200,还有超高的经商天赋,但毕竟人生阅历浅,尤遇辰不知道这个世间有种奇特的生物。

    绿茶表。

    识不破它们的人觉得它千百般好,能看穿的人就知道它们有多讨厌。

    尤遇辰还是个小孩,但骨子里流着父亲的血,天生嗅觉敏锐。

    不被这种人迷惑,自然就讨厌她至极。

    …………

    尤爷爷早几年就去世了,尤奶奶身体倒是很健康,精力旺盛的成天折腾。

    尤遇辰回到家时,尤老太太还没有回来,管家说她和自己的老姐妹赏花宴还没有结束。

    诺大的别墅,除了佣人们就没有别的亲人在了。

    尤遇辰闷闷不乐地回了自己的房间,晚饭也没有胃口吃了。

    晚上和自己的同胞哥哥开视频,屏幕里是和小男孩一模一样的脸。

    两个兄弟聊了会天,尤遇辰烦闷的心情好了挺多。

    哥哥去参加计算机比赛了,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小城市。连飞机场都没有,还得从a市飞到临近城市,然后再转高铁。

    虽然双胞胎各方面习性很像,但尤遇辰比哥哥娇气一点,他晕车,连火车都晕。

    不想遭受一路折腾,尤遇辰这次就没有跟着哥哥去比赛。

    要不是哥哥不在,尤遇辰自己无聊,他才不会去公司找老爸呢。

    平时尤遇辰可不乐意和他玩。

    屏幕里的小男孩很有兄长风范,嘱咐弟弟:“你早点休息,明天还得去学校。”

    尤遇辰敷衍的点点头,问他:“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手机里的男孩回答道:“这边还没有结束,估计得下星期。”

    下星期!

    小男孩想到还得这么长时间见不到哥哥就心烦,他不满的抱怨:“真是服了,比个赛还得跑到那个破地方……”

    因为不能和哥哥在一起,连比赛的城市都受到了尤遇辰的迁怒。

    计算机方面的事情尤遇辰不太懂,但是哥哥特别热爱,哥哥之前给他介绍过这个比赛,尤遇辰不感兴趣就没好好听。

    总之是和一个早逝的黑客天才有关,举行这个比赛大部分是为了怀念他,所以特地选在了他的家乡。

    “好了,你在家这几天安分点,别总和奶奶闹矛盾。你听话,我回去给你带特产。”尤遇瀚笑着安慰弟弟。

    说来也是奇妙,这对双胞胎明明长的一模一样,但那相似的脸庞上,尤遇瀚看着就比弟弟稳重很多。

    尤遇辰哼了声,道:“算了吧,我对那个破地方的特产不感兴趣。”

    一个五线小城市,好像叫什么莞城,连机场都没有建好,能有什么好东西?

    “哥,你比完赛就赶紧回来,不要在那里多待。”

    尤遇辰特意多叮嘱了哥哥几遍,他气哼哼的,还是满满的孩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