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喻老精力不济,今天又着实耗费了心神,很快就又昏睡过去,护工连忙把喻老推进屋。

    沈画也跟了进去。

    “我给老师按摩一下。”沈画说。

    她这个便宜弟子,能为老师做的的确不多。

    说着,她又写了一个药方,递给孟怀:“孟老,麻烦您按照这个方子配药,也还得再借您金针一用。”

    孟怀嘴唇微微颤抖:“老师……不好了?”

    沈画说:“半年。”

    顿了顿,她又说:“我能让老师舒坦些。”

    孟怀的眼泪瞬间涌出,深吸口气:“叫师兄。金针倒是不必再借,老师那套传给你了,你用就是。”

    他捏着方子快步走出去。

    霍延抿唇:“喻爷爷是为了我……”

    他情绪低沉,浑身仿佛都被冰冷笼罩。

    沈画想跟他说话,却见他固执地低着头闭着眼睛,不看她,整个人都充斥着自责。

    她有些无奈,抓住他的手,按了一下他的手心。

    他总算抬头看她。

    沈画说:“喻老很开心。”

    霍延紧抿着唇,又飞快地仰起头不断眨眼睛。

    沈画无奈,仗着他个儿高,仰起头就当她看不到他在哭?

    沈画给喻老行针按摩,孟怀给喻老喂药。

    之后,沈画和霍延先行离开,孟怀在这儿守着老师。

    从疗养院出来,霍延直接让司机开车到附近的清水湾别墅。

    “我以前住这儿。”霍延说,“你也住我家,见喻爷爷很方便。”

    沈画:“……这儿离市区太远,我下午就得去一趟农大,跟陈教授约好了,有个重要的研究要做。”

    霍延:“从这边到最近的地铁口只要10分钟,我可以送你去坐地铁。地铁到农大你只要换一条线就到。大约要30分钟。”

    他说着,又补充一句:“很快了。”

    沈画挑眉:“你坐过地铁?”

    霍延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

    霍延:“我记得住地铁线路图,算一下就好。”

    沈画失笑:“那好,住你家。不过这个研究非常重要,我可能会早出晚归,可能会打扰你休息。”

    霍延立刻摇头:“不会。”

    那就这么说定了。

    霍延的这座别墅,应该是从他退圈之后就没住了,他一直待在小县城那边。

    不过显然,这里经常有人打扫,而且知道他今天回来,这里已经重新打扫收拾过了,冰箱里也都塞满了新鲜的食材,桌上摆着诱人的水果。

    霍延明显并不喜欢家里有别人,保姆在尽量减少存在感,甚至都不住在这里。

    霍延带沈画上楼,指着东边面湖的大房间说:“这间卧室给你,我在另一边。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叫你吃饭。”

    房间真大,装修风格很简洁。

    窗子外面是大片的绿地,不远处就是一片湖,风景绝佳。

    沈画着实有些累了,也没心思欣赏美景,把行李箱打开,找了换洗衣服去洗澡,回来又把行李箱里的衣服给挂起来。

    这衣帽间太大,她那几件衣服显得孤孤零零的。

    午餐送到,霍延过来叫她下楼吃饭。

    他也已经洗过澡,换了件垂感极好的白色丝质衬衣,沈画注意到他甚至戴了袖扣和手表。

    “要出门吗?”沈画问。

    霍延:“不。”

    沈画有些莫名其妙,又不出门,只是下楼吃个饭,用得着穿这么正式。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霍延真是秀色可餐啊!

    午餐是“十味”外送来的。

    她最喜欢这家的红烧肉,但她记得这家是没有外送的啊,位置都很难订呢。

    红烧肉、狮子头、小牛排、咸水鸭、清蒸石斑鱼、蒜蓉木耳青菜,还有一个莼菜羹。

    菜量大得一点儿都不像是“十味”的风格。

    味道更是没的说!

    沈画吃得格外满足。

    霍延饭量不大,一小碗米饭,一点鱼肉和青菜。

    沈画用公筷给他夹了块红烧肉:“这才是精华,尝尝。”

    霍延迟疑了一下,尝了一口,没有想象中那么腻,他吃了一整块,笑道:“好吃。”

    “呵,咸淡你都尝不出,好吃个鬼。”

    现在霍延根本没有味觉,嗅觉也仅剩一点,这种状态下吃饭,简直味同嚼蜡,煎熬一般,也亏得他从来不提。

    她又道:“不过你确实应该多吃点肉,身上瘦得都皮包骨了。要是吃着不觉得难受,就多吃点。”

    霍延乖巧点头。

    但胃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大起来的,剩下的菜都进了沈画肚皮。

    她的食量简直是几何式增长,无他,异能施针实在是消耗太大!

    吃过饭,沈画也没耽误,就准备去农大。

    霍延开车送她到地铁口。

    这次她没化妆,板寸头白t牛仔裤,背了个运动款的斜挎包,一路上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也不断有人看她。

    终于,某两个窃窃私语的小姑娘凑近她,低声问:“你好像一个明星哦。”

    沈画正拿着手机跟陈教授的助手岳丰联络,闻言淡淡地道:“是吗?你们倒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两个小姑娘顿时兴奋起来:“对对,你长得特别像沈恋!你认识沈恋吗?”

    沈画:“现在认识了,跟我像。”

    “先确定一下,你是小姐姐对吧。”小姑娘又问。

    沈画眨眼:“我的性征应该很明显。”

    小姑娘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激动得脸都红了:“你气质好a啊,特别像性转版的恋恋!”

    沈画:“……你们恋恋是男的?”

    “女的呀!”

    “我也是女的,怎么就性转版了?”

    “啊啊……就是……就是你头发比较像男生,气质眼神又特别特别a!我们恋恋帅起来肯定也是你这个样子的!”

    沈画想了想,她作为沈恋当明星的时候,俞红英给她规划的路线就是祸水美人的那种,再加上她特别宝贝自己的长发,因此在粉丝心目中,沈恋就是个倾国倾城又温柔的大美女,跟帅啊a啊不搭边的。

    “小姐姐我们可以合个影吗?”两个小姑娘小心翼翼地问。

    沈画猜到这两个可能是她从前的粉丝,在经历了她全网黑料之后还能如此,估计是为数不多的亲妈粉了。

    她点头:“可以。”

    沈画比两个小姑娘高一头,她站在两个小姑娘侧面,目光清淡,唇角微微勾起。

    “好了,谢谢呀。”小姑娘拍完照开心地说。

    沈画嗯了一声,再度拿起手机,接收陈教授助手岳丰发过来的通行证。

    两个小姑娘见她忙,就悄悄地躲到边上去了,兴奋地小声议论着什么,又忍不住老是看沈画。

    下一站,上来一个孕妇。

    沈画已经接收下载好通行证,刚收起手机,就看到上来的人群中,夹着一个脸色十分难看的孕妇。

    还真巧,是那个低血糖的五胞胎。

    沈画顿时皱眉。

    刚想说什么,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是霍延发的微信,问她地铁挤不挤。

    沈画回了俩字:不挤。

    刚要再说点什么,忽然有人惊呼起来:“血,她流血了!”

    沈画猛然抬头,暗道一声该死,这都什么孽缘。

    流血的,可不就是那个五胞胎孕妇么!

    她连忙跑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孕妇,大声跟周边的人说:“我是医生,都让开点!帮忙联系救护车在下一站接人!”

    鲜血从孕妇腿上流出,地上很快就红了一片。

    身上没有金针。

    她顾不得许多,连忙用手压住穴位,给孕妇止血。

    “我肚子疼,救,救我……”孕妇死死地抓住沈画的胳膊,哭着哀求。

    沈画很想骂人。

    之前碰到她那次就跟她说过,叫她立刻去医院检查,多胎且她的子宫状况很差,应该尽早终止妊娠,并且绝对不能独自一人出门。

    她这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医生最讨厌的就是不遵医嘱的病人。

    可最终,沈画只是吸了口气,缓声说道:“别怕,你不会有事,下一站就有救护车。你别睡觉。你怎么一个人出门,家人呢?”

    沈画压住穴位给她止血,孕妇不再出血,渐渐的痛感也消失了不少,她没刚才那么惊慌了,小声说,“我老公打听说海一院产科的郭主任很厉害,叫我再换这边看看……本来我婆婆陪我来的,正巧我大姑姐今天调休,她一直月经不调,我婆婆要带她去看中医,就叫我自己过去,我想着也就几站路,应该没事……”

    孕妇说话速度非常缓慢,等她说完,地铁下一站已经到了。

    救护车就在外面等着。

    急救人员抬了担架上来。

    沈画跟孕妇说:“你想保住命的话,这胎一个都不能留。调养好身体,以后还有生育的机会,否则,连你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把孕妇交给急救人员,并且叮嘱急救人员按住某个穴位,以免孕妇还没送到医院就因失血过多而亡。

    急救人员对沈画很好奇,也不懂为何按住穴位就能止血,但见沈画一松手,孕妇就真的又开始流血,急救人员赶紧按照沈画教的按住那个穴位,孕妇竟然真的不流血了!

    孕妇非常害怕,抓着沈画的手不让她走,“你能救我吗?你在哪个医院,我找你行不行?”

    沈画:“我只是个实习生。”

    孕妇顿时脸色一变,失望地丢开了沈画的手。

    孕妇被救护车接走,保洁清理了车厢,地铁重新运行。

    沈画的白t和牛仔裤上都沾了不少血。

    这会儿也没得换,等下了地铁再说吧。

    但……

    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先前看到她救治孕妇的还好说,后面上来的,看到她都赶紧退后好远。

    沈画自己倒是没觉得什么,只是怕有些不方便,待会儿出站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地铁站的安保拦。

    “小姐姐,我外套借你一下。”

    还是刚才的那两个小女生,竟然一直没走。

    其中一个把自己身上特别宽松的防晒外套脱下来给沈画。

    沈画想了想,也没拒绝:“谢谢。衣服多少钱,我加下你微信,转给你吧。”

    小姑娘眼睛发亮,立马拿出手机加了沈画微信。

    可是等沈画问她多少钱时,小姑娘却说:“不值钱不值钱,嘿嘿,我就是想加小姐姐你微信。”

    沈画坚持要转。

    小姑娘咬牙说:“那就转11好了,我们家恋恋的生日。”

    沈画想了想,给小姑娘发了个110的红包。

    到站后,沈画就下去了。

    出站的第一件事,是在附近随便找家店,买衣服。

    大学城这边服装店还是挺多的,随便进一个,随便挑一身就行。

    沈画依旧选的是最方便的白t和牛仔裤,换下来的衣服跟店家要了塑料袋装好,送到附近的分类垃圾处。沾了血的衣服,她短时间内又没空清理,就不打算要了。

    天太热。

    沈画看了下跟陈教授助理约的时间,还来得及,就拐进一家冷饮店,要了份鲜百香。

    拿着饮料往农大门口走,有通行证可以直接进学校。

    问了下保安陈教授实验室怎么走,她就一边喝饮料,一边走过去。

    一进校园,气氛都不一样了,很容易让人放松。

    沈画不疾不徐地走着,回头率很高。

    一辆黑色奔驰从她身旁试过,又停了下来,缓慢倒退到她跟前,车窗降下来,开车的是一个女人。

    “沈画?”

    女人有些不敢认一般,但很快就肯定地说,“是你吧,沈画。”

    沈画从记忆力搜罗了一下,才算想起这女人是她大学同学。

    她毕业的时候就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改了艺名进娱乐圈。

    “曹佳。”沈画叫出了女人的名字。

    曹佳打开车门下来,笑呵呵地说:“我就说不会看错,真是你啊沈画,这两年你都去哪儿了?我们都当你出国了呢。”

    沈画没吭声。

    曹佳又问:“你今儿来这儿做什么?”

    沈画:“有点事。”

    曹佳想了一下,表情顿时有些狐疑:“沈画,你该不会是来见维明的吧?”

    “谁?”沈画皱眉。

    “褚维明啊!你以前不是暗恋他么,他出国你还大病一场。现在维明才刚回国你就知道了?”曹佳有些警惕地说,“我说沈画,我跟维明在国外就确定关系了,你该不会是要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