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阿睿?”

    来人是凤柏泽。

    男人眉头紧皱,看着床上的两人。

    凤睿泊一看见他,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他将安祖儿稍稍掩到身后。

    而安祖儿看到那处模糊得似门一样的东西,有些惊讶,艹,这屋子光线实在太暗了,她压根没有发现那里!

    此时,从小窗外透进来的光把两个人照得全身都白白的。

    两人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

    凤柏泽轻哼一声,将身上的夹克解了扔到了凤睿泊身旁,嘴上的烟扔到地上,使劲踩了踩,“我们他娘的找了一个晚上,我他妈还以为你被人分尸了,你倒好。”又瞧了几眼安祖儿,“啧,第一次有点厉害的嘛。”

    “……”听着二哥的轻嘲慢讽,凤睿泊也不敢还嘴,只能讪讪地将夹克拿了过来,先把安祖儿好好的盖上,自己再找了找之前脱下的衣服,给自己穿上。

    待穿好后他又遭到了来自安祖儿哀怨目光の攻击。

    他刚刚太着急,忘记把衣服给她也捎带一下了。

    少年尴尬地挠了挠头,只能摸着黑又把先前脱下的裙子给她拎来,脸红得像个小番茄。

    凤柏泽见这两人的目光交流和行为举止,眉头紧皱又抿着嘴,颇为认真地说道:“凤睿泊,二哥警告你,这种事情,你是碰不得的。”

    凤睿泊听后只能乖乖地点了点头。

    安祖儿听得一头雾水,这种事情是指和她发生关系吗?

    她扯了扯凤睿泊的衣角,示意他过来。

    凤睿泊凑了过去。

    安祖儿用手挡住,靠在他耳边,声音压低了,“怎么?只准哥哥放火,不许弟弟点灯了?”

    凤睿泊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她言语间的意指,脸顿时爆红,“不……不是,这个……额……”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少女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少年羞涩忐忑的神态和略显局促的动作,让安祖儿感觉到她在这里经历的事情,已经反映出她所经历的现实开始越来越偏离小说的初始设定了。

    不明明是鬼畜系肉文男主吗?

    “?你们他妈是还要交谈一下床后感受吗?”凤柏泽见两人还磨磨唧唧的,有些不满了起来,双手抱胸前,“你叁哥还在外面等我们,收拾收拾赶紧走。”

    床边两人只好赶紧离开。

    安祖儿听到凤哲清也在的时候,莫名心口处冒出了有些不好受的情绪。

    凤睿泊一脸平静。

    待两人俯低身走出门,凤柏泽断后。

    男人用手电照了照室内,黑暗的屋子瞬间被点亮。

    等到他看见那正对着床的天花板上印着的“囍”字后,瞳孔骤然紧缩。

    安祖儿和凤睿泊出来后才知道,二哥把他手下一支小队都派出来找人了,此时正有四个人守在门外,等着他们。

    原来这间屋子是一件平房,一间只有一个小窗和小门的平房。

    两人在前面走着,突然发现理应在后面的凤柏泽不见了,于是又折返回去。

    只见男人那脸上一改从前的轻松和不羁,凤睿泊第一次见二哥露出这样的表情,连忙凑上去问发生了什么。

    凤柏泽看着他那还有些稚嫩的脸,眼神有些困惑和怀疑,暗觉有些事情或许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只能有些沉重地摇了摇头,随后朝两旁的士兵摆了摆手,示意继续留下。

    他朝那站在风中的凤睿泊和安祖儿说道:“往前走吧。”

    说完就领着他们两个走到了车旁,凤哲清坐在里面,闭着眼休憩,刚刚听到找到两人的消息后他才放松下来。

    “叁弟,你出来一下。”

    凤柏泽把车门打开,示意两人坐进去。

    就在这车门打开一瞬,安祖儿看见了凤哲清,男人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凤哲清听见了这句话,男人揉了揉眼,把旁边的车门打开,绕过了车尾,来到了凤柏泽身旁,他穿着那件风衣,被吹得衣袂飘飘。

    看那凤睿泊和安祖儿都坐好了,凤柏泽把车门给关上,随后向凤哲清说明了那间屋子的情况。

    车门很好的隔离了外界的声音,安祖儿尝试透过车窗看看他们的口型,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在讲什么,却发现玻璃上贴着的车膜很好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将头扭了过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祖儿姐。”凤睿泊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安祖儿顺着他的手臂往上看去,眼睛里有些疑惑。

    “我会对你负责的。”少年颇为认真的说道。

    安祖儿被这句话震得浑身一激灵,话都要仔细斟酌几下才敢说出来,“我想……我应该不用你负责……吧?”

    “我知道。”凤睿泊把她的手捏得紧了一些,他看了一眼安祖儿,随后眼眸垂了下去,似乎心情有些低落,嘴边似有些话吞了下去,“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要负责。”

    说完似乎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正观察着她的反应。

    安祖儿定定的看着他,脑回路却歪到了另一边,话虽如此,她眨了眨眼,这弟弟,怕不是要我对他负责吧?

    毕竟她拿下了凤睿泊的一血。

    虽然是用安柔的身体……

    想到这,安祖儿有些头痛和纠结。

    因为负责这两个字,从来不是单方面的。

    她安祖儿不可能永久性的呆在这具身体里,说不定哪一天就滚回自己的世界了。

    安祖儿看着他,摇了摇头,“不用你负责。”

    凤睿泊反而有些急了起来,“为什么?”

    安祖儿看着他这有些焦急的模样,朝他笑了笑,语调有模有样,“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凤睿泊无语。

    他知道这代表着祖儿姐不想继续聊下去了。

    他只能撇了撇嘴,“哼,肯定是因为叁哥。”少年赌气地把头扭到了另一边,“我建议你还是别想他了,他和晁洁才有可能。”

    安祖儿想要对他翻个白眼,但还是忍不住问,“他和晁洁……发展到哪一步了?”

    凤睿泊哼哼了几声,没好气地说:“你能想象到的都发生了。”

    安祖儿一脸卧槽地在座位上后仰:“我他妈就……”我他妈就说他怎么这么熟练,妈的。

    爷被骗了。

    “二哥。”凤哲清笑得有些惨淡。

    凤柏泽见他这样的神情,眉头不禁紧紧锁起,又想习惯性的抽出烟点上,却发现放着烟盒的夹克被自己解开扔给凤睿泊了,他有些不耐的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怎么办?”

    眼下这种情况。

    屋子被装饰成婚房模样,就差在床上用上红色叁件套了。

    天花板处的“囍”字红得妖冶仿佛透着血,红烛,红木,处处都是红色的摆件,似乎在恭贺新人洞房,实则将进入这间房里的少年少女催情偷欢,凤睿泊和安祖儿没有被下药,而是被这房里的诡异设置下咒了。

    “几乎无解。”凤哲清摇了摇头,“只能希望五弟和安祖儿可以忍得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