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而且听说有钱人结婚都要签婚前财产公证,这样就算离婚,女方也分不到男方的一分钱,想必自己应该也签了才对。

    不过就算签了,那些人肯定也觉得是在图他们傅家的钱。

    看上次去医院的那个都差赤.裸裸喊着要分家产了!

    “这个……”林助理轻咳一声,表情有些微妙,“傅总比较有主见,向来没有人能干涉他的决定。”

    易蓁:“……”

    看出来了!

    左右环视一圈,她忽然凑过来低声道:“那你们傅总以前总该有几个女朋友吧?”

    不然他的生理需求该怎么解决?!

    林助理一个劲在那里咳嗽,当余光瞄到楼上的人时瞬间脸色一变,立马若无其事的上楼。

    顺着对方视线往楼上看去,只见二楼不知何时站着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男人已经换了身休闲西服,一边理着腕表,就这么淡淡的望着楼下窃窃私语的两人。

    瞬间屏住呼吸,易蓁立马拿起遥控换台,就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就是眼神飘忽不定。

    不对,她又没有说什么坏话,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自己老公,完全合情合理合法。

    “您刚刚没有吃多少,不如先吃点这个垫一下。”阿姨忽然端上来一旁车厘子。

    说了句“谢谢”,易蓁故作淡定的拿过一颗塞进嘴里,余光却一直瞄着楼上的人,不知道林助理说了什么,很快两人又齐齐走了下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帮您拿包。”林助理又热情的走了过来。

    “不用不用!”

    易蓁连忙拿过自己的包,然后径直走在前面,为了给老人家留个好印象,她还特意化了个妆,相亲都没有这么郑重了。

    听说她老公的爷爷一直热衷于做慈善,还在很多偏僻山区都建了学校,还每年拿出傅氏的百分之二的盈利去救助贫困,虽然看人不能看表面,但至少应该不是什么刁钻刻薄的人。

    上了车,忍不住给江珂发了条消息,汇报了下行程。

    好吧,她就是紧张!

    淡定,傅爷爷很喜欢你的,还送过你手工的木雕花,虽然你婆婆尖酸刻薄了点,但不要怕,她都没有入族谱,你可是正经上过傅家族谱的人,地位比她高多了,怕什么!

    看到这条消息,易蓁总算稍稍松口气,关于这一点江珂应该不会骗她,只是上过族谱什么的听起来好像傅家很多人一样。

    “有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易蓁突然用手盖住手机,慢慢扭过头去看旁边坐着的人,然后露出了一脸官方微笑。

    傅钦阖着眼靠在那假寐,语气平静,“只有你一个。”

    眨眨眼,易蓁愣了半天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但眼神瞬间又狐疑了起来,明面上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但私底下谁知道,不然他以前的生理需求找谁发泄的?

    “我明白,明白。”她笑着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他要是心里不虚,为什么找这么多眼线盯着自己,还各种各样给她洗脑,要不是她了解自己,说不定就要相信了。

    显然对方是想要掩饰什么,或者怕自己得知什么真相!

    更可怕的是,自己还真的找不到真相!

    和有钱人斗太艰难了!

    车子穿过市区,慢慢驶入另一个别墅区,应该说是一个庄园,好像这里都住着傅家直系,里面的路全是摄像头还有保安,安保措施绝对没话说。

    不过也对,很多歹徒都喜欢绑架有钱人,这方面的确需要加强。

    等车子一路驶到一座大四合院前时,下车后她默默跟在了傅钦后面,直到手腕被握住,她别扭的低下头,但并没有挣开,与此同时,那股紧张也消散了不少。

    别墅区其他地方都是现代设计,唯有四合院比较复古,很显然里面住的肯定是傅钦爷爷,等一进院子,大门里倒是出来两个中年男女。

    “傅钦来了,你爷爷刚刚还在念叨你呢。”

    中年男人看着较为儒雅,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又把视线投向易蓁,“听说小易病了,这段时间忙,我和你二婶也没有空过去看看,你可不要见怪。”

    看样子对方应该是傅钦的二叔,至少说话也不阴阳怪气,易蓁立马笑道:“一点小毛病,应该是我得空去看看您和二婶才对。”

    傅钦深深的看了她眼,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弧度。

    闻言,傅岳明倒是和煦一笑,“还是小易懂事,不像我家那丫头,从不让人省心。”

    一旁的中年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不经意看了眼两人相握的手,她还以为傅钦对这小明星只是一时迷恋,没想到这股热乎劲还没有过。

    “关于东城那块湖,听说你已经拿到批文了?”傅岳明突然看向傅钦,纵然语气漫不经心,但眼神却带着些许紧张。

    后者神情未变,声音低沉,“爷爷怕是等久了。”

    “就是就是,你也不怕烦着人家。”中年女人不由眼神一动。

    傅岳明没有再说话,而是笑着去给院子里的花浇水,动作格外娴熟。

    易蓁努力维持着表情,然后就这么跟着进了大堂,里面都是上个年代的复古风,可是摆设什么却无一不是名贵家什,差不多有七八个人在那泡茶聊天,而几个年轻人则在那玩牌,看起来格外热闹。

    许是看到来人,众人齐刷刷投来视线,只见女孩一袭蓝色及膝长裙身形纤细有致,模样倒是水灵灵的,其他人眼中都闪过一丝不屑,要不是当初傅钦执意,一个戏子怎么配进他们傅家的门。

    似乎没想到这小贱人也过来了,徐美华瞬间站起身,脸色不愉,“她不是病了,你爷爷今天大寿,也不怕沾了晦气!”

    一旁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突然余光一瞥,“小易得了什么病呀,这不是看着好好的吗?”

    裹着披肩的女人却是端着茶抿了口,语气不急不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一个病人的确怕冲撞了寿星。”

    “哪里,听说是得了失忆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八点档狗血剧呢。”一个正在玩手机的短发女孩突然轻嗤一声。

    就在这时,坐在首位的唐衫男人突然扫过众人一眼,“一家人就是图个热闹喜庆,谁再胡说八道就给我出去。”

    霎那间,一众人倒是都停住了话声,只是表情各异。

    易蓁没想到今天是他爷爷的生日,难怪突然带自己过来,只是这些傅家人好像都不是太喜欢自己。

    “三婶最近刚出院,想来身体还没有好,的确是会冲撞了爷爷。”傅钦语气平静。

    那个裹着披肩的女人不由脸色一变,一副欲言又止,却又不敢说自己只是去做了个鼻子,最终还是微微一笑,语气和缓。

    “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小易看上去精神这么好,肯定没有什么毛病,快,婶婶给你倒茶。”

    易蓁轻咳一声,没见过变脸变的这么快的人。

    傅钦目光毫无温度,声音微冷,“我不太喜欢开玩笑的人。”

    整个大堂的氛围瞬间沉寂下来,其他人都没有再插嘴,现在傅钦还护着那丫头,明显不宜得罪,只有蠢货才会这么明目张胆。

    那裹着披肩的女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还是把目光透着易蓁,“那个……是婶婶话多,你不要见怪。”

    话是这样说,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显然有些不情不愿。

    “没事,我平时也比较喜欢开玩笑。”易蓁顺势而下。

    看起来她老公不仅只是对她强势,对其他人也这样,并且还不让人反驳的那种。

    先前那个唐衫男人突然看向傅钦,“去吧,你爷爷等你很久了。”

    看两人长相颇为相似,易蓁不由大胆猜测,这该不会就是自己公公吧?

    傅钦看了眼易蓁,握住了她手,继而松开转身去了里间。

    面对一双双如狼似虎的视线,易蓁故作淡定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问题是她连这些人怎么称呼都不知道!

    等傅钦一走,徐美华突然冷哼一声,“看到长辈连句招呼也不打,果然是个没教养的坯子。”

    其他人都轻咳一声低笑不语,似乎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闻言,易蓁眼神瞬间冷了下来,说她可以,说她家人这可忍不了!

    “都嫁进来两年了,连这点礼貌也没有,也不知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徐美华懒懒的靠在那翻看着杂志。

    易蓁微微一笑,“我爸妈只教我不能轻易论人长短,是吧,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