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暗黑修炼手册 > 病娇学生ps温柔老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      “婉柔…婉柔”声音温柔而又焦急,是谁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话.

    “老师,若是你再不醒来,我就把老师心爱的未婚夫都杀掉哦

    这样,老师就算是睡着了,也别想着念别人”接下来的声音比第一道声音阴柔,是谁呢.

    ?好痛苦,梦中都好痛苦,身上好疼.

    睡梦中的李婉柔依旧是不幸福的

    她皱着秀气的眉目,嘴角还带着血痕,她连在梦中都在呼喊.

    崔寒尧贴近女人嘴唇细听.

    “阿宇,救我,救我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阿宇”细弱的声音从没有血色的唇瓣发出来

    那句“阿宇”崔寒尧听的清清楚楚,本就病态的脸蛋,现在可以看见额头的青筋已经明显.

    “老师都成了我的人,都不忘记那个废物吗?

    好啊,好啊”崔寒尧的声音还是那么阴柔,似乎是什么无关他的事情,可是眼神明显的更加灰暗.

    “咚!”身体像是木头一般摔到床下.

    “唔!”一声痛哼.

    他把在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来,不带思考,不带任何怜惜,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阴狠.李婉柔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鞭子抽打,掐痕,咬痕,血腥的让人害怕.

    “好痛……”本就因为崔寒尧不顾她挣扎依旧暴力的强占自己,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再加上这么一摔,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疼痛神经侵占了她身上整个器官,她抱着自己的身体,半睁开眼睛,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啊!”还不等李婉柔反应过来,她的长发就被崔寒尧抓起来,疼.像是要把她的头皮都撕下来.

    “老师,醒来啦

    你的味道还是那么香

    真想吃掉呢”崔寒尧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边的空气,更是直接贴着李婉柔的耳垂,在她耳边说话.他此时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否则肯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抖什么呢

    冷吗?冷就抱着我啊

    我很热呢

    我很喜欢老师抱着我哦”崔寒尧能感觉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颤抖,抖什么呢.他给弄的笼子不温暖吗,明明都是他亲手安排的.

    “……”李婉柔害怕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看着满室金黄色明亮的装修,还有一个金黄色像是监狱一样的铁栏,那是什么?

    李婉柔不断回忆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的,她只记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电梯出门,被一个手绢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没有了意思.

    如果现在不是崔寒尧拽住自己的头发她会马上跑,躲开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