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一声兄弟一生为奴 > 第34章执行任务前的最后激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4章执行任务前的最后激情

    中队长给了陈勇一个秘密任务:做卧底,潜伏到一个大毒枭老板的保安队里,观察那个老板的一举一动,为上级部门的缉毒行动通风报信。

    “上级机关已经给你伪造好了一个身份,打工仔,刚来这个城市,体格好,想做保安赚钱,在那个地方,已经有我们的人了,他已经失去了联络,估计是被困住了,但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的任务就是摸清那个毒枭的活动规律和路线,以及日常安保措施,找到我们的卧底,及时上报!”

    陈勇一听,立刻说道:“明白!一切服从命令!”

    中队长很满意,把一迭资料给了陈勇,让他好好研究,叁天后就按照计划行动。看着信心满满的陈勇,中队长叮嘱想了想,叮嘱道:“陈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里面会有很多麻烦,保护好自己,根据线报说,那个毒枭的私生活很混乱,你不要卷进去!”

    陈勇愣了一下,大声说:“请中队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由于这个任务非常机密,陈勇没有和任何人说,只是说要出去参加进修。但他心里明白,这次任务很危险,弄不好就会受伤,甚至牺牲。

    左思右想,出发前的晚上,他把叁班长叫到了自己宿舍。

    叁班长进了屋,看到陈勇穿着军装,皮靴,戴着白手套,正襟危坐,一脸严肃,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迅速锁门,顺从地脱了自己的裤子。

    他以为主人要像以前一样,享用自己的精液,他是奴,当然要随时随地伺候主人,为主人奉献一切。

    陈勇阻止了他,命令他到自己身边来。

    看着自己的兵跪在自己面前,陈勇把自己戴着的白手套拉紧,手掌把紧绷的手套撑开,饱满,充满男人的力量感,雪白的手套配合着橄榄绿的军装,充满庄严感和性的诱惑。

    “叁班长,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想用你的生殖器,插到主人身体里?”陈勇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抚摸着叁班长黝黑刚毅的面庞,冷静地问。

    “我……主人……我不是要冒犯主人,我是想伺候主人……”叁班长被揭穿了心思,急忙申辩。的确,他想和主人交配,做梦都想,想疯了!

    “想不想!”陈勇不和自己的军奴罗嗦。

    “报告主人,想!奴想用生殖器伺候主人!”叁班长豁出去了,大声说道。

    “那今天,主人满足你的愿望!伺候我,操我!”陈勇靠着床头,双脚也摆在床上,就像一件军人祭品,随时等待着交媾。

    叁班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美梦就这样成真了?看着靠在床上的排长,他试探着伸出手,抚摸着排长的军靴,得到的是排长肯定的目光。

    “主人,谢谢你!”叁班长激动得心都要跳了出来。

    抚摸着排长的军靴,叁班长慢慢地帮他脱下,军靴里雪白厚实的白袜还带着靴子里的温度和气味,叁班长抱住排长的脚,轻抚,舔舐。

    这双白色袜子,还是叁班长给排长洗的,当时,他把袜子套在自己的几把上,打了一次飞机,却没敢射精,因为他是奴,要把精液留给排长享用。现在,这双袜子又到了他的面前,只是已经套在排长的脚上。

    陈勇看着战士爱抚着自己的白袜脚,兴奋起来。他伸出手,隔着白手套抚摸着叁班长的脖子,脸颊,像玩一只忠诚的军犬。

    叁班长开始向上移动,从小腿,到大腿,粗壮结实的大腿根部,就是叁班长向往的主人圣殿。他抬头,祈求地看着排长陈勇,陈勇微笑,用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打了他一个耳光,点点头。

    得到了许可,叁班长饥渴地为排长褪去长裤。排长穿着一条雪白的紧身兜囊内裤,白色的棉布包裹着排长的生殖器,半硬,鼓鼓的一包,除此之外,只有一条带子勒住腰部,绕到后面,又一条袋子勾住了股缝。

    这是排长刚刚换上的兜裆布内裤,恰好勾勒出男根的壮硕和饱满。叁班长对排长胯下之物爱不释手,隔着那块白布抚摸舔弄,排长呻吟着,蘑菇头出水了,白色兜裆布湿透了,隐隐可见肉红色的龟头。

    “吃它!”排长命令。

    叁班长二话不说,把排长的男根从兜裆布里掏出来,一口吞了下去,肉棒把他的嘴撑满了,无比满足。排长呻吟着,下体温热舒服。他看时机差不多了,抬起了双腿,把自己的肛门完整地展示在了叁班长的面前。

    叁班长已经欲火中烧,直接扑上去,用舌头狠狠地探索排长的后门,深入其中,猛攻秘洞里的嫩肉。排长的菊花彻底打开,叁班长的舌头撩动得他只想被一根巨棒填满后面的空虚。

    “进来!操我!”排长低声下令。

    叁班长就等着这句话了,提枪,一捅而入,二人同时爆发出呻吟。

    “主人!我进入你的身体了!奴第一次插入主人了!好爽!主人,谢谢你!”叁班长激动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都献给这个柔软温暖的军人秘洞。

    “你要记住,你是主人的军奴,贱奴,你的几把就是用来伺候主人的!喜欢主人的肛门吗?”陈勇问道。

    “喜欢!主人的身体太好了!奴为了你死了都甘心!奴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献给主人,把精液射到主人的洞里!”

    陈勇被操得浑身哆嗦,这和赵龙的那一次肛交不同。那时,他是为了帮赵龙解除药性,虽然喜欢赵龙,但赵龙神志不清,二人更像是纯粹的生理的交媾。

    现在,他被叁班长插入,是军主对贱奴的赏赐,贱奴对军主的奉献。

    叁班长比赵龙更加凶猛,他猛烈地撞击着排长的身体,恨不得把自己的阳具捅到排长的肛道最深处,穿透排长的身子。

    看着欲死欲仙的排长,叁班长充满了成就感。

    主人又怎么样?主人已经被我操了!军官又怎么样?军官也被我大鸡*征服了!我就是贱奴,性奴,一个可以操了自己主人的奴!他的兽欲被军主彻底激发出来,就像一辆坦克,要碾压一切。

    在叁班长的凶狠冲击下,排长已经有点恍惚了,看着眼前这个目光凶暴的战士,他好像看到了赵龙,那个大鸡*男孩在强暴自己,给自己配种。

    “好奴,太爽了,再猛一点,给主人下种!”排长淫乱地喊着。

    “主人,奴要把你操舒服,伺候好,以后,你就是奴的!”叁班长喊道。

    “好!主人是你的,赵龙,大鸡*,操我!”

    一听到这话,叁班长立刻想到了,原来此刻排长还在想着那个男孩。他象头发怒的雄狮,抱住排长的白袜脚,咬下去,排长剧痛,却畅快,惨叫连连。

    “好,排长,我用我的大鸡*操死你!你的骚屁眼军官!”叁班长发疯一般,阳具在排长的肛道里左冲右突。

    啊!啊!啊!排长呻吟着。叁班长看着身下这个军官还穿着庄严的军装,简章领花展示着军官的威严,他是个兵,却操了一个官,此刻的荣耀和得意,和生理上的快感重合在一起,让他几乎爽到了云巅。

    在激烈的交合中,叁班长快要射精了,他一把抓住排长的生殖器,排长啊啊大叫着,喷射出来,抽动紧缩的肛道紧紧夹住叁班长的阳具,叁班长迅速拔出,把龟头对准排长的嘴,一股股士兵的浓精尽数射到了排长的嘴里。

    排长陈勇闭着眼,吞下了叁班长的精液,只怕从今天起,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壮男的精液来补充体力了,他抓住叁班长的男根,吮吸着龟头,努力吸干叁班长所有的男精。

    叁班长索性转过身,用69的姿势,趴下,把生殖器插到排长的嘴里,缓缓蠕动,自己却把排长射出来的精液全部舔干净,喝下去,又含住了排长的男根,双手则抱住了排长的白袜脚。二人这么躺着,都没有说话。

    叁班长只知道排长要出去培训了,想在临走前发泄欲望,却不知道,排长之所以要在此刻让他插自己,其实是害怕自己执行任务,一旦牺牲,叁班长就没有机会和自己交合。

    陈勇知道,叁班长一直期待着能够进入自己的身体,射精,给主人配种。他希望,能在走之前,满足叁班长。尽管自己是主人,叁班长是奴,可是奴隶也会有欲望,主人也要承担责任。

    二人休息够了,叁班长起身,恢复了战士和奴隶的身份,小心地为陈勇擦干净下体,服侍他躺好,排长把白色兜裆布内裤脱下,给了叁班长。

    “这个给你!以后见不到我,你可以用这个射精!别压抑!”陈勇说道。

    “谢谢主人,排长!”叁班长深深地吻了一下这条白色内裤,上面有排长的气味,也有自己的气味,他要好好珍藏。

    第二天一早,凌晨四点,一辆车停到了部队营区门口,陈勇没有告诉任何人,穿着便装,背了个双肩包,帽檐压得很低,悄无声息地上了车,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