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唔……”李明璐斟酌一下答:“没多久。”

    狠话好放,但被人听到又实在羞耻,她回想到刚才的胡言乱语,感觉耳根慢慢发烫。

    他……是来找她的吗?

    男神程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他穿着简单,黑t恤、工装裤、帆布鞋,头上戴顶鸭舌帽,整个人既俊又酷,干净得像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

    但帽檐阴影下的眼神却十分犀利,紧抿的薄唇,同他下颌骨线条一样冷冽。

    林霜被他盯得生出想逃的冲动,犹豫间,双腿不自觉后撤一步。

    然后她就被人用力按在原地。

    她瞬间僵住,不敢动了。耳边是程风与小明泰然自若的道别声音,“我带她回去整理一下。”

    林霜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再回神时已经是在酒店柔软的床上,她一把抓住解她胸前纽扣的手,“要做吗?”

    虽然不是不愿意,但一见面就滚到床上,岂不是更不清不楚了。

    “……”程风蹲在床前抬眼看她,手下不停地解了她的衣服,“进去把妆卸了,我让人把衣服烘干。”

    看着他手里的湿衣服,林霜瞬间脸烫到要爆炸。

    方渐渐这一杯水泼得很实在,从脸到身一滴没浪费。潮湿的衣服嗒在身上不可能舒服,起初只顾斗气没觉得,现下忽然难受起来。

    反正脸也丢了,她干脆反手把内衣解了扔到他手上,“这个也湿了。”

    林霜不遮不挡地进了浴室,照到镜子才发现自己的妆面花得可笑,眼妆眼线晕成了熊猫眼。她现在这幅尊容,要人家有想法也是难。

    程风捏着两件衣服愣了一会儿,笑了声,也不打算送去烘干了,慢她两步进了浴室,站旁边用吹风机一件一件吹了起来。

    她一向爱美,穿的用的都要挑好看的,内衣也只薄薄两层蕾丝,没有湿多少,很快就吹干了。

    见她洗好脸,程风递还给她,“穿上。”

    林霜没接,凑近他指着洗脸时弄湿的发稍说:“帮我吹吹。”

    湿发分为两咎垂在胸前,发梢潮湿微卷透着若隐若现的粉红乳晕。热风一吹发丝纷飞,白腻挺硕的乳房明晃晃地暴露出来,瞬间激起一片鸡皮疙瘩。程风像没看见似的,一心认真帮她吹头发。

    如墨的黑发搭着修长手指,摆弄间有意无意擦到细滑乳肉,樱红乳尖翘立抵着分明骨节纾痒。

    一股暖流往下冲,林霜忍不住伸手抱住他,“为什么还来找我?”

    “自恋什么……我只是回了a城,必须来谢谢人家在春景的招待。”

    招待他的明明是她!林霜正不平呢,那人又开口了,声音很低像是不甘心,“原本是要这样说的。”

    “那现在……你要怎么说。”她听得心里发软,声音发娇地问他。

    “浪什么。”程风不顺她的心,还是想先搞清心里的疑虑。略退开一些,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那两个是谁?”

    “前男友和他的现女友吧。”林霜知道他问的是向来和方渐渐,老实回答了。

    程风眉头微蹙,“前男友的现女友纠缠你做什么?你勾人男朋友了?”

    “什么意思,别人找事也是我的错?!”林霜拍开他,一瞬间泪意上涌,“还是你是觉得我光着勾引你,对别人也这么不要脸?”

    林霜一把扯过衣服,边穿边往外走。

    是,她是还喜欢他,见了他就跟发情的猫似的,有强烈的性冲动,这她掩饰不了也不想掩饰。他明明也喜欢,口是心非可以,但要因此看不起她,那她也不必受这口气。

    程风跟着她往外走,见她衣衫不整就要去开门,赶紧快她一步挡在门边,“你疯了?穿衣服!”

    “你管我穿不穿衣服,我这样出去不就符合在你心里的形象了吗?”林霜反手急匆匆地扣内衣,嘴上却不饶人。

    “对不起,我口不择言。”程风拉住她道歉,“我不该这样说,可是我心里有根刺,是你弄的。”

    脑中迅速闪过一些过往,程风捏着她的手用力按在了自己胸口上,“你总是轻易来,轻易走,总是有办法伤害我。”

    “轻易走的是你!”林霜觉得他恶人先告状,上次和以前明明都是他轻易走的,回过头却来怪她。

    想到上次她心火更旺,索性一起发了,“你还要和我做炮友!”

    “连一对一的炮友你都做不到,我们还适合什么?”程风冷声反问。

    又是这样,林霜心中失落,他根本没觉得抱歉,就是认为她是哪样的女人。

    程风说的没错,他们一见面就滚到床上,一说话就要吵架,确实适合只做爱不交心的炮友。

    不过她认为还有一种可能……

    “我们最适合做陌生人。”

    …………

    ps:因为这文更新时间不怎么固定,100珠双更意义不大,想改为每100珠写一个平行番外(つ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