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好热……

    他在远处看着她,一脸漠然。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在你死前,也算是见了你一面。”

    火光扬起。

    楚朝朝看着铜镜里,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那些痕迹。房门微响,一位少爷拉开了门,大喇喇的抱住她,吻弄了起来。啧啧的水声之后,他拉过她的手:“怎么了,还在想他们会过来接你?”

    她抬了抬眼:“没有。”

    “那就给点儿反应。”他勾着她的舌尖,“先活动一下,省的你晚上伺候不过来。”

    身上的热潮一波盖过一波,可是她的心底深处仍是毫无波澜。白浊从腿心流出,她甚至还能理着衣摆,问着他:“院子里好吵,有什么事情吗?”

    他的心情很好,一把抱起她:“西蛮来的有些小伙子想去别家当侍卫我正和五哥一起,帮他们安排着呢。怎么样,你想看?”

    每人的体格都比普通的中城人健壮一些,大多还都带着异色的双瞳,有些还有着别色的肌肤和头发。楚朝朝瞥了几眼,闷闷说了句:“他们的眼睛很好看。”

    “哦?”他抱着她走过去,“比如谁的?”

    “他的。”楚朝朝指向其间的一位侍卫,“蓝色,我很喜欢。”

    “那这次出去围猎,让他当你的侍卫吧?”王五爷也走了过来,捏在了她的腰侧,“怎么样?那今晚就多让我们弄一弄可好?”

    她低下头,看不出来喜怒,也什么都不说。王五爷挠着她的脸,对着他们,有点儿无奈:“哎,就是在人前说不得这又害羞了。”

    他们狎笑一片。

    楚朝朝垂着眼,绕着自己的发尾。余光瞧见了那片蓝色,像是湖面上泛起了点点涟漪。楚朝朝在心里哼了一声,开始玩着自己的手指。

    谁要他可怜。

    哼……自己不还是跟她境地差不多。

    可是她还是会忍不住,想继续瞧过去。

    为什么还要感觉那么悲伤?你在难过、无力些什么?

    少花些时间在她身上吧。

    她早就麻木了。

    叁弟根本就不见她。

    大哥总是说……他很忙很忙。从王五爷他们的只言片语听来,他好像确实很忙二皇子不知怎的就找上了他。大皇子那里,还有他的母族,都是一摊子事儿。在外人看来……他给她的药,一天都没有断过。

    这不够么?

    双腿越来越难使上劲了。估计……再过上个小半年,她就很难下地走路了。

    但是他们总喜欢带着她。这次还要去猎场……又不是不知道她身体不好,去了能做什么?还不是当个漂亮的装饰,然后晚上的时候,暖一暖他们的床榻。

    腿根酸麻。

    楚朝朝裹了件披风,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她从路边捡了根树枝,支着自己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前走。夜幕之下星空璀璨,迷花了她的双眼。

    还很安静。

    听不到那些淫词浪语。

    心底平静了下来,楚朝朝闭上眼睛,感受着难得的舒适。

    “小心”

    破空声响起,她被猛地扑到。那个人挡在她身前,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刃,朝着前侧砍去。刀光闪过,又是刺啦一声,呜咽声而后,血溅满了他的半边身子。他毫不在意的抹了一把脸,转头看向她,惜字如金极了:“不安全。”

    楚朝朝爬起身,拽过他的左臂:“谢谢……你受伤了,我去给你拿药。”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没事。”

    楚朝朝轻轻朝着那儿按了一下。

    “嘶……”

    她把他拉过来,有点儿强硬:“你好好的跟我过来涂药吧。”看着他这时候脸上竟然有些不情愿,楚朝朝难得唠叨起来,“救命恩人,你也要好好注意你的身体啊……就你想嘛,只有身体健康,才能继续做好人好事,对不对?”

    “那你呢?”他停了下来,“你这样对你自己,在意你的人不会担心吗?”

    楚朝朝回过头:“有谁在意我?”

    他顿了顿,双眸的蓝也黯淡了不少:“比如,你的……家人。”

    她沉默了下来。好在马上走到了一个帐篷前,楚朝朝进去找了药,给他胳膊上涂抹着。她有点儿想躲开他的眼神,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谢谢你。”

    他也在沉默,楚朝朝抬头瞧了一眼,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你……脸红什么?”

    “我没有脸红!”他还在嘴硬。

    楚朝朝为了逗他,更往近靠了些:“哎呀……耳朵都快烧起来了。怎么,平常没有接触过女孩子呀,碰一碰就脸红?那刚才……整个人都扑到我身上了,怎么没有事情?”

    “我、我没有……”他开始结巴了。

    楚朝朝给他缠好了纱布,嘴上带着笑,带着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摸来。这一下子,吓得他慌乱不已,往后倒去,简直是像从她手里逃开。狼狈之中,他的指尖无意中擦过了她的双乳,教他整个人都熟透了。

    蓝瞳里雾蒙蒙的:“我……我,你……”

    “你看,我……”楚朝朝似是无意的扫过他的下体,“我都看光了你的那个地方,我都没有在意……”

    “我没有!”他赶忙否认,还拉过了外衫想要挡住那里。等着掌心盖住,冷静下来以后,他才发应过来自己又被她逗弄了。羞恼了一阵子,他坐回她的身边,声音闷闷的:“你别这个样子……”

    “我怎么了?”她靠在他的肩头上,没让他躲开,“就像外界说的那样,放荡不堪?”

    “不是,”他的眼中映着她的影子,“你一点儿都不像他们说的那样。”

    他拨开她耳边的碎发:“就像前些天的时候,你明明就在拒绝。这些名头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他们的问题。”

    楚朝朝脱口而出:“那坊间还说呢是我勾引的他们。是我不检点,爬上了王家弟兄们的床。或者,因为我的这张脸,勾的他们兄弟放纵淫乱。”

    “美好并没有错。”他坚定的说,“是那些,看到美好的存在……就心生歹念的人的问题。”

    这个当儿,楚朝朝的脸侧不小心蹭到了沾在他衣服上的土,他赶忙又取出布巾给她轻轻的擦拭。这样近的接触,他的呼吸都乱了,一举一动间都是无措。她也有点儿愣,等着收拾妥当以后,也许是因为夜里弥漫着凉意,楚朝朝抱住了腿,“谢谢。我已经来到这里一年多了……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一个头。一开始的时候实在是难以接受,但现在,也觉得没什么了过一天,是一天吧。”

    他笑了笑:“可是我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因为这样,我才会救你的。”

    “为什么?”楚朝朝很奇怪。

    他有些不在意:“因为我快死了。”

    “嗯……”他看着自己的掌心,“因为我的生命即将终结。所以看到鲜活的存在,想要她好好的继续活下去。如果……她能挣脱束缚,活得更加开心,那就更好了。”

    楚朝朝眨了眨眼,扯出一个笑:“哈……是这样。我们两个”

    “可怜的,短命鬼。”

    这是她第一世发生的事情。

    自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一抹蓝色。就像自己先前想的那样,没过小半年,她就只能躺在榻上,根本走不了几步路。可就是这样,她的日子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以前是屋门前,门廊下。现在只是床榻之上……

    日日夜夜的接受操弄。

    然后,被盖上了个“放荡”的名头,草草的埋了。

    记忆总是在……想到些微碎片的时候被唤醒。喉头涌出一股恶心,楚朝朝捂着嘴,急急的撩起自己的裙摆,拿出手巾擦着腿心。

    说什么只要她不忤逆王五爷,感官上至少不会不舒服因为他流连花丛,技术不错?

    胡扯吧,楚朝朝……

    你根本就接受不了。

    看吧,刚才强忍着让他碰你,现在你自己是多难受。

    她手上使着劲,但那些白浊黏在耻毛上,就是擦不干净,甚至给手巾上也染上了黏意。楚朝朝更着急了,可是就是不行。

    “呜……”

    她突然好委屈。

    眼角濡湿。

    她到底应该怎么做……?

    每一次的死亡都好疼。她只是……只是……

    想活下去。

    “朝朝。”

    “朝朝!”

    楚之衍抱住了她:“你别哭……大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