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后几日,旻研也没有在学校找千帆,千帆虽然感到放心,却常常听到一些难听的言论:

    「看来是被旻研拋弃了。」

    「我就说嘛,林千帆怎么会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也太坏了吧,人家就坐在前面呢!」

    正在讨论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嘲讽她,毕竟在前几天旻研都会悄悄的走来千帆他们的教室外,就算千帆没注意到,其他人也发现了,但这几天旻研又不来了。

    而旻研双眼都是注视着千帆。

    这叫其他喜欢旻研的人不忌妒?

    就因为如此,千帆依旧受到其他人嘲讽,只不过不像前几日那摩偏激了,虽然这样确实比较好一些,千帆心中隐约还是受不了的。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千帆低垂着眉眼,听着那些话,直到老师进来教室后其他同学才闭上嘴,但她们还是会私下嘲笑着。

    千帆多希望现在能听不到这些。

    ......

    嘟嘟嘟......

    电话很快地被接起,千帆咬着唇说不出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喂......」没有很久,对方就开口了。

    那是属于旻研的声音,低哑又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透过电话,千帆却觉得他就在她耳旁说话,千帆抿着唇笑了笑。

    「喂......」旻研问:「在吗?」

    千帆低笑了两声:「嗯,在呢,不然怎么会打给你。」

    「我怕你梦游。」旻研的口气有些笑意,「但看来应该是没有。」

    「你少胡说了......」

    她们两人自从那天之后,天天都会打着电话聊天,旻研也推荐她一个软体可以免费通话,在千帆下载之后两人掛着电话的时间就更长了。

    ......

    这样的通话方式已经将近一个月。

    旻研有时会教她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有时说起最近的事情,但却没有问过千帆目前的情况,应该说他也没看到吧;千帆思考着,为什么旻研不主动问,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也不必那么关心吧。

    但她不知道,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视着她在学校的情况。

    她因为他被同学嘲讽,所以才想要这样慢慢地了解她,毕竟现在才真正认识她第一个月,自己也不想太急。

    之前父亲对他说的,对女人要有耐心,尤其是自己的爱人,太急或许她们不会相信自己,说完之后父亲就被母亲打了好几下,但即使如此他们夫妻的感情还是很好,事后母亲又跟他说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也要互相信任。

    但旻研确实很担心千帆的事情,旻研又开口:「最近功课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吗?」

    「没有,谢谢旻研的教导。」此时的千帆坐在床角,最近因为旻研的教导,让她最近的作业轻松完成。

    「别那么客气。」

    「这怎么可以......」千帆低下头。

    旻研垂下眼,犹豫了一下......

    「千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