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不关秋水事(H) > 第六十五章 上部结局 5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十五章 上部结局 5

    李落云没有吭声,其实心里头并不好过。青翎和赵载这对苦命的鸳鸯,你舍命为我,我舍命为你。一切都是为了情。也许没有这般深爱,会少一点痛苦吧?

    “也许当时赵载就是知道扑过来的人已经是青翎魂魄了,才会放过我吧?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青翎愿意为了他,还要舍弃一切再去救他。”

    邵敬锡更觉得不可以思议了:“青翎灵魂复苏和赵载放过你有什么关系?”

    “呵——我当时忽悠他了呗。他以为郭璞真的重生了。以为我会永生不死,青翎灵魂复苏后,毕竟用的是童秋水的身体。为了让青翎过得幸福,他留下我保护。一个人深爱另一个人能够到如此地步,赵载的确不容易。”

    “没重生?你难道不是——?”邵敬锡被惊得不由自主提高了嗓音。

    “嘘——轻点。从古至今,这世上就没人成功用过罗汉重生术。我当时用攻心计,吓唬赵载的。其实我所知道的,不过是脖子上符箓记载的。当时郭璞卜卦知道有此一劫。所以将五方杀魂阵方法存在符箓内了,另外还记录了些寻常的咒语用法和零星的郭璞记忆罢了。说穿了我不过是普及了一下方术知识罢了。”李落云边说边警惕地朝八卦镜内观察,确定并未惊动里面。

    压低了嗓音,李落云看着里头的一切,万分感慨道:“我今天算是见识到爱情的力量多伟大了。你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吗?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敢用这个法术,和『罗汉重生术』齐名——传说中的‘佛门息’。”

    “那是什么招数?用这个方法就立刻让赵载复活?你不是说他灰飞烟灭了吗?”邵敬锡急了,对他而言,赵载已经是他生命中的毒刺,即使除去了,依然恨之入骨。

    “你以前那个身体里面有没有打游戏的记忆?”

    邵晋锡一愣,摇了摇头,随即又想起了般轻声回道:“那邵敬锡没接触过,可是我在这段时间中,从你们称为电脑的里面看到过。”

    “佛门息和打游戏差不多,就是通关抹杀一切的存在。但是通关过程中只要失败一次,就会失去一些生命值,直到生命值全部用尽,游戏结束。”

    邵晋锡听得一脸迷茫,完全没弄懂地摇了摇头,一问一答让邵敬锡失去了耐心,眼见八卦镜内,那青翎已经起身洒起符箓,当下恼怒道:“别卖关子了,赶紧想办法阻止她啊!”

    李落云到嘴的话下意识缩了回去,他避开了邵敬锡眼神,有些不自在道:“那个——没办法阻止的。这场游戏已经开始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啊——”

    “就是那天赵载死的时候,和这件事情发生有关的人——我,你,乐兮尧,蓝锡卿,霍晋恒,还有童秋水。利用佛门息时光倒流,去寻找几个人的每代前世,然后全部杀掉。例如除了你和秋水外,现在我们几个的前世在民国,那么就先到民国,杀掉那个时候我们的前世。然后再倒退,倒退到民国时候几人的前世,如果在清朝,就到清朝去杀掉。以此类推一直到东晋时代。中间只要有一段青翎失败的话,都会灵魂被时光吞噬一点。所以就像通关打游戏,至今没人敢这么做。简直自寻死路。”

    邵敬锡听得目瞪口呆,等李落云噼里啪啦说完一通后,他失神反问:“那青翎搞了一堆事情,就是为了复活赵载?那么直接回到东晋改变当时发生的事情不就得了?对啊——咱们也跟着去,直接去东晋杀了赵载,我不就后面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越说越觉得兴奋,邵敬锡暗骂自己笨,早知道有这法子,就该早点用上。

    “哎哟,我的妈呀。”李落云一听,哭笑不得:“你当拍电影,玩穿越啊。还改变历史?那都是胡诌的。你听明白了。如果你想要改变现在活着时候发生过的事情,必须要把影响这件事情的活人全部抹杀掉。且不要说你无法直接去东晋时代,就算去了,杀了赵载,和后面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影响的。赵载死了会投胎,因为前世之事应该发生的没有发生,那么后一世必然变本加厉,更加可怕,这是天定。假如你杀了没登基前的嬴政,以为就没秦始皇改变历史了。其实根本没这回事情。历史是记载的,嬴政的存在是代表不是具体的某个人,你要是杀了嬴政,天定的事情还会安排别人完成嬴政的事情,而那个人依然是嬴政。这就是方仙道中关于天命所归,人极得道的根源。”

    邵敬锡一听不由大失所望,转而又是一喜:“那么那个佛门息就是给了人一个机会去改变?因为无法和天命抗衡,所以倒过来,一点点抹去,一点点地改变——天命!”他心里盘算起另一个主意,若是真的如此,他为何不也用这机会,试一试改变自己的天命?

    李落云浑然不觉邵敬锡打了什么主意,点着头道:“没错。青翎就是利用佛门息去吞噬千年来的这场天命。可是天命又岂是轻易消减的?”

    说完,朝八卦镜看了眼,他深吸了口气道:“做法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在最后一刻冲进去。邵敬锡,说实话佛门息只是上古时代传说中神仙留下的,后来被东汉的魏伯阳收入,成为道家传门法术,后来又被收入青囊中书中,我也不知道进去后会如何。你还愿意去吗?”

    “去!当然去。”邵敬锡打定了自己的主意,并没有留意李落云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好。听我安排,我数到三,就飞奔入那阵内,记住绝对不要碰那立着的长短纂。”李落云心中藏了事,也不敢对上邵敬锡坚信不疑的目光,转眸深深朝阵中的女子看去。

    他终于明白了赵载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重生青翎的肉身,如果灵魂和肉身分开,那么青翎不是青翎。如果灵魂不在,肉体依旧,也依然不是他的秋水。

    邵敬锡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现在可以阻止一切发生。但是如果现在我阻止了,做法一旦失败,佛门息如此凶猛,会吞噬阵内的一切。他不能失去他的秋水,去任何惊涛骇浪地方都可以,他只想守着他的秋水。

    “一!二——三!”话音刚落,邵敬锡已经抢先一步冲了出去,白骨裹了一层干皮,自然是轻轻巧巧跑得也快,眨眼之间就到了阵外。

    李落云在后面紧跟狂奔,心中默默念着:秋水,这一次我要真正把你留在我身边。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做法已毕的青翎一听动静,眼见一具干尸打头奔来,李落云紧跟其后,不由大惊失色,正待想办法驱逐,无奈阵法已开,四面火光迸射,长短纂同时发光,根根飞升冲天,形成了阴阳两极,将慢了一步的李落云隔在了阴极。邵敬锡一脚跨阳,一脚跨阴,下意识伸手要去拽李落云。

    “秋水——”李落云奔至阵内的一刻,惨声呼唤,已经神魂锁在体内的童秋水仿若有所察觉。被火光吞噬的刹那,她身体微微一顿,似乎张了张嘴,随即身影消失。

    阵法结束——四周一片黑暗,寂静、萧瑟。败落的墓道内,什么都不曾留下。

    【上部,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