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星雨走上前,见他容色黯淡,眼中暗流涌动,似悲似悯地与她对视,心肠便被牵动,隐隐作痛。

    星隐神识遍布巫山,两人虽然近在咫尺,皆不敢妄动,不敢妄言。

    星雨抬手拂去他肩上的落花,道:“哥哥清减了。”

    她才是真的消瘦,下巴尖细得失了弧度,戴着的金摺丝钏随着手臂抬起一直滑到肘部,雪白的皮肤下透出淡青色的脉络,宽松的月白细纱广袖裙用黛色丝绦在腰间松松打了个结,愈发显得弱柳一般。

    一别数月,相思迢递,本以为再见无期,彼此俱是衣带渐宽,然而这境地,相见争如不见。

    星云语气里含着苦涩,道:“陪我去琼光阁看看罢。”

    琼光阁是巫山宗藏兵之处,布有重重结界,星雨不知道他要去那里做什么,点了点头便跟他去了。

    琼光阁外人不得进入,也无人看守。穿过结界,走进大门,地上以黑白两色玉拼出太极八卦图,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个方位对应八间馆,分别陈列不同的兵器。

    星雨小时候便进来看过,对里面的兵器早已不好奇了,道:“哥哥,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星云道:“琼光阁是巫山唯一一处可以屏蔽父亲神识的所在。小雨,母亲……怎么样了?”

    情绪被这话释放,星雨鼻尖一酸,抱住他,道:“母亲……”正要说母亲被父亲害死了,却想到星云并不是父亲的对手,若是冲动之下去寻父亲报仇,岂不是自寻死路?

    于是改口道:“母亲渡劫飞升,去仙界了。”

    星云疑道:“母亲怎么会抛下你去仙界?”

    “我也不晓得,那日她去剑阁找父亲,我便没再见到她。后来父亲找到我,说她去仙界了。”

    星云无法揣测是父亲杀了母亲,他只是想或许是父亲做了什么手脚,逼迫母亲去了仙界。毕竟天外天不同于凡间,在那里送母亲去仙界对父亲而言并非难事。

    到底不是父亲的对手,他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星雨在他怀中哽咽道:“哥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星云唏嘘道:“我倒宁愿你再也不要回来。”

    星雨抽泣道:“哥哥,往后我便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莫要抛下我不管。”

    星云道:“我怎么会抛下你。小雨,你可知为何琼光阁可以屏蔽父亲的神识?”

    星雨不知道,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关键,她抬起脸,泪眼婆娑地看他。

    星云道:“这下面藏着父亲从仙界带来的一样东西。”

    他们正站在太极图的中央,星云说完这话,虚空画了一道符。符光一亮,阴阳双鱼游动,地面竟显出一个通往下方的楼梯入口。

    星雨诧异非常,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告诉你的?”

    星云摇头道:“我很早便发现琼光阁与别处不同,琢磨了许久才发现的。”

    他牵着她的手往下走,这楼梯很长,深处传来的异样气息叫人越是靠近,越觉魂悸魄动。

    底部是一间石室,四壁亮着长明琉璃灯,中间是一座一人高,双环交错,玉虬盘绕的法器。

    星雨道:“这是何物?”

    星云道:“我也一直不解,日前才在一本古籍中得知这是日月仪,需要一男一女同时操控,才能开启。我想我们若是能将它化为己用,摆脱父亲的神识离开巫山也就不难了。”

    星雨眼睛一亮,想的是若能将日月仪化为己用,杀他或许也不难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日月仪乃仙界法宝,自有灵性,并非谁都能操控。星云和星雨摆弄许久,这厮毫无反应,两人一筹莫展,皆是沮丧。

    星雨安慰星云道:“哥哥,有道是天时地利人和,或许是我们来的时辰不好,下回再来试试罢。”

    星云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我回去再看看书,或许有别处不对。”说着便要离开这里。

    难得此处屏蔽那人的神识,他竟一点不想别的,星雨心中好笑,伸手勾住他的腰带,眉目含春地看着他,轻声道:“哥哥,我想你了。”

    星云目光微动,别过脸道:“小雨,若是再乱人伦,你我如何对得住母亲?”

    星雨一怔,此事虽是她开的头,他也说过不悔,如今却要和她划清界限,还搬出母亲来压她,不由冷笑,道:“既如此,哥哥也不必费心带我离开巫山了,我不想走。”

    星云愕然道:“你要留在这里做什么?”

    星雨道:“哥哥不肯肏我,我便留在这里让父亲肏我。”说罢,看也不看他一眼,拂袖化风而去。

    星云知道她是一时气话,还是心中绞痛,半晌才走出琼光阁,也不好再去找她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