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其他类型 > 淫荡DNA > 淫荡DNA(06)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章:有得有失·总体向好】2020年8月18日任凭外面风起云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太平安逸,建国的日子逍遥自在。《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一天建国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回北京一趟。

    和偏安一角的德阳相比,北京的空气都让人窒息,处处都是激烈的斗争,父亲这次招他回来,是父亲也感觉到自己已在风暴中心不能自拔,稍有不慎将万劫不复。

    父亲整天不出门,每天都是把自己喝的烂醉,完全没了统领千军万马厮杀沙场的气概。

    虽然嘴上还是叮嘱建国干好工作,可临别交给建国一大笔巨款更让建国觉得父亲在交代后事。

    建国心里很迷茫,离开北京直接到重庆找向阳。

    向阳正如日中天,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美好的,最顶层的事他一点都不关心。

    只劝建国别忌人忧天及时行乐。

    自然向阳的行乐总走在潮流的前列,他的招待让建国又开了眼界,只是建国心事重重住了两天就告辞回去了。

    建国才离开十天,一回来雯姐就找到建国,说厂里书记要整他!建国年纪小资历浅,其实不单书记,厂里所有有点权力的都心有不服。

    好在雯姐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不知道怎么的和书记的司机勾搭上,那司机告诉雯姐书记要整倒建国,正秘密的收集建国的黑材料。

    建国在这没贪一分钱,唯一的就是玩了些女人,但要这些女的站出来指证建国无异让她们去死。

    倒是小司机提供了不少书记的线索,可惜都是猜测没真凭实据。

    建国急忙向向阳求教,向阳第二天就赶到了成都,两人一合计,通过司机这个内应通风报信,先下手把书记整倒!事情很顺利,成都他们的关系好,书记每周都要回成都的家里住两天,让小司机说有人求办事,把书记骗到向阳的小院,一帮人冲进去,再配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哭诉书记强奸了她,向阳一枪把他撂了,完事!建国萨有介事的回厂里开了个批斗大会,狠狠的把书记批判了一番,顺手把小司机点水的书记几个亲信绑着一起批倒。

    从此这建国就是一言九鼎,没人再敢对抗。

    小司机被论功行赏,调到外省的办事处,向阳说的,这种叛徒不能留在身边!整件事最大功劳的肯定是雯姐了,雯姐也成了厂里的无冕之王,有建国这靠山谁都对她退让三分。

    雯姐早不是老实的农村妇女,她插手各种能捞钱的事务,自己也搞权色交易,姐弟两就是厂里的皇帝,武则天!建国父亲在这期间只是被边缘化,不负责具体工作并没被打倒。

    春节,建国回北京和父亲过节,父亲的精神比上次好多了,酒也喝少了。

    北京的冬天很冷,还下起了大雪,父亲靠边站,春节来拜年的人也不多,除了在京几个忠心的老部下外没其它人登门。

    警卫和其它工作人员也撤了,偌大的四合院平时就父亲和一个护士一个厨师一个勤务兵,很冷清。

    父亲现在每天多半的时间都是闭门在房间看百~万\小!说,建国回来了也会教导建国做人的道理和官场的生存之道。

    现在的父亲不再是那个满脸严肃的父亲,很多该教不该教的都和建国说。

    大年初二,建国没事就到颐和园逛逛,突然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个烫了卷发,穿着大衣的美妇,这身打扮在那时走到那都被注目。

    是陈参谋的老婆,哦不对是前妻。

    “领导,很久不见,没想到在这碰见。”

    “是哦,你怎么来北京了?”

    “这么久没见,不请我吃个饭,聊聊?”

    建国和小丽(刚知道陈参谋老婆叫小丽)找了间饭店。

    小丽依然漂亮照人,她和陈参谋离婚本一心等着坐正,没想那领导因为站队的问题被打倒了,小丽差点受牵连,好在主审的也是只馋猫,小丽在床上把自己解脱了出来。

    那人回京还把小丽带着,平时除了自己玩弄还把她当礼物送给不同的人。

    腻了,现在也不怎么管她,小丽也是迷茫心烦出来走走,没想到碰见了建国。

    吃过饭,小丽把建国带回住处,两人亲热完。

    建国觉得小丽还是那么迷人,床技更骚了。

    小丽觉得再留在这没多大意义,要建国带上她回去,她不求其它的,只求有个靠山过稳定的日子。

    说走就走,小丽收拾了东西直接就和建国走。

    建国先把小丽带回家,住外面怕有什么意外,怎么说自己家是没人敢乱闯的。

    父亲那也不怕,通过这几天敞开心扉的聊,父亲也是明白人,在父亲房间倒出的垃圾,总有几团卫生纸建国早断定,那小护士经常用身体给领导治疗。

    建国和父亲的房间都在后院,一南一北不故意过去没人知道建国房里多了个人。

    第二天建国本来给父亲告辞,可父亲说初五有个叔叔要来,想见见建国,没办法只能多留两天。

    好在父亲基本不出房门,也无须和他解释什么。

    别的建国打了招呼应该不会多嘴。

    这晚建国在床上百~万\小!说,小丽去洗完澡回来,笑眯眯的对建国说:“建国,你家老头子太厉害了。”

    “说什么呢?”

    “我刚烧水洗澡,那护士打了桶水说给你老头子擦身子,我洗完经过你老头子房间,里面噼噼啪啪的,那小妞叫的可欢了。”

    “多事,快睡觉。”

    建国躺着享受小丽舌头的技巧,小丽的口技简直是出神入化,让你坚挺舒服又没射意……一大早,建国见早餐做好了,把早餐端进父亲的房间。

    小护士今天有事请了半天假,不在。

    和父亲一起吃过早饭,建国叫小丽进来,给父亲介绍说是自己的下属,刚巧在北京就请到家里住几天。

    父亲一见小丽就眼光暧昧,两人话没停过。

    建国见这情形,借口去买点好菜,走了。

    午饭也是端到父亲房间吃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小丽已很大方的挨着父亲坐,建国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

    晚上,小丽在父亲的房间和父亲“下棋”,很晚才回建国房间。

    建国已关灯上了床,小丽钻进被窝,全身只穿了条内裤。

    小丽趴在建国身上,手已握着建国的棒棒。

    “亲爱的,睡了?”

    “爸睡了吗?”

    “快了吧。”

    “就他自己?”

    “明知故问,那妮子陪着呢。”

    “你们今天……”

    “没,你爸还是有点风度,我们只是聊的挺好,唉,不过那妮子看到我和你爸这么能聊好象有点吃醋耶。”

    “哦。”

    “老爷子白天和我说了,这妮子陪他睡了半年了。”

    “我爸还说了啥?”

    “你爸现在日子也不好过,没去农场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以后看吧,不过他说见你自己能站得住脚也叫安慰。我看老爷子应该还能东山再起,老爷子有那本事。”

    “呵呵,那你是不是想留在我爸身边啊?”

    “去你的,我没那野心,过的好就行了。我在你身边帮你打理更好,不管你爸东山再起还是你飞黄腾达你会少了我?”

    “我们昨晚说好的事,怎么没办”

    “不是没办,总要看情况啊,知道你是个大孝子,我一早就洗了身子准备伺候老爷子的啦,可老爷子一直规规矩矩的我能怎么样?”

    “他不喜欢你吗?”

    “废话,下面硬了半天,早上不熟悉,下午快撕开那层纱不是那小妮子又回来了吗?唉,你怎么就那么想我和你爸睡啊?”

    “不是说了吗?他对我有大恩,我有能力让他多享点福。”

    “得了,你爸没你想的单纯,他给你的钱那来的?他也说他这辈子没少见女人,不过对你倒真的算可以了,他说可能是缘份吧。”

    “缘份,你和我爷两睡也是缘份吧。”

    “呵呵,你想你老爷子刷你的锅啊?……啊……”

    建国和小丽打闹着毫无前戏的顶了进去……第二天建国在外面瞎玩了一整天,很晚才回来。

    进房间见桌面有一纸条:回来到老爷子房间,门没锁。

    建国抽了根烟,定定神,才走到父亲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父亲的声音。

    建国推开门,“关门”。

    房间没开灯,“嗯。嗯……”

    小丽有气无力的小声哼哼着。

    建国呆呆的站在门边,过了几分钟,父亲啊了几声,显然是射精了。

    然后悉悉索索的一阵,灯开了。

    父亲盖着被子躺在中间抽着眼,小丽,躺在一边闭着眼,小护士在父亲的怀里对着建国笑眯眯。

    “建国,你这份心意,我领了。我有这小宝贝陪我就够了。你安心回去,守好自己的地盘吧。”

    小丽也回过神,支起身,举起大拇指“首长,你太厉害了。”

    对着小护士:“你更厉害!”

    小护士嘟了嘟嘴,挺得意的笑着。

    扶着小丽回到房间,小丽挨在床上“唉,和十多个男人上过床,本以为你最厉害,今天算领教了,你们爷俩我是服了。”

    建国给小丽到了杯热茶。

    “你怎么回事?”

    “老爷子不傻,昨天就看出我们的心思了,只是要说服一下那妮子。今天我一进去说陪他下棋,直接就挑明了。我想那妮子看着也没啥,结果被看笑话了。”“怎么?你不如那妞的功夫好?”

    “说啥功夫,老爷子一脱裤子我就知道麻烦了,没见过这样的,你的是我以前见过最大最粗的,可你爸的除了和你的大粗差不多,还比你的长了一大截。那妮子肯定是给你爸按摩时下了些麻醉药,又硬又久,进去一半就到底了,你说,每一下都象捅到心窝里,不用勐冲,就一下一下的就受不了。还好象怎么做都可以不出水,中午到刚才断断续续干了几次都没出水。”

    “刚才不是……”

    “没有,是射了两次,都是在那妮子里面出的水,那妮子也不知道什么结构,能把你爸整根进去完,他俩是绝配,我是投降了。”

    “辛苦了。”

    “也别这样说,我们说好的嘛,再说,是受不了,可也超爽。对了,老爷子知道我们的事,勐说你有孝心。”

    父亲说的那位叔叔来拜年,建国和小丽都有点意外,太……那位叔叔走后,小丽说要再尽一次孝心,正好小护士来大姨妈。

    小丽单独陪了两夜床,建国刻意夜里到父亲房前熘达,听到的都是小丽夸张的叫声……回到二重,小丽以建国老婆自居,和建国住一屋。

    对外说和建国在北京结了婚,还到处请人家吃喜糖。

    建国也拿她没办法。

    她心里早想着那叔叔对老爷子说的话“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早日出来工作”

    果然,一个月后收到老爷子复出的消息。

    她这个“儿媳妇”

    一番电话后,回北京照看老爷子去了。

    建国也算上了一课,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可靠的依然是雯姐,虽然雯姐变的贪财,贪色。

    但对建国永远忠心不二。《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她用钱和女色给建国组建了庞大的情报网,所有的人和事都能第一时间了解。

    看起来建国在这就是支配一切的皇帝。

    那几十万工人,家属就是他的皇土。

    暗地里雯姐源源不断的把各色佳人送上建国的床供他宠幸,对自甘长期出卖身体的组织起来,笼络各色人等。

    建国也不去妇联二楼那小房间很久了,现在他住独栋楼房,送来的女子都是从侧门悄悄进来,然后,建国大大方方的在卧室享用,有时对方方便还留宿在这通夜宣淫。

    对黄花闺女建国没太感兴趣,一觉得害了人家,二来其实也不好玩,没经验,又紧张的要命。

    偏偏碰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都不愿意到农村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入厂谋个职位就可以不去农村。

    这段时间,这种女的特别多,雯姐带来的十有八九都是这些十六七岁的姑娘。

    建国连续的破瓜,累,不尽兴。

    这天他没事,在自己的领地瞎熘达。

    熘到家属区,看见一个大姑娘在晒衣服,这女的是个美人坯子,建国一见就挪不动腿了,无耐四周人多,没敢上去搭话。

    急忙到妇联找雯姐,妇联这两层小楼被雯姐改造成她的私人领地。

    十几个工作人员全是她的亲信,二楼几见房间被改造成一间间淫窝。

    层次较低有利用价值的领导得到的奖赏就是在房间里和挑好的工作人员“谈心”

    一下午。

    雯姐听了建国的描述,有点犯难了。

    建国说的那姑娘其实已结了婚,丈夫是援华的苏联专家,两国交恶后自愿留华,后来和他的中国学生结了婚,就是那姑娘,又刚被从东北调到这协助完成一个重大项目。

    这种人受到特别照顾,没空子可利用,听说感情还特别好,要睡那女的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建国已把她刻在心里了,怎么办?建国先到车间见了下那俄国人,四十多岁,一米九的身高,壮的象头熊,单挑的话三个建国都不是对手。

    虽说建国位高权重可外国专家他也不太敢惹,可那姑娘的影子好象魔鬼一样在他脑海里晃荡,挥之不去。

    为了照顾专家,厂里给他们安排住在专家楼和别的家属分开。

    说是专家楼其实也是集体宿舍,只不过一层四户,别的家属楼一层十几户,专家楼独立的在一个角落有围墙,闲人进不去安静些。

    人有时真的很犯贱,他建国为了一个东北姑娘竟然沦落到小贼一样。

    他先象军事行动一样,实地观察了一下,整栋专家楼就一楼住了俄国专家这一户,就没人住了。

    他再到处转悠,发现他家的窗户没关,撩开窗帘床的外置就在床子边上。

    建国借故要了大门的钥匙,和二楼一个房间的钥匙。

    早早吃过晚饭,到车间一打探,说专家刚回家,立马窜到小院,轻手轻脚的开门进了院子。

    可能相当于自己独住一个院子,他们好象没一点防备心,建国摸到看好的窗下,初春还是很冷的,窗子关了但没关严,但窗帘只是半拉,整个房间看一清二楚。

    那姑娘背对着窗户在桌子上写着东西,俄国熊在她旁边翻着资料,两人认真的工作。

    偷看了十几分钟没一点动静,建国突然觉得自己太无聊太掉身价,转身到角落抽了根烟,想着回去吧,又身不由己的凑到窗下,给自己说,再看一眼就回去。

    那姑娘一个人在做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睡衣,熊不见了。

    一会,熊端着脸盘进来,只穿着裤头,真是头熊,胸口都长着浓密的毛。

    熊放下盆子,还坐在姑娘旁边,手伸进了姑娘的后背,从捞起的衣角看到姑娘的皮肤雪白。

    两人还是在讨论事情,建国不会听俄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没一会,熊换了只手从前面伸进衣服,显然是在摸捏奶子了。

    姑娘自己动手脱了睡衣,原来里面什么都没有。

    还是在边说边写,不过经常会亲个嘴,熊的手开始探进睡裤了,姑娘侧身方便他的往下探索,人已挨在熊的胸上姑娘也有一米六几算很高了,可挨着熊就象小洋娃娃。

    摸索了一会,熊扶起姑娘把她的睡裤也脱了,姑娘就站着,微微分着腿,抱着熊,熊的大手在姑娘的腿间摸索。

    时不时的两人接个吻。

    熊摸够了,示意姑娘蹲下,把他的棒棒拿出来,也大,姑娘蹲着吸吮,熊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按着她的头。

    熊被吸的坚硬无比,拉姑娘站起来,分开腿坐在他身上。

    随着姑娘啊的一声,应该进去了。

    两人就这样相对抱着而坐,嘴上不停的接吻,良久,熊把姑娘抱起,下身连着,走向床边。

    他们的方向背对窗户,建国看不到他们的脸,但日器就很清楚,姑娘叉着腿,阴道被熊的棍棍撑的圆圆的,随着抽动,缝隙一缕缕淫水流出来,滴到床单上。

    两人换了好几个姿势干了二十多分钟才完事,然后关了灯。

    建国满脑袋都是那姑娘的裸体和被干时诱人的叫床声,第二天神差鬼使的又在家属区瞎逛,那姑娘可能也无聊,喜欢到人多的地方聊天。

    别人见了建国都唯唯诺诺,经人介绍姑娘也只是礼貌的和建国点点头,没一丝仰慕的意思。

    看来象雯姐说的,这事难办!建国又到雯姐这,走过二楼的走廊,那几间房隐隐传出阵阵淫声浪语。

    可建国对那些充耳不闻,对建国的要求雯姐也束手无策,本来物色了一个没生娃的少妇给建国,还可以在建国那留宿两夜,这少妇身材样貌一点不比那姑娘差,可建国就是提不起兴趣。

    事照办了,人便宜别人了,雯姐安排正在隔壁房间和别人整着呢。

    把她迷倒也要整,雯姐听了极力反对,就算迷倒了,那个女的自己被搞了会不知道?一闹可要出大事的。

    这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再说这俄国专家是借来的,没多久就要走,时间也紧摸不准他的生活规律。

    如果早上他们办了事,男的走了,能马上下药把女的迷倒,搞了应该能瞒过去,问题是没条件做的这么天衣无缝啊。

    平时熊也不和外人接触,来来去去就两三个会俄语的,色诱也下不了手。

    利诱那姑娘看来也不行。

    两人想破了头也没想到完美的方法。

    晚上,建国又舍弃了真实的女体,象小毛贼一样,在人家窗前蹲守几个小时偷看人家两口子调情,过日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问题,这两口子好象故意配合建国似的,开着灯花样百出的整了两次。

    平时看着文静的姑娘,夜里就象淫妇一样和熊颠鸾倒凤。

    建国铁了心要把这姑娘搞到手,不惜代价!雯姐的情报系统还是很有效率的,很快就把两口子的情况搞清楚了。

    男的留华不归,是因为家族在苏也是犯了路线问题,回去要受牵连,不是坐牢就是流放所以干脆不走了。

    恰逢两国开撕他还受到更大的照顾。

    女的本是熊的俄语翻译,一来二去嫁给了他,这在当时即正常又光荣。

    有意思的是这女还是皇族姓爱新觉罗。

    据反应这头熊技术一般般,好酒好吹牛不见得是什么正人君子。

    爬墙党报料熊的日欲极强,每天都要行房,加之防备心低,这早就是爬墙党的偷窥圣地。

    更重要的是,据说上层有意把留华的少数专家交还苏联缓和大家的紧张气氛。

    近期熊总是很不安,经常喝酒,迟到早退。

    熊的命运还要建国出面才能了解确切的情况,建国专门回了趟北京,一番打听,苏索要的人都是有真材实料的,熊不在之列,材料到手,建国把熊的名字加了上去。

    父亲又恢复了忙碌的工作,家里的人气又旺了起来。

    小丽以儿媳的身份管着这家,建国心里清楚小丽现在的情况,同睡一床,分盖两床被子。

    晨勃还是让建国钻进旁边的被窝,小丽的内裤里垫着厚厚的手纸,建国也不管那么多只管自己泄欲了事。

    这晚,建国回来的很晚,小丽依然在父亲房间帮他整理文件,夜深了,才回来。

    “睡了?”

    小丽钻进被窝,赤裸的身体滚烫滚烫的。

    建国嗯了一声,小丽把她丰满的奶子送到建国嘴边,娇滴滴说“老公,人家要嘛。”

    建国都有点找不着北了,被动的亲热完,小丽拿手纸垫在内裤里。

    抱着建国。

    “国,你可别生我的气啊,你身边女人多,不可能和我过一辈子,这点老爷子也知道,他说你们家的男人天生风流,我好好的伺候老爷子几年以后就天高任鸟飞了。”

    “嗯,那小护士怎么办?”

    “哎呀,老爷子精力好的很,老爷子说了,你回家也不能晾着你,我啊,好好的陪你。再怎么说我是你的人。”

    “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人啊?我以为你要让我叫你妈呢。”

    “哎呀,人家就象没根的浮萍,现在找到依靠了也不可能反叛你啊,老爷子说了,你这份孝心他收了。人家再也不想过被人送来送去的日子了。好好的伺候好老爷子给你尽孝,让老爷子开心,让自己往后的日子快乐。”

    “你说真的?别使坏,不然我可不答应啊。”

    “真的,我真的爱上你爸了,有教养,有能力,心疼人,那事上也杠杠的那个女人能不爱?”

    建国听了,坏坏的捏着小丽的奶子。

    “我爸厉害还是我厉害啊,”

    “怎么每个男人都问这个问题啊。我说实话,你们是我见所有男人里最厉害的,你爸那比你长,经验比你足,和他玩每次爽透是一定的,会不会爽尿就看他想不想。和你也很爽,但老爷子能随心控制,想玩半小时就半小时,想玩一小时就一小时。你家的血统好,以后你肯定也能练出来。”

    “你觉得爸喜欢你多些还是那护士多些。”

    小丽咯咯的笑’“那妮子过不了多久应该就得到她想要的离开了。老爷子说她心眼多,留着不放心。现在在家基本都是我,刚开始不习惯,现在好了,老爷子怎么使劲都承的住。小姑娘总闹日子,老爷子说还是我们这些见过世面的玩起来尽兴。你爸外面还有两,都是好几年的了,人家孩子都几岁了,现在就每个月玩一两次。老爷子还是重情义的。你爸还说和我玩特别刺激,象真的和儿媳偷情一样。呵呵。”

    回来几天建国都没和父亲见面,大家好象都有意躲避。

    总躲也不是个事,何况小丽的事早说好了的。

    这晚建国硬着头皮去敲父亲的门。

    父亲盖着被子靠在床上,文件堆在一边。

    小丽坐在床边,父亲招了招手,建国走过去和小丽面对面也坐在床上。

    气氛有点尴尬,还是小丽开口“聊着,我去切点水果进来。”

    “建国啊。”

    “爸你啥都别说,一切在心中。小丽就是替我给你尽孝的,明白就行,过两天我就回去了,你保重身体。”

    “好好好,小丽把我伺候的很好,你太有爸的心了,这媳妇好。”

    小丽刚拿着切好的苹果进来,“爸,你刚才说啥?”

    “说我这儿媳好呀。”

    小丽给建国递了一牙。

    又拿了一牙送到父亲嘴里。

    “我不对爸好对谁好呢。”

    小丽给建国做了个鬼脸,一缩脚也用被子盖着下半身靠着老爷子。

    建国看这情形起来准备回房间,“报告!紧急情况!”

    父亲的秘书在门外大声喊到。

    小丽立刻跳下床,建国去开门,秘书走到床前在满脸怒色的父亲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声,父亲两眼发光,让秘书在门外等等,小丽帮着穿着整齐。

    “你们在这等我回来。”

    父亲说完,风风火火的走了。

    建国小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忐忑不安的等着。

    等了一个多小时,父亲回来了,脸上笑开了花,让人弄了几个小菜进来,“来来来,咱一家人好好的喝几杯。”

    建国从没见过父亲这么失态。

    一起干了一杯,父亲兴奋的小声告诉他们,老压制自己的对头死于飞机失事,刚紧急召回单位领命父亲高升了。

    建国掺满了一杯:“恭喜爸!”

    小丽也举起酒杯“恭喜爸!”

    老爷子显然难掩兴奋频频干杯。

    和建国说话也比以往直白。

    建国觉得父亲这时才真的把他当儿子看待,无所不谈,很多机密的事都对他说。

    小丽更是脸上开花,紧紧的挨着老爷子频频夹菜倒酒。

    “小丽,过两天给你挂个办公室主任的职务,那小妹和她说了,明天就调走了。你干不干得来啊?”

    父亲有点醉意的说“谢爸,小丽肯定能干好。”

    小丽手搭在老爷子肩上说道。

    老爷子搂着小丽继续侃侃而谈,举止亲昵。

    一瓶茅台父亲喝了一大半,“建国啊,今晚你就在这歇明早七点准时叫醒我啊。”'哦“建国应了声。小丽扶着老爷子上床宽衣盖好。收拾好桌子,给建国抱来铺盖让建国能躺在长沙发休息,又关了灯,只开最角落的台灯,一切都熟悉自然。老爷子打起了鼻鼾,小丽坐在建国身边给他点了根烟,自己也点了根。“国,谢谢。”

    “谢啥?”

    “没你没我今天和往后的好日子。”

    建国看着眼前漂亮的女人,一时无语。

    小丽掐了烟。

    “我过去了。”

    小丽起来转身,一件件的脱光了自己,背对着裸体在昏暗的灯光映衬下象凋像一样,小丽一丝不挂的钻进了父亲的被窝。

    建国不敢睡着,眯一会就看一下手表。

    三点过,父亲起来在痰盂撒了泡尿,建国眯着眼装作睡着了。

    父亲上床靠在床头点了烟,小丽也支起身躺在老爷子怀里,也点了根烟。

    “小丽啊,以后这家就你管了,等你不想管了你就说,你要啥爸都给你安排。”

    “爸,小丽一直陪着爸,那都不去。”

    “爸也忙不了几年,小丽啊,放心,爸不会亏待你的。”

    “谢爸。”

    小丽亲了老爷子一口。

    “爸劳累了一辈子,老了有你陪着我也够了,建国这儿可以,我好好栽培他。”

    建国觉得这话怎么好象说给自己听的呢。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可建国听得很清楚。

    抽完烟那边就是悉悉索索偶尔嗯嗯哼哼的声音。

    好一会小丽啊了一声,然后就是两人喘着粗气和身体碰撞的声音。

    节奏一直很快,十来分钟后到老爷子啊了几下。

    小丽起来穿上内裤,帮老爷子擦干净下身。

    很快又是雷一样的鼻鼾声。

    不用建国叫,老爷子自己起来还拍了拍建国“到床上睡吧。”

    就走了。

    建国没上床睡,起来抓紧办自己的事,这女人他再也不会碰了。

    老爷子也给足建国面子,晚上小丽不管多晚都会回来和建国睡一床,尽管她刚被老爷子浇灌完。

    建国办完事匆匆的赶回四川。

    拿着自己改过的文件,建国把俄国专家叫到办公室,假惺惺的赞扬了他的工作,并宣布他接下来休假等待回国。

    熊听了象霜打的茄子一样。

    第二天两口子就找到了能人雯姐,雯姐和颜悦色的安慰他们,又单独谈话,单独定了协议。

    专家得到不用回国的保证,一切待遇照旧,两天后看到了没被修改的红头文件。

    爱小姐在得到绝对保密的承诺后,同意白天用身体交换现有,稳定的生活。

    在项目完成的一个月,爱小姐也少出门和人闹家常了,建国在她家二楼要了间宿舍,每天下午,爱小姐总要在那待上几个小时。

    开始那几天建国在爱小姐身上过足了思念之苦,新鲜感一过,建国就不再每天都去了,一周只去那么一次两次。

    其余时间让得力的手下也享用一下这前朝贵族。

    最后一周连一个爬墙党也获许在他的偷窥对象身上发泄了一下午。

    爱小姐也单纯,只要说雯姐让我来的,都顺从的配合让来人尽情的宣泄,唯一的要求只是不能射在里面。

    熊哥就幸福多了,挨上这大靠山车间总见不到他人影。

    雯姐二楼的小房间他倒是常客,他用他的强壮征服雯姐的同时,雯姐也会安排最漂亮的几个手下让他时不时的领略异国女子的风情。

    他没想到的是,同一时间他的夫人也正在别的男人身下张着腿被或粗或细肉棒研磨。

    一个月后,项目结束,那两口子各自带着心中的秘密被调回原单位。

    【未完待续】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