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其他类型 > 枉生录2——花尽酒阑春到也 > 第一百一十一章秋意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秋意浓

    金枫林,温泉中

    面容俊美而已潇洒英俊的男人赤裸着身子在泡温泉,温热的泉水不时拍打在他健美性感的胸膛上,这样撩人的身子再配上那贵气风流的面容,饶是帝都任何一个女子看了都无法不心动。

    金朝雾此刻无心沉醉于自己的美貌,只是有些心烦的揉搓着眉心,仰头喝下身后婢女递来的酒杯,仰头优雅饮下,眸子烦忧之色却未有丝毫减退之意。

    今日一早,他才得知婳儿竟不辞而别离开了栖霞云苑,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字里行间之意是多谢他这些日子的照顾,日后若有机会,必定涌泉相报之类的话,还跟他道歉,说自己连累了他和绯颜伤了感情,甚是内疚。

    |“真是个傻丫头……我若是真照顾好了你,你又怎么会不告而别?”他无奈的叹息,笼着万千春华秋实的眸子似有愧疚之意。

    不过更让他担心的却是绯颜,比起婳儿的善良乖巧,他对绯颜更加不放心,那日争执之中,他已从她那明艳的眸中窥探到了一种恶意,那是一种足以将人拉入深渊的恶,虽然那只是一枚种子,尚在浅眠之中,但一旦破土而出,任其肆意生长,只怕她会因爱生恨,万劫不复。

    “哎……”

    想着这些糟心事,金朝雾顿觉头有些隐隐作痛,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往口中灌了一口酒,仰靠在身后的石台上,闭目养神。

    四周金黄色的落叶簌簌而落,偶尔有林鸟婉转轻啼,掠来阵阵山风。

    就在他正享受这短暂清静的时候,耳边突然飘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这伤是哪来的?”

    金朝雾被这突入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猛地睁开眼,便看到一张清绝出尘,眉目若画的脸放大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一双如玉似的眸子清缈若波,一身青衣如烟如雾。

    “青……青子衿!!”金朝雾不确定的看着面前之人,诧异的张口叫道。

    “伤,哪来的?”青子衿面色平淡,只是看着他胸口那块长长的疤痕看的出神,冰冷的手指硬邦邦的戳在那块刀疤上。

    “唔……”那手指上的冰冷触感让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喉咙却在这个怪异男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有些发紧,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微微不自然的侧头与他的脸拉开了些许距离,挑眉道,

    “哪个男人身上没有几道疤的,有什么奇怪…………嗯,咳,不过话说……你可不可以别离得我这么近……”

    见青子衿没有说话,只是手指依然按在他的胸膛处,也不说话就那么由于看着,这异样的感觉让他浑身都别扭的很,他有些烦躁的一把推开青子衿的手,扬声道,

    “大男人之间摸来摸去的,成何体统!”

    “你不是喜好男风么?有什么顾忌的?”青子衿却突然扬起脸来看他,似是有些奇怪。

    本来想喝了一杯酒平息一下体内燥热的金朝雾闻言,喉咙一窒,差点将口中的酒喷了出来,他大睁着眸子有些震惊的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青子衿,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纠正道,

    “错,我不是喜好男风,只是我爱的人刚好是个男人而已”

    “……爱……,呵……”青子衿浓密乌黑的羽睫微微颤了一下,他嘴角似笑非笑的牵了一下,抬起清滟眸子看着这张与韶华年一模一样的脸,看着他理所当然的神色,还有看着自己时那带着几分厌恶,几分冷漠的目光,口中竟然觉得十分发苦。

    又是这样的目光……又是这种目光!

    金朝雾冷不防在暗处紧紧握紧了拳头,他最厌恶的就是青子衿用这种目光看他,那人看上去好像是在看他,但是那眸底深处却似乎在看另一个人,穿过他的身子,去看另一个人……那目光彷徨又迷茫的像个孩子,竟让人觉出几分怜悯……

    他厌恶这种目光……不,那更像是一种嫉妒……不,怎么可能呢!!!他被自己心中突然窜出来的想法吓出一身冷汗!

    他一定是疯了!他怎么可能会去嫉妒一个凭空臆想出来的人!!不行,得离这个疯子远一点,否则自己早晚会变成跟他一样的疯子!

    他偷偷将手滑向放在石台上的衣服,想要脚底抹油开溜,但是不想青子衿却并未放松,而是整个人都压在了金朝雾的神色,二人之间离的很近,几乎肌肤相贴。

    “你……咳,你这是干什么!放开!”金朝雾的声音带着怪异的颤抖之声,呼吸也有些急促,青子衿那清美如画的面容还有那凉冰冰的薄唇近乎贴在他的唇边,那阵阵冷香不知是什么调制的,竟让金朝雾不由的一阵阵目眩神迷,身下的欲望竟让因为这个男人的靠近而该死的胀痛起来。他的呼吸声渐渐加重,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很想翻身把这男人压在身下。

    真是混账!金朝雾恨不得腾出手抽自己几个耳光,自己一定是被什么妖术蛊惑了,他对霏云敛是一心一意的,怎么会对面前这男人有这种该死的念头!

    “我要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青子衿显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只是面色清冷的说道。

    “哎罢了罢了……”金朝雾揉了揉太阳穴,知道自己不说出实情,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只得叹了口气,一五一十的老老实实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也是……五年前的事了,那年冬天我和云敛去南疆找一件王室丢失的很重要的东西,南疆地势崎岖难行,天气也变幻不定,我们花了叁个月才找回了那件丢失的直报,只不过在返回途中遇到了一帮贼匪,我们只有二个人,对方却有百十来人,云敛他又不会武功,还要保护那件宝物不被贼匪抢去…………呵呵,仔细想想,不过是多了一道疤而已,能捡回条命已是万幸!”

    “所以……你是为了救他受的伤”青子衿冷冷看着那道疤,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让人觉得他整个人比以往更加清冽。

    “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再提”

    |“我会让他们还回来”簌簌落叶之中,那青丝披散,青衣氤氲的男人头也不抬的一字一顿的淡淡道。

    山谷上。秋色满地、

    “不知道苑主收到我的信了没有?”杏婳儿手里拿着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看着漫山遍野的秋叶和点缀其间的亭台楼阁,神色有些流连,有些不舍的小声说道。

    “你真的打算离开栖霞云苑……离开帝都?”司羿身形笔直的站在她身后问道。

    “嗯……也许绯颜姐姐说的对,我不属于栖霞云苑,也不属于这里,早就应该离开了……”她失神的轻声呢喃,眼角处有泪光悄然闪烁

    “那你打算去哪?回青丘?”

    “不,我不想回青丘,回去了祈夜哥哥一定又会把我关起来不准我出去……”杏婳儿连忙摇摇头,顿了片刻,抹了抹眼角泪花,突而转眸笑盈盈看着司羿,歪头笑道,

    “我要跟你回降妖司!”

    “降妖司?”司羿怔了怔,一本正经的道,“难道你想投案,但是你最近并无作奸犯科之举,之前杀人饮血之事也已查清是狐妖嫁祸,恐怕降妖司不会将你收入大牢……”

    “谁说要住大牢了!!”杏婳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是想要去查我娘亲和我爹爹的下落!”

    “你娘亲?”

    “嗯,青叔叔说他们被困在魔界……想要救他们出来还需等待时机,可是老是这么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你不是说降妖司里有很多见多识广的大妖么,我想去问问他们认不认识我娘亲,有什么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跟我娘亲见上一面!”

    “这似乎不合规矩……”司羿有些迟疑的道。

    婳儿不依不饶的扯着司羿的衣袖,笑嘻嘻的央求道:

    “哎呀,司羿大人!神弓大人……你就帮帮我这可怜的小妖么,我无亲无故很可怜的,好不好嘛!!带我一起回去吧!!求求你嘛!”

    “…………”

    “嘻嘻,走吧,走吧……”

    ps:

    婳儿像是她娘一样,有时候也可以很乐天……不开心,就忘掉不开心的事……

    下章相思要成亲了哦……嘎嘎,预告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