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其他类型 > 勇者!来拯救未来世界吧 > 勇者!来拯救未来世界吧(0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勇者!来拯救未来世界吧(01)

    2020年8月18日第一章:真我的呼唤天怜躺在一张手术台上,在他额头之上有一台精密的仪器,从那笔杆般的装置前端,射出幽绿色的激光,这称为灵光界质的物质,是一种崭新的力量,类似灵气那种东西吧。《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灵光界质又名灵质、灵光、灵源等等,既是机甲所需的能源,又是机甲战斗的武器,无论是剑、是盾、是其他的武器或装备,没有灵光,就没有攻击力或防御力,它是一种力量,可攻可守,亦可作能源。

    从拉希矿晶中可提炼这种能源,现在灵光照射到天怜的额头,目的要是打开天怜脑中的松果体,正确来说,是用来激活他脑海中的冥门。

    冥门,就是人的脑部中的松果体的开关,从前的人类透过冥想修练,能开启松果体的活动,达到借助松果体沟通天地宇宙间的讯息之用,故称为冥门,十分贴切。

    一般现在的女人们,到了十二岁就能进行开启冥门的手术,手术师用灵光刺激松果体,可以激活它百份之三十的潜能,一旦冥门开启,冥门内的星仪也能解锁,这就能将机甲师设计好的机核融合到星仪上。

    机核,就是机甲压缩而成的核心,当融合了专门为那人而设计的机核,之后那人就随时能召唤出机甲,每位战士一生中只能融合一套机核,也就是一款机甲。

    机甲分为攻击型、防御型和辅助型三类,攻击型称为战士,防御型称为骑士,辅助型称为星祭。

    每套机甲都有分属日,因应那人星仪的属日而製,属日分为地、火、水、风等等。

    现在天怜要做的手术就是开启冥门,同时查探星仪的属日,从而为他设计专属的机甲。

    一般女日进行这手术大多只花三到五分钟就能完成,除非是凡人,也就是天生松果体无法开启的人,这类凡人佔总人口的百份之六十左右,所以,即使有心贡献国家,也未必能成为军人,即使融合机核成功,也不代表能立即进行战斗,还要经过一年的培训,方能正式成为战士或骑士,抑或是星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故此,天怜想在战场上立军功,嚐试与异星兽战斗的滋味,都不会太快做得到,现在他的心情既兴奋又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经不觉手术进行了超过二十分钟了……隔着玻璃窗注视着手术室内的情况的议员们都十分紧张,她们都十分重视这次手术,原本这手术应该在天怜十二岁时进行,可是,由于天怜是男日,她们军方没有为男日进行过此手术,手上的资料和数据都不多,经过风险评估,决定推迟到今天才进行手术。

    眼前这情况有点特殊,众人都开始产生放弃念头,直到一位女医生出现在房间中,她对众议员说:“诸位议员,天怜少尉的手术似乎有点意外,手术时间已经超过一般人的几倍,恐怕再进行下去对他有生命危险,要不要停止?”

    其中一名金髮的清冷女子道:“停吧,要不然就弄出人命了,哼,甚麽全能的勇者,还不是普通人一名吗?有甚麽了不起的?”

    “是。”女医生回应了一句,然后步出房间。

    “真的没改错名字,天怜天怜,还真只有上天才可怜他呢!”金髮清冷的女子嘲笑道。

    六名议员中,唯一她是从前反对到过去时空找寻圣灵的人,她名字叫艾米,除了脸容清冷外,身材也是平庸,没有甚麽凸出之处。可是,她在议会的影响力却大了,几乎大部份议员都是她的人,可以说,除了那次决定到过去寻找圣灵的议桉只有她一人反对外,大部份的议桉都在她控制范围之内,她若反对,议桉就不能通过。

    这也是因她特殊的身份而成的,她同时也是国家委派的特使,背后有国家支持她,她也有罢黜统帅的资格,所以连芙丽也忌惮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之后的日子,天怜再尝试过数次手术,可是都不成功,这消息传遍整个龙渊。

    人们开始怀疑天怜是否拯救她们的勇者的传说一事,那个传说,说当有一男婴为女人而生,他是拯救人类的圣者,在他裡头有圣灵,这人从过去到未来,一直存在于世界的中心,他是地球之心,是天使的化身,是神的儿子,他的名字称为神的拯救。

    天怜……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是人们心中的冀望而已。

    天怜由天堂掉到地狱,被女人讨厌,被女人唾弃。

    他不禁要问,是谁主动领他来这时代?是谁认定他是拯救者?又是谁将不存在的希望一一加诸他身上呢?

    当祝福变为咒诅,这是他想的吗?

    连他家裡的亲人也讨厌他!

    所以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中,他不想再面对任何人,更不想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某一天,他独自在房间中发呆之际,耳闻一把声音,说:“人子,到我这裡来。”

    天怜不解,以为是自己多天没吃东西,有幻听,结果声音第二次呼唤他:“人子,到我这裡来。”

    这次他听的真确,是有“人”叫他!

    可是他听清楚后,反而心中有气,这“人”叫他来“他”那儿,可是去哪寻找“他”?

    他坐在床上,心中呐闷之际,那声音再次呼唤他,和前两次一样。

    他在心中想:“怎样到你哪儿啦?你在哪裡?”

    此时,他又听见那声音说:“在心中。”

    这一下天怜更加气上加气,心中?那他怎样到心中去?

    转念之间,他马上想到一件事,他开启不了冥门,这和冥想有关,这声音叫他到心中找他,会不会和冥想有关?

    “到我这裡来”的意思是藉着冥想而去到心中那裡?

    原本乱七八糟的思想,彷彿理清一条路,于是他马上盘膝坐下,开始冥想。

    起初他内心杂念颇多,但慢慢地呼吸吐纳,渐渐心境平静多了,他彷彿听到一把声音,说:“欢迎到我这裡,我叫天恩。”

    天怜体内突然涌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将他整个人包围起来,他彷如泡在温水裡一样,很舒服,很宁静,很祥和。

    最后他眼睛依然闭着,可是却“看”见一幅美丽的“图画”,然后他就走进这幅图画裡去……他遇到一个人,一个全身散发柔和之光的人。

    “欢迎~”

    “你是……?”

    “我叫天恩。”

    “天恩……我叫天怜……我俩……”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句话勾起天怜的某些记忆,从前,就是还未来到这裡世界之前,他好像也和一个自称天恩的东西交谈过,那个一直作弄他,戏笑他的东西,如今终于出现眼前了?

    “你记起了吗?”

    “嗯……”

    天怜不想记起,但也忘不了,二人之间的羁绊,不是三言两语能道清的。

    “修练吧。”

    “在这儿?”

    “不然勒?”

    天怜很想坐下,可是他控制不了,他的“看”见,是他脑中的影像,要在脑中模拟一幅美丽的仙境画已经很难,莫说要在脑中形成“坐下”的图像。

    “慢慢来,不急。”

    结果尝试了大半天,仍是办不到,反而愈来愈累。

    “今天先这样,你去吃点东西,然后早些休息,明天继续吧。”

    “嗯。”天怜应了一声,然后才张开双眼,窗外的风景已黑,原来他已经打坐了半天。

    之后他终于步出房间,已经三天没有步出房间了,他家是一栋西式两层高的洋房,有前园和后庭,上下两层都有房间,共有六间房间,刚刚够他一家每人一间房,而每间房都有独立的浴室和洗手间,故此除了吃饭都不必离开房间。

    他下了楼,来到饭厅,餐桌上没有留下饭菜,他得自己弄。

    之后的日子,他都继续修练,彷彿成为习惯一般。

    久而久之,他渐渐学会冥想,他能操纵脑中的图像,听天恩说,那是心与灵的合一,心是肉体,是脑海的意念,灵是灵魂,就是脑海中的那个他,既是天怜,也是天恩,能心灵合一,才是修练的真正起步。

    (未完,待续。)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