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失恋联盟 > 二十八。薛定谔的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十八。薛定谔的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

    挣扎在众人的千钧重担关心里半个月,米杉觉得自己自己仿佛延后体验了自己从未体验的高考生活。每天对着电脑和幻灯片,被屏幕的蓝光晃的双眼无神。晚上糊上厚厚的眼霜,只求不要考试考完就是一个小老太太。

    最后一天的竞赛以海报的形式,每个人对评委老师有十分钟讲解和五分钟答题。

    陆程教授走到米杉,“28号,米杉,开始吧。”

    惊喜过望,将来自己研究生的意向教授居然是自己评委。此时不显摆更待何时。米杉被陆程的睿智的理智气场熏地整个人都清明了起来,崩着一股劲儿口若悬河。

    陆程勾完自己打分板,微笑看向米杉,“米杉,整个项目思路是很出色的,但是有最后两部分程序编写过于受限书本,显得整个框架显得有点笨拙,不那么...简洁。“

    米杉有些愣住,这个部分是博后看过认可的,想着如何去解释自己的想法,陆程抬抬手想拍有些着急的米杉的肩膀,在脸上停住几秒,欣赏地笑笑,碰到之前又放了下来。“瑕不掩瑜,大一,你还刚开始,以后注意就可以。“

    赶忙拿出笔记本记下,刚想继续套几句瓷,陆程已经往下一个学生走去。篡紧了自己的圆珠笔,暗念,明年比赛我还来,总会拿出一个更好的项目让你记住我的。

    从场馆出来,哪怕成绩没出,一块大石后头从心里取下,整个人仿佛都踩着七彩祥云在往前飘。飞奔到校外最近的杭帮菜,打包给帮自己反复校订了幻灯片的小霖霖。

    外带排队人很多,好容易点了菜,尴尬地发现自己钱包和手机...好像还留在自己海报的桌子上。慌乱地掏出ipad连上wifi找人江湖救急之间,温和的声音响起,“米杉,难得见到你们年轻人来吃这么老派的餐馆了。”

    一转身,陆程站在身后,手里还拿着自己的钱包和手机,“我离开的时候失物招领办公室已经关了,还想中午出来吃完饭下午再送过去办公室,没想到刚巧遇到你了。“

    米杉赶忙接下,道谢。趁着排队付钱的兵荒马乱见缝插针套瓷表明了自己对陆程课题的兴趣,和以后想去b大实验室暑期研究和读他的研究生的欲望。

    陆程微微低头,看着米杉手里的钱包,眼光又看回米杉卷卷头发簇拥的脸颊,和蔼地开口,“当然可以。以后要是以后还有问题的话,随时可以发邮件找我。我也很高兴你刚才展示海报之后,也问了我关于我课题的问题,年轻人就是需要多思考。”

    不顾米杉的推脱,坚决地付了米杉的外卖账单,“毕竟这么聪明的学生,以后暑假还要来给我做免费苦劳力的,请你吃顿饭算是预支了费用。”笑着摸了摸米杉的头顶。

    米杉看着陆程往餐馆里入了座,往场馆跑的时候心里开出几千朵花,“看看人家真正的有水平的大佬,丝毫不摆架子,就是又亲民又有风度,难怪人家桃李满天下。“

    米杉在春日已经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的阳光里等到大四组别都已经出来,都等不到傅皓霖和他的微信回消息。

    场馆在比赛日就开一个口,难道傅皓霖还能遁地逃走吗?米杉带着等到暴躁的心和凉掉的外卖走进清场的场馆。开放式的空间已经空空如也,米杉一个个看过四周的小房间,直到走到男厕所门口,“砰”的人肉闷响传出来,传来的还有傅皓霖的闷哼声。

    心里一惊,扔下外卖踹开门,傅皓霖背影挺立在门口,一手握成拳,另一只拽对面人的领子。而对面站着的是同样蓄势待发的在守卫姿态,脸已经被被领子勒的充血发红的叶穆成。

    血嘭地一下涌上颅腔,挡在傅皓霖身前。大脑空白地几乎说不出话,喘着气,“叶穆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叶穆成从领子被拽的有扭曲的角度看向米杉,冷笑,“我被拽着领子,你他妈问我想干什么”

    米杉转头看向手臂绷出道道青筋的人,白的发冷的脸上颧骨处的眼眶有深深的红印更加明显,已经有发黑发紫的迹象,平时脸色总是平静的傅皓霖,此刻脸上是汹涌的怒意。

    顾不得心疼,先把两人分开。“不要动手了!想进警局吃牢饭留案底还是好好毕业?!”没使力气多大力气就扳开傅皓霖捏在叶穆成领子,已经紧绷的发白的手指。

    搂下冰山脖子,让他低头查看伤处。傅皓霖面无表情,下巴却顺从地伏在米杉手上,青红色底下已经透出点点渗血的小颗粒,

    米杉愤怒的无以复加,“叶穆成,你凭什么打他?”

    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叶穆成像在看奸夫淫妇一样的眼神里讥讽笑出了声,“我凭什么打他?你先问问他做了什么事情!”

    妈妈经常拍拍米杉的脊椎,掰开她的肩胛骨,拉直她的脖子,在耳边说,我们家米杉呀,要站的又直又漂亮。所以米杉挺起胸膛,两脚微微打开,站的更加坚定。

    站的很直很硬气的米杉,觉得面前这人是天底下最下流的无耻之徒。吊着我的是你,甩了傅皓霖的是你,无缝连击系花的是你。你自己怎么不问问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呢?

    傅皓霖和自己,都在向前好好生活,都在尝试远离你的路上,却不断地被你一次次卑劣打搅。

    能为什么?不过是叁心二意的人贪婪地想要所有人都爱他罢了。

    只有卑微且愚蠢的人才会永远伤春悲秋地留下一个永远一碰就会疼的胸口朱砂痣,勇敢而智慧的人会果决地拿刀挖掉那块烂红疮踩一脚再说一句去你妈。

    难受又能有多久有多大呢。米杉想起妈妈曾经夜晚的独自饮泣,和后来被男朋友接去吃饭时的的笑靥如画。

    只要能走出往美好将来那一步,这一刻如何心如刀割都值得。

    挽住傅皓霖,直视对面人的眼神,”叶穆成。我警告你,傅皓霖现在是我男朋友,你以后少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和感情。“

    叶穆成看着米杉搂着傅皓霖的胳膊,和盈满泪水盯着自己的愤怒眼神,整理了领口,依旧是嘲讽,”哦?米杉,你喜欢他?之前追着我紧紧地扒了叁年,说变就变。你的喜欢,可真不值钱。”

    眼神在两人身上转了一阵,“你们两个到底想证明什么?亲来抱去证明两个人爱的死去活来?“

    ”愚蠢,而且幼稚。“

    米杉扣紧了傅皓霖的手心,怒气燃烧到极致,反而笑了出来。

    “叶穆成,穿粉红蕾丝碎花丁字裤觉得自己很性感吗?”

    米杉看着叶穆成愕然的脸,“想说自己没穿?现在把裤子脱下来证明啊。脱下来外裤露出大裤衩子不算,天知道你是不是喜欢在大裤衩里穿丁字裤。”

    “叶穆成,就算你真脱到全裸了我们也没发现你的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也不能证明你没穿它。”

    “假设你今天内裤只穿了一件,可你的大裤衩子和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在你没脱裤子之前,属于迭加态共同存在。你脱掉外裤前,大裤衩和你的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状态各占50%共同存在,在脱下那一瞬间各有几率坍塌。”

    “你脱外裤露出的大裤衩子并不能证明你今天穿的不是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

    “同样的,感情这种东西,喜欢与不喜欢,就是一个迭加态。最顶尖的物理学家都不能预测物理实验坍塌的到底是哪个状态。就凭曲曲一个你叶穆成,凭什么断定我和傅皓霖没有感情?“

    ”在薛定谔盒子里的东西属于不确定状态。“米杉咬紧牙关。“可当你打开了薛定谔的盒子呢?迭加态必然坍塌其一,就只有一个确定结果了。”

    “叶穆成,是我猪油蒙了心,可是过去对你的一切态度都的都已经是一个打开的盒子了。现在,喜欢你和讨厌你的迭加态消失。我清楚地知道,我讨厌你。”

    再一次扣紧了望着她出神的傅皓霖滚烫的手往门口走。在走到厕所门口时回头看向站在怔在原地的叶穆成。“傅皓霖,也是一样。”

    走在依然初春温暖的大街上,米杉像是突然脱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全身蜷缩抱着腿,“霖霖,我走累了,让我休息一下。”

    傅皓霖把书包移到身前,弓下身,“路边灰大,不要吸尾气了。上来,我背你。”

    趴在硬邦邦的背上,米杉把玩着傅皓霖软软的耳垂,“霖霖,今天怎么会打起来。”

    背对的头摇了摇,没有说话。

    也罢,需要刨根问底的秘密不如不知道。

    随着步伐,在背上一起一浮,米杉看向傅皓霖的右侧脸,是青紫的眼眶。小心地抚摸上去,“这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摇摇头,“我和叶穆成从小一起练的空手道,我知道他的力道,我没事的。”

    只是盯着眼前的路面,“我知道,他没下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