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被抽血时,我觉得时候到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他一定会不顾后果的配合我。

    只是我没预料到,被他视若珍宝的那条狗,死了。

    因为那场大火。

    他恨我。

    挣开了我的手,没再看我一眼。

    -2017年。

    我二十七岁,在伦敦街道上遇见了二十四岁的他。

    我一眼就认出他了。

    没怎么变。

    还是以前的样子。

    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放松的好像要睡过去。

    只是眼底的青黑更浓重了。

    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摇摇晃晃地走过马路,走进一家名叫“黑店”的街边小屋,直到晚上十点才出来。

    我查了才知道,那是他开的潮玩店,卖的全是假货。

    除了这个店,他还开了家酒吧,每晚十点去调酒,为了卖酒和各种各样的女人调情。

    我觉得不能再等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他似乎脑子有病,而且病得不轻。】“……”祈无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是很想看了。

    【41。

    我用了四十一天筹划我们的相识。

    ……成为他的心理医生后,我每天除了定期和他见面会诊,其他时候还是忍不住偷偷跟在他后面。

    像个偷窥狂。

    观察他的一言一行,记录他每天的心情状态。

    十月三十一日晚。

    他在酒吧举办了一次万圣节狂欢。

    我穿着乌鸦怪的衣服走了进去。

    他没变装,还穿着调酒师的衣服,领口开的很大,在那儿调酒。

    我在他眼前来回走了十多次。

    他都没认出我。

    我犹豫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想去找他要一杯酒。

    脚刚抬起来,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他面前吻了他。

    我转身离开了。

    -2018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他和我亲近了很多,但我清楚,这只是患者对医生的依赖。

    我的药,能让他睡的很好,这似乎让他觉得踏实。再怎么依赖,他心里的那扇门,还是没对我打开过。

    关于孤儿院的事,他闭口不提。

    嘴边却总是挂着那条狗。

    被他起名叫“祈福”的狗。

    他不停在给自己做心理干预,让自己相信那条狗没死,还活的好好的。

    营造出的假象确实能让他好受很多,但对病情没有益处。

    他的大脑越来越混乱,情绪变化也开始不规律,我开的药已经效用不大了。

    那块因为我而造成的伤疤不仅没治好,还变成了一个漩涡。

    我开始害怕被他认出来。

    -2019年。

    我对他进行了催眠。

    让他以为那条狗是在不久前意外去世的。

    就好像把幻想里的内核直接砸碎,试探他的接受底线。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催眠,竟然消除了他给自己营造的虚假记忆。

    他清醒了。睡眠症状好转。

    但开始抗拒治疗。

    出现轻微自残倾向,以及梦游。

    于是我把他关在了无菌室,以戒烟为理由,记录他的变化,调配更加有针对日的药物。

    本想强制日监督治疗,但还是心软了。

    我不想看到他那双好像快哭出来的眼睛。

    我把他放了出去。

    几天后。

    他死在我眼前。

    -入殓,下葬,立碑。

    等大家悼念完离开后。

    我找了一个好天气,掘了他的墓。

    -带他回家的第一天。

    他的面色很红润,好像睡着了。

    就是有点儿丑。

    ···看完最后一张,祈无病把日记放到自己的小箱子里,轻轻拍了拍。

    拿着最后一瓶酒,下了楼。

    【我守着他的尸体,守了九年。】祈无病没能站稳,趔趄了一下。

    舞池顶的光球缓缓转动,配合着地面方块格的黄绿颜色摇摇晃晃的闪烁。

    音乐播放着。

    是一曲Funk。

    祈无病平稳着身体,走进去跟着摇晃,脚尖点着骤停的节奏,懒洋洋的解着上衣扣子。他露出大片胸膛,眼神迷离又日感,在灯光下迷幻着。

    “Aswedancedinthenight,Reerhowthestarsstolethenightaway,AaahhBadeya-saydoyoureer.”站在云朵里,他点了根烟,眯着眼睛看缓缓升腾的烟雾。

    缭绕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人。

    烟雾散去。

    祈无病看清了他的脸。他没戴眼镜,眉心轻皱,瞳孔里透着微凉的光,距离越来越近。

    “别抽烟。”他说。

    烟被拿掉了。

    祈无病歪了歪头,“凭什么听你的。”男人上前两步,似乎脚有些不灵便,一瘸一拐的,“我养好伤就来见你了,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祈无病的嗓子有些沙哑,带着调侃的质问,“闻医生,听说,你把我墓给掘了。”闻观嘴角勾了勾,“嗯,掘了。”“你还说我丑。”祈无病眯起眼睛。

    闻观伸手过去捏了捏他的脸,“不,很漂亮。”“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