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BTS防彈|你是我的黑天鵝(ALL珍) > 《鎮上那間大黑莊》08.病房KISS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鎮上那間大黑莊》08.病房KISS

    两人被送往医院接受一连串检查,所幸磁造扫描摄影与电脑断层检查之后两人并无大碍,只有田柾国的肩膀挫伤较严重,其他多是擦挫小伤,但为求保险两人还是被安排住院观察一晚。

    接到消息赶过来的大黑庄五人,轮流跟着他们做检查,然后就待在病房中陪吃饭陪聊。

    病房是双人病房,不用担心一群人吵吵闹闹影响还有在意其他病患的目光。

    朴智旻踢了鞋窜上金硕珍的床,像隻小猫捱在哥哥身边,金泰亨则是端着一碗粥用汤匙舀着送到金硕珍嘴边。

    「泰、泰亨啊……我手没事,可以自己吃。」金硕珍受到餵养脸微微发红。

    完全不理会珍哥解释的金泰亨依然故我坚持要餵食,拗不过他的金硕珍只好像个伤患般乖乖受照顾。

    另一床则是郑号锡把食物摆上小餐桌,身兼食物饲育员,左手吊着手臂吊带的田柾国食慾很好地张口说要吃这个吃那个,闵玧其拨开田柾国的瀏海,看着他额上与颊面的擦伤,幸好都不严重。

    金南俊则是被隔绝在门边楞楞喝着自己的饮料,刚衝来医院时他第一时间担忧地抓住躺在病床上的田柾国,差点又没把人弄受伤,闵玧其赶紧把人踢去一旁待着。

    田柾国嚼着口中的食物看向隔壁床搂着珍哥缩在他身边的朴智旻。

    「智旻哥,珍哥受伤了让他好好休息啦!」

    闻到好重的醋味,朴智旻更是把整张脸都贴在金硕珍的臂膀上,坏笑看着田柾国。

    「我在给珍哥心灵上的安慰,」朴智旻蹭着金硕珍,软软地看着人,「哥,对不对?」

    金泰亨随手放下碗,长臂搂抱着本床伤患,直接脸贴脸金硕珍。

    被双子一左一右搂抱着,金硕珍一点都没有享齐人之福的幸福感,也不好把人推走,就这么尷尬微笑不敢动弹。

    闵玧其轻戳着田柾国的脑袋,「没事没事,他们就是闹着你们而已。」

    田柾国气嘟嘟着脸,大口大口吃进郑号锡餵来的食物。

    「还好没什么大碍,真的要去申诉检举那边的环境,这样真的太危险了!」郑号锡擦去田柾国嘴边沾上的酱料,这么一摔两个人进医院,接到电话那刻真的是吓死他们。

    一行人赶来医院知道前因后果,金硕珍很愧疚,但是也没人责怪他,换着角度来说如果是田柾国滚下去,金硕珍也一定会抱住人一起滚;或者今天不是金硕珍失足仰倒而是其他人,田柾国这个身体比脑袋迅速的小傢伙也一样会不顾一切扑向前护住那人。重点不是受害者没踩好,而是公园路灯工程管理处应该要好好管理环境,那一带有很多大人小孩在运动,米镇的政府相关单位本来就应该要有维护环境的责任。

    金南俊承诺他一定会检举申诉到环境确实改善为止。

    七个人闹来闹去直到探病时间即将到来,五人再叁确认两名伤患不需要人陪,才挥挥手结伴离开医院。

    五人一出病房,金硕珍就下了病床坐到田柾国床边,满心歉疚轻轻拉住他那没有受伤的右手。

    「会不会痛得很严重?」

    「肩膀是不舒服,但我心里更不好受。」田柾国微皱了眉头,摸心脏处一脸难过的模样。

    「怎么了?为什么?撞到胸口吗?我跟护理师说一下……」

    田柾国反抓住金硕珍慌张要去按呼叫铃的手,然后顺势搂住了他的背,把人带进怀里。

    「刚刚智旻哥还有泰亨哥跟哥贴好近,我不喜欢,我吃醋了。」

    把人搂进怀里很有男子力,但又像个小孩子一样嘟嘴撒娇生气,金硕珍失笑,双手环抱住田柾国的腰,惊觉这孩子衣服底下真的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少年纤细的身形。

    「对不起……还有,谢谢……」

    金硕珍不敢想自己跌下去会是怎样的情形,可是即使其他人安慰他,对于田柾国这样奋不顾身的保护他还是令他很后怕,田柾国受伤了,还是因他而受的伤,儘管伤势不严重,他的内心却是紧揪疼痛不已,捨不得,真的非常捨不得,心好酸、好痛。

    一见金硕珍表情也猜到他内心七八分想法的田柾国,知道不管他说什么哥哥都会很自责歉疚,索性也不说,直接吻上怀中的人。

    虽然病房是独立空间,但却不是极度隐密的场所,金硕珍紧张想推开人却不敢用力,想出声却被田柾国顺势侵入了唇齿,湿热的舌尖带着点强势霸道,执着地纠缠金硕珍的唇内。

    气息紊乱,双手扶在对方的腰间,病房中低冷的空调止不住俩人上升的体温,金硕珍闭上眼睛,身体紧绷地享受恋人的吻。

    因为眼睛闭上感官就特别敏锐,田柾国正吻得忘我,金硕珍却突然挣脱他的怀抱跳了起来,嘴唇又湿又肿双颊发红逃回自己的病床上去,还想继续下去的田柾国傻愣愣地看向哥哥,但是对方鑽进棉被中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哥……」

    病房门被拉开,护理师推着工作车走进巡房。

    「有哪里不舒服吗?」

    护理师检查了田柾国的状况与身上绷带,量了体温作纪录。

    田柾国只是呆呆地看着护理师摇头,护理师觉得病患脸有点红,但是体温是正常值,也就没多想,然后转往另一床。

    相较于田柾国,金硕珍是脸红得很明显,耳朵脖子全都是红通通,护理师有点讶异,体温量起来虽偏高却也还在正常值内。

    「有不舒服的情况吗?」

    「刚刚因为觉得很冷,所以喝了几杯热茶……没想到现在反而觉得很热……」

    原本就很俊美的脸庞因为双颊红潮更显动人,眼瞳也水亮亮,靦腆害羞的表情让护理师移不开目光。

    「那……那需要,我帮你再加床棉被?」

    「没、没关係,」金硕珍摇摇头,「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

    他一笑,绝艷笑容差点没把护理师闪到眼前全是白光,小护理师手忙脚乱地做纪录整理好物品,慌慌张张推着车子走到门边,还不忘回头交代如果有不舒服记得按呼叫铃之类,才脚步慌乱地走出病房。

    另一床的田柾国看着哥哥,心想那是什么强大攻击武器?真的是没人能招架哥哥的那张脸。

    确定小护理师不会再进来,金硕珍才訕訕地下了床回到田柾国的病床上。

    「哥刚跑得真快。」耳朵灵到不可思议。

    「万一被看到怎么办?」脸皮很薄的金硕珍红着脸轻啄了田柾国的嘴角。

    被看到又怎样?

    田柾国一赌气,伸手一拉两人的姿势立换,金硕珍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迫换成躺倒在田柾国的病床上,坐在他身边的田柾国倾身下压就是深深一吻,虽然一手吊在身前,却不妨碍另一隻没受伤的手往哥哥的病服内探。

    温热的手掌抚着金硕珍的腰腹,来回轻柔细细摩娑,之前他们都只是隔着衣服抚摸,肌肤的直接抚触可以感受到温度持续向上攀升,手下的感触柔软紧实,田柾国加重了力道,掌面纹路滑过身体,金硕珍的身体颤了颤,感觉体内深处有什么被挑弄了起来。

    拱了拱腰,把自己更贴向田柾国的身体,感受俩人灼热的体温相靠近。

    彼此都有了反应。

    虽然知道在医院病房里,他们不应该再放任情慾蔓延,可是很难停下,吻得更深,吞嚥着对方的津液,用力吸吮舔吻就像是要把彼此都嚥含到口里腹腔,交织你我难分难捨。

    原本坐着的田柾国撑起身子,没料到呈现跪姿的他一阵电击般的剧痛从膝盖直衝脑门,闷哼一声放开了吻,跌坐回原来的姿势。

    突然抽走的吻让金硕珍吓了跳,睁眼就看到田柾国皱脸忍耐的表情,他翻身坐起急忙搂住人,以为是自己弄到他的伤处。

    「怎么了?压到哪里了吗?我……等等忍耐一下,我叫……」

    按向呼叫铃的手被田柾国拉了回来,他稳住气息忍住痛朝着金硕珍摇头。

    「哥……不是受伤……不是……」

    一说不是受伤金硕珍就明白了,田柾国的脚与其说是痼疾其实更像心病,无法使劲偶尔疼得没来由的,他缓下自己的情绪,伸手把人抱进怀中,两个人的呼吸胶着,从紊乱到慢慢平復。

    好半晌田柾国才感到疼痛退去,脸色也恢復如昔。

    他稍微拉开与哥哥间拥抱的距离,吻上珍哥担忧的表情。

    「哥我没事了。」

    「嗯。」

    金硕珍的声音闷闷的,脸上掛着是明显的无能为力与不捨。

    田柾国的心一揪,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珍哥,喜欢到想与珍哥一辈子都在一起。他的手缓缓向下滑,原本被挑起的情绪因为疼痛缓了下来,但他发现珍哥还没有完全退去,单手往下隔着病服裤子覆盖住。

    「喂!田柾国!」别、别揉啊!

    田柾国靠在哥哥颈边轻笑,气息暖暖吐在金硕珍的耳际引来一阵骚痒,缩着脖子却无法逃脱。

    「我帮哥处理。」

    「不、不用……」

    田柾国挣脱金硕珍压制住他的手,但是动作更快的穿过腰际滑进对方裤子中,握住,然后揉捏着。金硕珍的眼眶很快就红了,眼里水汪汪的,呼吸乱成一团。

    「柾、柾国啊……」

    「哥,把裤子拉下来一点好不好?」

    田柾国的话就像是露骨的情色魔力一样,金硕珍的脸都快红到滴出血来,却是依言照做,他在内心不断说服自己,如果……如果沾到病服裤子这样就不好……

    身体部位裸露在空气当中,敏感的尖端出水了,金硕珍的脸都快埋进田柾国的肩窝处,重重的、破碎着喘息。

    只有单手毕竟还是有点不方便,田柾国握着金硕珍的手,一人一手往下处理着,上下套弄,偶尔轻捏一下,身体颤慄往后缩然后又往前挺起,田柾国轻吻着哥哥的脸颊,加快速度与手上力量,颈边的呜咽声传来,感觉到哥哥的身体在发抖。

    在最后一刻金硕珍连忙抽了卫生纸,险险让自己的慾望沾染了衣裤,紧绷的身躯放松下来,他倚着田柾国不住喘息着,吸着鼻子,眼角有冒出的生理眼泪,田柾国侧脸吻去了他来不及滑落的泪珠。

    珍哥真的好可爱啊,情慾过后的诱人表情更是让他心动不已。

    等到馀韵消退,金硕珍脸都不敢抬,收拾着卫生纸低声问道:

    「要帮你吗?」

    田柾国幸福满满地对哥哥露出大大的笑容,「没关係,等到出院哥哥再帮我!」

    金硕珍整个人炸红,故作恶狠狠把田柾国推回病床上,起身整理衣服然后暗下了灯,「不早了,该睡觉了。」

    「哥,牵手!」

    进厕所取了条湿毛巾出来,金硕珍坐在病床边把田柾国的手擦乾净,然后轻轻握住,「赶快睡,明天就能出院了。」

    昏暗的灯光中,金硕珍模糊的身影还是像闪烁着光芒般耀眼,田柾国在这样甜蜜温柔照顾下缓缓陷入梦中。

    病房中空调还是很冷,他们俩个人相处的温度却是很温暖。

    免*费*首*发:win10.men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