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少女快穿冒险 > 第五个任务:口嫌体正直的摄影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个任务:口嫌体正直的摄影师

    赵禹州看着怀里的云锦,小虎牙笑的可爱又阳光,昨天吃了个尽兴,逼着云锦叫把能想到的骚话都说了遍,只是他家里管的严,骚话也不知道多少,翻来覆去就那几句。

    但是这几句也就够了他爽了,蜜穴水也多,又软的不行,插得他浑身舒坦。摸着云锦的小肚子,想要再来一次,只是看着云锦蹙眉难受的样子还是放弃,抽出自己的肉棒将堵住的精液流出来。整间卧室都是情欲后的味道,白浊留在暗红床单上格外显眼,看得赵禹州又要硬起来。

    白嫩的身体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赵禹州有些得意,这些都是他留下来的。打开云锦湿漉漉的腿间,小嫩穴都被干肿了,粉红色极其诱人。手指扒开红肿着的花穴,坏心思的对着吹了口气,就看见花穴微微的颤抖起来,还有精液混合蜜水流出来,好色情。

    温柔地擦拭干净,抱到一旁的沙发,换好床单再抱云锦回来,就算她睡的在沉也醒了。她睁着湿漉漉的眼有些迷茫看着他,声音软软糯糯:“怎么了啊。”

    “没事。”亲了亲她的唇,赵禹州又成了阳光少年,“一会经纪人来带我,我回去收拾下,你好好休息,如果回来我打电话给你。”

    “嗯。”云锦揉了揉眼,凑上去回亲他的脸颊,洁白滑腻的身体还在他怀里蹭了蹭,“拜拜。”

    乖巧软萌的样子,让他笑意更盛,又揩油了一阵才意犹未尽离开。

    没了赵禹州,云锦睡了个十分满足的懒觉,然后就是错过了上午的课程,为此还被白祺训了一顿。云锦瘪着嘴,不去看驾驶座上的男人。

    她身上还有印子没消,夏天穿的十分严实,头发散开遮住颈部的吻痕。

    “下次如果来不及,不许翘课,电话告诉我,我去接你。”

    “知道了~~”云锦懒洋洋应和,手里抱着一架相机。毕竟她想不出如何拉近好感,正好严墨这段时间没事干,开了一个摄影培训交些摄影知识,她就趁机去搞好关系,刷刷好感度。

    “生气了?”白祺见她不说话,忍不住出声。心里想着自己刚才的语气是不是说重了,有点伤到她了?

    “哪敢生我们大白的气啊,我在想事情。”云锦见他有些不好意思,抬头揶揄他。

    “……”被套路的白祺有些无奈,趁着等红灯揉了揉她的脑袋:“到了,下去吧,晚上要我来吗?”

    “不啦,这边正好可以打车。”云锦歪着头一脸得意,“他不是特意放假,让你回w市,我们到时候见。”

    “也好,回头见。”知道云锦说的是董事长,白祺点点头,准备将事情交接完再走,犹豫了一下喊住云锦,“这次回去,算了,到时候再说。”

    “?”云锦看着欲言又止的男人,面上满是疑惑不知什么意思。

    为了留下好印象,云锦特意提前半小时到工作室等候。

    “你是?”严墨看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少女出声问道,声音没有白羽凝的声线缱绻,也没有赵禹州的声音爽朗,带着成熟男人的磁性。尤其是那双眼睛,平和深沉,五官立体深邃配上麦色看上有一种异域的帅气。

    “我是之前联系您的云锦。”云锦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让自己看上去极具亲和力而且十分小白兔。之前报名的时候就已经告知了姓名和号码,所以严墨点眨了眨眼,点头不多言,开门示意云锦跟着进去。一脸不为所动,见惯美色波澜不惊的模样。

    跟着的云锦一脸期待,暗搓搓的想着怎么刷好感度,要不要装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呢,毕竟不是说蠢萌的女孩子很受欢迎嘛。

    ‘人家是蠢萌,你要什么都不会,那是白痴,请你告诉我,是什么给了你如此的自信。’

    ‘……我漂亮,行了吧。’

    大宝赏给云锦这个白眼,嘲笑云锦有些不自量力。毕竟,云锦这次的容貌并不能算的上是绝美,给人感觉就是邻家少女小白兔的样子,不比其他女孩子冲击力强。

    严墨将她带进摄影棚后就去调试相机,云锦就乖乖坐在那里发呆,原本还在想大宝为什么这么说,结果发现来上课的人里,只有一位男士,其他女性颜值都不低,其中一两位装扮浓艳但是挺好看的。

    “???”云锦突然明白自己当初这个课程为什么难抢了。此刻的表情十分微妙,一双灵动的眼眸带着些许慌乱,胡乱在那些美人的脸上瞟着,心里暗想要是被截胡可怎么办。

    她坐在下面,心不在焉的模样全部被严墨看进去。他对云锦还有印象,毕竟当初算是拍了张不错的写真照,想到这里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严墨微微咳了一声,少女听到声音慌忙坐好,慌乱的眼神迎上他的目光,急忙低头却又偷偷抬头看他,活像做错事情的学生,被老师抓包。他这才重新讲解理论知识,声线平缓隐隐带着一丝笑意。

    大致了解下情况,除了云锦是个真小白,其他人都接触过摄影,对于文盲混入一帮人中,他们表示很疑惑。那位男士还偷偷问云锦是如何抢到课程的,毕竟严墨是在私人朋友圈发布,因为本人在业内有名,他们都是过来学习提升的。

    云锦有些尴尬挠头,张了张嘴又闭上,犹犹豫豫开口,“我朋友帮我抢的课程。”她也不能说自己是从老板那边要过来的。

    “哦哦。”男人并没有多想,只是盯着云锦又看来看,才转头离开摄影棚去隔壁的摄影基地拍照。毕竟实践重于理论,严墨只是讲了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他们需要拍照然后交过来,才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此刻云锦站在花园里,摆弄自己的相机,下午的阳光晒得她整个人发懵,已经有些出汗。她这个相机买回来还没研究会,就过来上课。摇了摇头,生活不易只想叹气,一手看着说明书,一手对着开的绚烂的奥斯汀胡乱拍拍拍。

    严墨路过时,就看见她扛着相机,身子歪着各种角度诡异拍摄。不由凑近想看看她在拍什么,墨发被夏风吹起,飞散在空中就像飞舞的细线,一缕垂落在他手上,让他忍不住轻轻捻玩。

    他站在云锦身后,只要云锦后退就可以撞入他怀中,风将属于她的气息吹入他怀中,带着诱人香甜,让他的心有些慌张。似乎察觉到不对,急忙松开手,微微低头看着她刚才拍摄的照片。

    “这里的聚焦不对。”他的声音淡淡的,因为比云锦高此刻声音从她耳畔滑入,将一道清泉浇灭云锦的急躁。

    她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严墨,另一只手攥紧使用说明书,偷偷忙忙往自己的口袋里塞去。她的小动作没有躲过男人的眼,严墨感觉自己的耐心和脾气遇到她后就变得十分宽容,就这么任由她收好。接过她的相机告诉她如何使用和拍摄,甚至还手把手指导。

    云锦被他半搂在怀里,男人捧着相机贴近自己的眼睛,低沉平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着,她能够看见他偏向硬朗的侧脸。云锦眼神有些慌张,就像炎热夏季,开了一瓶冰可乐,噗哧的气泡声在她胸口直冒,不知道是不是太阳特别的毒,她感觉脸颊都晒红了,根本听不到他说了什么。

    “听懂了吗?”他将同一角度的照片拍好后,递给云锦对比,对着有些发懵的少女,出声问道。

    云锦收回神,咬着唇沉默,她想说自己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只是这样的话,好感一定会降到负的吧。她此刻看上去整个人有些呆愣,粉嫩的唇被咬着露出洁白的半颗牙,红红的小脸和扑闪着的小鹿眼,显然是没有听他刚才再说什么,此刻正慌张呢!她的模样,看得严墨心中发笑,面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没听懂吗?我再讲一次。”

    声音带着些许愉悦,有一种特别的磁性,让人听得有些上瘾。云锦又被他环在怀里,两人近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她的后背轻轻靠在他的胸口,虽然隔着白衬衫,但是云锦却开始想着身体是什么样子。

    云锦感觉自己好像个痴汉,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努力听课。

    “一会拍好了,给我检查。”严墨轻轻拍了拍云锦的小脑袋,笑着离开。

    云锦没有注意到,离开的严墨回头看了她一眼,深沉的眸子似乎别有深意。他摩挲着自己摸过云锦的手,似乎疑惑已经怎么会做出这种动作。可他刚才搂着云锦的时候,有种奇妙的感觉,想要去更靠近她,去感受她身上的气息。尤其是,想要留下,她头发发扬起来时,遮掩在颈部的淡红痕迹。

    赵禹州工作之后行程就很满,回来时候已经是深夜,虽然想去云锦家,只是看到灯已经黑了,犹豫一下将自己给她带的东西放在门口,提醒她别忘记拿回去。

    云锦白天抽空去刷严墨的好感度,感觉自己的摄影技术似乎也变好了,只是看着严墨的表情,似乎他不这么认为。

    他看着云锦有些犹豫,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云锦却读出一种‘你还是放弃摄影吧’。

    “很丑吗?我觉得挺好看的。”云锦觉得自己还可以拯救下。

    严墨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眼睛带着些许慈爱,然后就在最后的课程中毫不留情的批评的一顿。虽然他后面还是算得上是温柔的为云锦教学,可是云锦还是不能忘记他训斥了自己,很凶的,哼。

    因为好感度上来后,严墨对她的动作也有些亲昵,此刻他揉着云锦的小脑袋教她怎么选取角度。只是,她的心思很容易就被其他事情带跑,捏了捏脸颊才回过神。

    看她生气却又不敢发货的委屈模样,极大地取悦了严墨,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让她好好听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