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沉季同白高兴一场,路上滔滔不绝问车夫附近哪家酒楼好吃些哪个市热闹些,结果到了地方等着他的只有空荡荡的街道。

    元靖但笑不语,也知道自己放任他兴奋打探的行为不够正派,当即丢了个甜枣给他:“有个庙会,办完事后带你去。”

    沉季同这才觉得舒坦了。

    马车速度时急时缓,到正午才有要停的趋势。

    他们的到了一处远离村庄的农户家,说是农户又不像普通的农户,灰土色的宅院有几亩地大,一部分隐匿在树林下,露在外面的一部分倒是不惹眼,只有进了门才发现另有一番天地。

    院子很深,七拐八拐才到了那位殷勤叫着主子的农户家内堂。

    “主子午饭要吃什么,这儿……”

    “简单些,萧清何时到的?”

    “回主子,昨夜到的,没发现尾巴。”

    萧清?沉季同刻意放慢步子避免和皇上并肩而行,可还是无意间捕捉到了他们谈话中的重要字眼。萧清是那个从未回过朝的威猛大将军吗,先帝在世就桀骜不驯不可一世,如今该到了不惑之年吧,按理说应该放下轻狂了,可元靖登基后他竟一次都没回来过。

    皇上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很能理解的样子。

    两人被带到一处厅堂内,打扮粗鄙的丫鬟婆子熟练的上了热茶。

    沉季同想叫一声皇上的,很快想到这是在宫外,抿了抿嘴,略过称呼:“是萧将军来了吗?”

    “嗯。”

    “他如今还在南坯驻守吗,和元……”沉季同又磕巴了一下,该怎么称呼元嗣,元嗣就算被贬也是皇家的人,元这个字也不是他能直呼的姓氏,可他已经没有了皇亲国戚的封号,现在只是一介平民,所有该怎么叫?

    “怀御说元嗣吗,是,元嗣是萧清的手下。”他倒是一点都不避讳。

    虽然语气没什么异常,但沉季同在他身边这些日子也渐渐能把他的脾性摸的差不多了,他不愿提起元嗣,这是他的动作神态所传达出的讯息。

    沉季同也隐隐猜到两人之间的隔阂所在,识趣的换了话题。

    “听闻南坯苦寒,所邻诸国又纷乱不断,萧将军真……”

    话音未断,门外传来一声敦厚极具穿透力的男声——

    “萧将军如何?”门被人打开,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莽汉大步迈了进来,沉季同一时间愣了神,他靠近时的压迫感他只有在元靖身上感受到过,萧将军还没行礼,沉季同都想站起来腿软跪下去了。

    “免礼免礼,坐。”元靖先萧清一步开了口。

    萧清大笑了两人,彻底没了拘束,开起了皇上的玩笑:“这位是……皇上的内、内人?”

    沉季同下巴都要惊掉了,身子石化。

    元靖看了一眼沉季同,在桌下请拍了拍他规矩搁在膝盖上的手,纠正萧清:“内人不是这样用的,萧将军一点都没变。”

    “都老匹夫了就不琢磨那些麻烦玩意了,属下粗人一个,不过判断的眼光还是有的。”八卦之心也是有的。

    元靖并不想满足他的好奇心,介绍道:“姓沉。”

    萧清有模有样的恭敬叫了句沉夫人。

    沉季同的脸一会红一会白。

    刚才带他们进来的庄主送了饭食上来,元靖不痛不痒的斥了一句萧清,担心沉季同听了他的话不舒服,叫萧清少耍嘴皮子。

    为表示自己安然无恙,沉季同主动替他布起了菜。

    当真一副夫人的样子。

    元靖和萧清迅速从寒暄闲谈进入谈正事的状态,放着朴实喷香的饭菜不着急吃,聊起了远在天边的长远事。

    战事和军队,物资和装备,几乎全是沉季同这种文痴听不懂的话题,他们谈得无所顾忌,有些沉季同都能听出来是机密,他们权当他不存在一样。

    “信中谋划属下认为……”说到这儿萧清才瞟了一眼沉季同,得到皇上一句无碍后继续说:“属下认为十分可行,只不过属下还需一段时日准备。”

    “多久。”

    “一年。”

    元靖思索片刻,点头,终于有结束谈话的趋势,因为他伸手摸了筷子。

    沉季同眼尖的瞧见他的动作,于是盛好的汤推过去,又摸到碗边凉了,收回来:“等一下,我再去盛一碗热的来。”

    元靖笑着点点头,“快些回来。”

    沉季同前脚刚走,元靖便换了轻松的语气同萧清说起话来,钻牛角尖一样硬要纠正他:“将军不知道夫人前的姓氏通常是夫家的吗?”

    萧清一个鸡腿塞进嘴里,听完蒙懵了一下,从嘴里拽出一根鸡腿骨来,含着肉问:“夫家姓?”

    “你称他沉夫人。”

    萧清恍然大悟。

    沉季同去要了一盅汤来,帮元靖盛了一碗后见萧清的汤碗已经空了,便顺手要给他也盛一碗。

    萧清看了看元靖的眼色,忙制止沉季同,“属下自己来吧,元夫人。”

    沉季同腿脚都被叫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