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辣文肉文 > 隐欲 > Vol.67可以让人看着我怎么肏你/强制肏穴楼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Vol.67可以让人看着我怎么肏你/强制肏穴楼梯

    高床软枕,苏芮睡到了近中午才醒来,倏地想起了家里等她的小狼狗,突然心生了愧意,立马起床发消息安抚安抚,结果发现昨天还有百分十电量的手机自动关机了。

    其实她一早就发现手机的电池有问题,但也犯了大多数电工犯的毛病,自己的东西不想修。

    夏雪薇从十几个方大的衣帽间翻箱倒柜地找衣服给苏芮替换,还不忘揶揄她,“你人这么短,奶子这么大,衣服真不好找。”

    人艰就别拆好吧……

    夏雪薇翻了半天,最后终于挑到一件全新的缩水毛衣,因为洗过后严重缩水了,但宽度不怎么变,只是短了一大截,还有一条松紧带的小裙子。

    苏芮上身刚刚好,就是有一股不太好闻的衣服薰香,“这是什么味,这么臭?”

    “阿姨买错了的薰香,虽然味道是臭了点,但是防虫效果倒是挺好的,你就将一下呗,我的衣服你能穿就不错了。”

    苏芮越闻越觉得这味道难闻之中又有点似曾相识。

    夏雪薇的手机响了。

    “你知道苏苏在哪吗?”对方劈头就问,语气听起来很焦急。

    “我家,咋……”

    然后,就挂断了。

    夏雪薇盯着被挂断的手机眉心直跳,“这混球说话没头没尾的?脑门被夹了么?”

    几十秒后,门铃响了。

    门一开,景御就火急火燎拉着苏芮往外跑,“跟我走,我家公司电梯停了,里面有一个临产的孕妇,现在受到惊吓破了羊水,因为发生了两宗车祸,电梯维护商被堵在桥上,消防也被堵在路上,另外两家外援刚好出勤了,我就想起你了。”

    苏芮被迫穿着拖鞋一路狂奔。

    所幸锦绣小区到他家公司的路段没有堵车,只用了五分钟就到了,苏芮在专业维修师的视频指导下打开了电梯门,保安人员与景御合力将孕妇救出电梯,然后一同去了医院。

    绵绣小区正门前面十字路口,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停在斑马线前,交通灯已经转绿,但车子依然没有启动,后面的车纷纷鸣起了喇叭催促。

    驾驶座上的男人充耳不闻,紧紧攥着手中的平价手机,双眸赤红地盯着小区敞开的闸门,几分钟前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正坐着别的男人的车从小区门口出来。

    他痛苦地捂着头,脑海全是她与别人厮混的画面,她主动热情地拥吻着那人,双腿大大地张开承受他的撞击,不断地发出骚浪的呻吟声。

    胸口像被一把把利刀插进去,再拔出来,痛得他喘不过气。

    时间一点点过去,失望成了绝望。

    晚上八点多,孕妇顺利产下一个男婴,苏芮抱着皱巴巴的人类幼崽无限感概,如果她可以生孩子,她想给家里的小狼狗生只小狼崽。

    事情完满解决,在医院吃快餐后,景御送她回家,走得急,手机与包包全落在夏雪薇的家里,苏芮依然让景御在外街放她下车。

    明天要上课,这个时间点小狼狗应该在家里了,她突然觉得同居好像也没那么不好,至少没带钥匙的话不用土法开门,她决定告诉他自己的秘密,让他取舍。

    如她所想,小狼狗正在楼梯间等她,还是初见时的那样西装革履,帅得一塌糊涂。

    “小小白……”苏芮像之前那样雀跃地扑进他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唤他,往他胸膛上乱蹭,她发现他的心跳声好像从他的右胸腔传来,“你是右……”

    “你去哪里了?”

    一股浓烈的薄荷木香涌入他的鼻腔,那是她最讨厌薄荷味。

    理智的弦一根根断裂,他冷不防地将她按在冰冷的墙壁上,啃咬着她颈脖上的纹身泄愤,手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全新的毛线衣扯坏,白滑的奶子只贴着乳贴,乳贴掀掉后,乳头便暴露于初冬的空气中,上面的果莓受到寒气刺激立即收缩勃起。

    “居然不带胸罩!”男人被气到,怒火烧得更旺。

    “你在干什么?!”苏芮被他吓到,用力推开他,“发什么疯?”

    “我发疯都是因为你。”他要消除她身上其他男人的味道,她只能是他的,从遇见的那一瞬间开始,她这一辈子都只能有他!

    “这里是楼梯!”苏芮又害怕又紧张,她既害怕有人听到她的声音突然从屋出来,也害怕眼前这个失控的男人。

    “楼梯不是更好吗?”他突然将她翻过身,压在楼梯扶手上,扯下系着的银灰色领带拴住她的双手,“可以让人看着我怎么肏你,让人听听你的叫床声有多骚浪。”

    她错了!

    她怎么会被一时的温柔所蒙蔽,他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变态!

    “我求求你……不要在这里……”苏芮哭喊着向他求饶。

    男人冷笑,“你越不想,我就越兴奋。”

    他完全失控,性感的蕾丝小内裤也被撕破,带着薄茧的指腹精准地掐住肉缝里的小肉核。

    苏芮越是挣扎,他便越是粗鲁,怒火蔓延全身,他不想再等了!

    粗硕的性器冷不猝防地闯进没有足够润湿的甬道,脆弱的粘膜被拉扯、撑开,锐心的痛楚蔓延全身,苏芮吃痛地尖叫,身体因剧痛而哆嗦,“痛……”

    但是男人充耳不闻,没有彻底润滑的摩擦感加更强烈,也更令他失控,他用力地掐着她的腰身,耸动着紧窄有力的翘臀入侵自己心爱女孩的身体,尽情地放纵自己。

    甬道在他的撞击下收缩得更剧烈,层层交缠的肉瓣开始分泌出淫水,她在那人的身下也是这样泛滥成灾吗?

    为什么?为什么人就不能从一而终,专心一致地爱一个人。

    那怕她不爱他,他这一辈子也只爱她。

    就像他父亲一样,一辈子都深爱着他的母亲,生死相随。

    “痛……不……啊啊……不不……”男人轻松地将她制约,苏芮不停地求饶、挣扎,但在绝对力量面前,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本。

    身体很痛,她原来觉得他在性事上又横蛮又粗暴,但现在她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又横蛮又粗暴,那粗硕的入侵物像一把粗钝的大刀不停地割开她的肉,身体像被撕裂,深处的宫口也被捅得软烂,渐渐松开。

    “刑白寒,我求你……停……下来好吗?”她咬着牙最后一次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