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婚礼是在下午叁点举行的。天公作美,辽阔的海域与遥远的天际都是明朗的蔚蓝色。纯白色纱帐搭起的小屋台里四处堆满了鲜花,一条红毯从台阶铺下,穿过缀满永生花的婚礼拱门和两侧的宾客座椅,直到绷着波斯菊的新娘的脚下。

    人群鼓起掌来。

    站在拱门旁的林易显得有些紧张,手里拿着一张烫金的纸条,想来是写给姗姗的话。

    新娘朝他灿烂一笑。自己迈着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娜娜听许之阳说,姗姗是自己不要由爸爸搀着把手交给林易的,因为“婚姻是她自己的选择”。娜娜从心里佩服她,觉得她灿烂笑着的脸上多了一分独立的自信。

    两人交换誓词,林易紧张得声音都在抖。许之阳平时一定会笑话他,但此时只是把娜娜的手捏在掌心,拇指摩挲着她的皮肤,温柔得要命。

    娜娜偷偷看他的脸。阳光像一条金色的线,勾勒出许之阳棱角分明的下颌,他明显的喉结,松了一颗扣子的挺阔衬衫。她觉得脸上发红,便又转过目光,往交换戒指的两个人看过去了。

    许之阳的身体微微朝她侧了过来:“你男朋友是不是很帅?”

    娜娜哭笑不得,在他手上轻轻打了一下:“嘘,别说话。”

    许之阳便马上恢复了正襟危坐的样子,只侧过脸来朝她傻傻一笑。

    这天晚上,林易和许之阳都喝醉了,四仰八叉地倒在白天婚礼用的纱帐里。娜娜正愁怎么把许之阳扛回去,姗姗端了两杯香槟走了过来,是要和她再喝一杯的样子。

    “今天真漂亮啊。”娜娜说,“婚礼也很美,希望你们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姗姗笑了:“谢谢。但是你看,”她指着不远处喝得烂醉的林易和许之阳,“看看林易现在这幅样子,根本就是没把我这个新娘子放在眼里。”

    “我在想现在怎么把他俩抬回去……”娜娜喝了一小口香槟,“喝成这个样子……”

    姗姗叹了口气:“干脆把他们俩扔在这儿算了。”

    不远处的两个人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一样,又不约而同地翻了个身。

    “我说,”姗姗转着手里的高脚杯,“我其实挺佩服你的。”

    “嗯?”

    “你记不记得我们还一起做过project?”

    娜娜想了一会儿,记起来了:“哦,对,我们还一起做过选修课的project。就是那次你和林易认识的吧?那时候他还是你的学长来着……”

    “对呀。”姗姗也回忆起学生时代的事来,“那时候快要交作业了,突然发现我们拿的financialstatement不对,整个组都要放弃了,最后是你一个人把它改回来的。”

    娜娜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组就是气氛很好啊,遇到别的组我也放弃了。”

    “我和林易就是都觉得你很厉害。有时候我看你一个人在图书馆,很想跟你一起,总是林易跑过来搅和,总是叫我出去吃饭,烦死了。”

    娜娜觉得他俩真的可爱,一个天天插科打诨,一个刀子嘴豆腐心。

    “不是他天天找你出去吃饭的话,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吧。我想想……那时候开始的话,应该是有五年了?”

    五年。娜娜喜欢许之阳也有五年了。

    “是啊。”姗姗掩饰不住的笑起来,“五年了。”

    不远处,宾客们渐渐散去,除了不远处躺着的两个,还有几个男生也喝大了,粗声粗气地在玩桌上足球,酒杯散了一地,等着明天收拾。

    “许之阳……”姗姗开口,有些迟疑,但还是说了,“听林易说连夜把回美国的申请取消了。”

    “嗯?”

    “嗯。听林易说还没有报到HR那里去,但是许之阳的老板已经收到他的邮件了,把他连同他整个组都臭骂了一遍……”

    娜娜心里一惊,她知道许之阳要回美国的事,但她似乎沉浸在度假的氛围了,完全忘记了她和他要面对的现实。

    “你知道的,他们这种工作每年都拉一张表,开掉最末尾的几个人,许之阳这样一折腾,可能今年的review不会太好看。”

    姗姗又端起酒杯,看着娜娜:“许之阳是真的很喜欢你。不过他和林易一样,有的时候完全不靠理智做选择。”她伸出食指尖在杯沿轻轻敲了两下,“你得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