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第九特区 > 第一一六二章 青年领袖中的强硬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一六二章 青年领袖中的强硬派

    ,第九特区!

    总政务局的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约有一半的参会领导,都是赞同让欧盟区派兵,给予军政一定牵制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欧盟区的部队开到北风口附近,那松江的事情就还有转机。至于真正的军事冲突,肯定是不会生的,因为现在谁都不想打,时机也没到。

    并且在赞同欧盟区军事部队进驻的领导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受到了欧盟区资本的照顾。九区本就是多民族,多种族融合的特区,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态环境和政治环境。说简单点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所以很多人是对欧资,甚至欧盟的政治立场并不排斥的。

    但有赞同的,就有反对的。以项择昊为的“太子一党”,包括新成立的自卫军,都是态度极为强硬地反对引入外部势力,最后双方僵持不下,九区政务总长才折中地说道:“先观望,等待军政一方的态度。”

    会议暂时结束,项择昊在政务总局的一间休息室内,见到了不少手握一方重权的领导。

    “择昊,如果和谈,对方提的要求太过苛刻,咱们怎么应对,你考虑过吗?”一位中年插手问道。

    “我的看法是,在松江的问题上,咱们这边很难处理,其实军政那边更难处理。”项择昊思考一下回道。

    众人闻声相互对视一眼,静等下文。

    “这个秦禹能啃下松江,我觉得是军政上层事先没有预料的,也是学院那边想都没想过的结果。”项择昊皱眉继续补充道:“我回来的那天,有人告诉过我,秦禹跟学院代表谈的是,他只想在松江五五开,如果最后站住了,会让一些市里重要位置给对方。但现在事情的展已经明显脱离了掌控,秦禹在各家都有各自算计的情况下,偶然拿了松江。那么问题就来了,原先谈好的利益,应该怎么分配呢?一个主要城市啊,突然就到手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幸福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呢?!一摊一角都该由谁管理,我估计他们也懵着呢吧。”

    众人听到这话,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这个松江的天成集团,虽然是秦禹的团队在管理,但实际的背景关系是吴迪在支着。他爸是军监局总局长,工作内容是直接上报给九区最高军事长官的,相当于军事部门的东厂。就这种背景,那为什么秦禹搞到现在这一步,军政都没有表态呢?都没有很坚决地支持他呢?为什么??”项择昊冷静地分析着。

    “一块肥肉,掉一群人嘴上,他们不知道怎么分了?”最先说话的那名中年,立马很通透地问道。

    “对的。”项择昊点头应道:“我个人的看法是,吴远山(吴父)早都想动了,但内部有一些人在卡着他,不想让他先抓到这块肉。所以既然松江已经没办法防御住,那在一些可以接受的条件下,把它让出去,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

    众人沉思半晌,都缓缓点头。

    “唉。”项择昊长叹一声:“松江失败的事实,已经不可逆转了。并且我个人觉得,这次政变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七区,八区,以及九区的政局都会逐渐变化的。三区分裂,还未一统,单独的大区内又派系林立,那权利究竟该握在谁手上呢?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各自都有着各自充足的理由,谈不拢,那松江的事情就还会再次上演。这种斗争是要持续很长时间的,翻开历史看看,从上古到近代,这种事情还少吗?灾难,永远只是民族民众的灾难,但却是野心家的舞台啊!纵古至今,没有例外。”

    众人沉默。

    “诸位,我还是那句话,内斗我们控制不了,各方派系我们也控制不了,但目前,现在,能不能打开特区大门的决定权在我们手里。”项择昊扭头看向众人说道:“我愿意接受松江的失败,也愿意调整策略,择年再战,但坚决不会同意打开特区大门,引入外部势力掺和我们的内政。这是极为愚蠢的,是要被刨祖坟的!”

    “我同意。”

    “我觉得择昊说的没问题啊,九区这扇门一旦打开,再就很难关上了。”

    “……!”

    众人纷纷表态。

    “组织谈判代表吧,我觉得军政,学院,马上都会表态的。”项择昊面容严肃地说了一句。

    ……

    松江。

    老天成建筑公司内,秦禹自己更换着伤口上的纱布,也不吭声。

    吴迪坐在沙上,思考了许久后问道:“下面怎么搞,你心里有谱吗?”

    “这话是你自己问的,还是上层问的?”秦禹抬头反问。

    吴迪翻了翻白眼:“有啥区别吗?”

    “要是上层问的,我也不知道该咋回答。”秦禹很真实地说道:“天成被搞的时候,没人管我;挨揍的时候,我刚要还手,上面又提醒我得听话;现在好不容易把事情搞到尾声了,他们又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哥,你来告诉告诉我,我下一步该咋办?!他们到底想听到我啥样的回答呢?”

    “你不要火气那么大嘛!”吴迪劝了一句。

    “学院的老徐是我干倒的吧?小三也是我撵出松江的吧?可为什么我闹起来了,咱自己亲爹没帮忙,反而是仇家帮了我一把呢?”秦禹瞪着眼珠子问道:“搁你,你有没有火气?!”

    吴迪知道秦禹心里有情绪,也知道他现在对军政上层的一些反应比较敏感,所以轻声解释道:“老弟,天成集团是你的,也是我的吧?你说,我爸即使不帮你,他也得帮我吧?可你看出事儿到现在,他管我了吗?奉北的调查组抓可可是为了啥啊?主要为了整你吗?”

    秦禹沉默。

    “他们是冲我来的,对吗?”吴迪搓着手掌,皱眉说道:“军政不是所有人都穿一条裤子的,奉北开会,会议桌旁边坐了四十多个人,那这些人可能都想的是一件事儿吗?”

    秦禹点了根烟,还是没有回话。

    “算了,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吧。”吴迪纯粹是为了秦禹考虑地说道:“不要让军政上层的有些人,去跟学院沟通,你要把这条线抓在你自己手里,才能确保未来几天,你坐在桌上的话语权有一定分量。”

    秦禹听到这话,心里莫名温暖了不少:“我这么不听话,你不怕把我养大了,我跟你翻脸啊?”

    “要是别人我真得防着点,但架不住这些年……就你把我舔的舒服啊,我不舍得放弃你。”吴迪啃着水果回道。

    “呲溜!”

    秦禹哈哈一笑,嘴里出了奇怪的声音:“舔的真有那么好嘛?!”

    ……

    奉北。

    项择昊离开政务局大院后,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问道:“你问问那个苏庸,他埋的线是不是失去控制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

    今日处理点家里的事情,晚上单章,明天欠一还二,共更五章,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