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苦夏(骨科H) > Chap25想见的人+小通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高考结束后,方宁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智能手机。自打升上高叁,她的智能机就交给了妈妈保管,一周只能看一次。平时上学就带着那个只能发短信打电脑的老人机,方便家长联系。

    早晨起床的时候,方宁给班长发了一条微信,问她还能不能再加人。班长痛快地同意了,说他们订了一个能容纳几十人的大包间,只要一起摊钱就可以。

    然后方宁就被拉进了活动群。

    和班级群的画风不同,这里没有人讨论高考和成绩的事,大家都在如火如荼地商量着晚上聚会时玩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

    “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狼人杀狼人杀!”

    “狼人+1”

    群里的信息光速刷新着。方宁第一时间设置了个免打扰,按灭屏幕。

    一中上午拍毕业照,下午毕业典礼,结束时已经快五点了。方宁就随着大流和他们一起去了自助餐厅,再转战KTV。

    方宁所在的文科班只有17个男生,女生却多达33个。但尽管如此,她在班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交心的朋友。她心思敏感,又喜欢独处,很少参加班级活动,久而久之就游离在了几个鲜明的小团体之外,只和同桌走得近些。

    偏偏今天同桌又没去,连个能聊天的人都没有。方宁在同学们的起哄下唱了一首歌之后,就躲在了包房的角落里注视着别人,开了一瓶鸡尾酒悠闲地啜饮着。

    放松下来之后,倒也不觉得如何尴尬。她虽然不喜欢繁华,但是做一个繁华的看客也未尝不是件有意思的事。

    然而在这种环境下偷闲也不容易。喝到微醺时,忽然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聚会了,再加上气氛正high,开始逮着人问各种尖锐的感情问题。

    在有人被问到“你喜欢过一个不能喜欢的人吗”的时候,方宁忽然一阵不适,借上厕所为由溜出了包厢。

    本来想直接回家,可走了几步就一阵天旋地转,这才察觉到酒的后劲有点强,赶忙扶着墙挪到走廊拐角处的椅子处坐下来休息。

    KTV的走廊里闪着蓝色的夜灯,营造出一种昏暗而迷离的氛围。光只能够劈开一半的黑暗,在光与暗交界之处,她似乎能看见升腾着的蓝色灯雾,好像下一秒钟就会有一只怪物从雾里跳出来。

    方宁的头歪在墙上。

    光与暗的交界,醉与醒的交界。

    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享受这种迷迷糊糊,想不清楚事的状态。

    方宁一直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喝几口啤酒就能上脸。她不该在外面喝酒的,可是她还是喝了。

    也许是因为,她潜意识里是不愿意一直清醒着的。

    只有喝醉了,才能去做想做的事,去见想见的人。

    不远处的包厢里,有人正鬼哭狼嚎着陈小春的《独家记忆》,没一句在调上,听得方宁傻兮兮的直乐。

    到副歌时,大约是唱歌那位仁兄实在唱不上去停了下来,就又只剩下原唱,合着人群的嬉闹和吵嚷一起传到她耳朵里。

    我喜欢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谁也不行,

    从我这个身体中拿走你。

    ……

    忽然一阵头痛,方宁垂下头,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高考之后的这两天她的情绪极其紧绷,泪腺就好像失禁了一样,眼泪怎么流也流不完。

    骗人,歌词都是骗人的。方继亭就要从她的身体里把他拿走啦,他不想记得,更不想让她记得。

    他真是全世界最坏的哥哥。

    正当眼泪从指间滴落时,手背被什么东西轻轻搔了一下。方宁懵懂地抬头,一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

    她的目光顺着骨节分明的手向上扫去,咧嘴笑了一下,眼泪顺着张开的嘴唇流进口腔,用舌头咂摸了一下,是咸的。

    “是你呀。“

    方宁没有接过来,而是就着他的手一下一下地在纸巾上蹭着脸上的水渍。

    走近了看,秦铮才察觉到此时此刻的方宁有多不正常。脸上布满潮红,目光迷离,看起来呆呆的。

    他心中暗忖,这到底是喝了多少。

    一中附近有名的KTV也就这么两叁家,正巧他们班今天也在这里聚会。

    他也是因为喝酒有些上头,才想出来缓缓,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女孩在拐角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他。

    可是他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却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秦铮斜倚着墙,脊背微弓,自嘲地笑了笑。

    怎么会认不出来呢,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在这么远的地方看着她,不是吗?

    ==

    免*费*首*发:win10.men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