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一走,她又得找几年?一年?两年?十年?三十年?

    可是,人的一生,没有几个十年了!

    就在景斓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看见男人手里拿着一束桃花走了进来,旁边跟着的胖猫咪傲娇的抬着头。

    “我还以为你走了!”

    景斓委屈的开口,没有任何犹豫的便跑过去,一把抱住他。

    男人却一把将景斓拦腰抱起,将她抱进了客厅。

    然后,轻轻的将景斓放在了沙发上。

    又从卧室拿来鞋,穿到了景斓的脚上。

    他低头给她穿鞋的样子很温柔,就像是在村里的那段时间,他总是一双明亮温和的眸子,就这样专注温柔的盯着她,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给景斓穿好鞋以后,男人这才蹲在景斓面前,将自己早上折的几束娇艳的桃花递到了景斓面前。

    景斓愣愣的接过去,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男人一笑,声音虽然仍旧沙哑,但是却温柔的开口。

    “丫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景斓眼睛里有一瞬间的光亮就像是在天空中突然绽放的烟花,绚丽夺目。

    “什么意思?”

    景斓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纪星辰一瞬不瞬的盯着景斓,然后说。

    “以前的纪星辰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叫做程星的男人,你可愿意嫁给他?”

    阳光照进来,照在纪星辰的脸上,景斓从他的眼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考虑考虑!”

    景斓傲娇的回答,哪有人是这么求婚的?靠一束桃花就想成功!

    “好,好好考虑!”

    男人说着,一把将景斓抱起,进了卧室。

    “喂,纪星辰,我说要考虑!”

    景斓咯咯的笑声很快便从卧室里传来。

    很快,便变成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

    十几天后,这里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贺卓桦,景斓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警铃大作。

    但是,纪星辰却只是拍了拍景斓的肩膀,示意她先出去。

    房间里,纪星辰坐在贺卓桦对面。

    “你是来抓我的吗?我说过,救出景斓,我任你处置!”

    纪星辰看着贺卓桦,淡淡的开口。

    他知道这件事瞒不过贺卓桦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找来了。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被救出来的?”贺卓桦淡淡的开口。

    那么大的爆炸,他居然能活着?

    “是景老爷子!他救的我!”

    是的,是景老爷子安排的人救的他,但是,那场爆炸太大了,虽然救出了他,但是他的脸却毁了,不得不进行整容。

    所以,他才有现在这幅陌生的面孔。

    贺卓桦问清楚后,站起来便往出走。

    “可不可以给我三天的时间?”纪星辰淡淡的开口。

    毕竟他才跟景斓重逢,他需要时间,哪怕是一天。

    “纪星辰————早在那场大爆炸中死了,那么大的爆炸,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贺卓桦说完,就要往出走。

    纪星辰眼睛里透出震惊和意外,反应过来以后,他由衷的开口。

    “谢谢!”

    这句谢谢,代表着放下,也代表着重生。

    贺卓桦走后,景斓担忧的立马走进来问纪星辰他跟贺卓桦说了什么!

    纪星辰从背后抱着景斓,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在她耳边响起。

    “他说,纪星辰已经死了!”

    景斓听后,嘴角微微扬起。

    这句话时什么意思,景斓当然知道,这是贺卓桦放过他了。

    也是贺卓桦最大的宽容,景斓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的感谢过贺卓桦。

    “我们去见爷爷吧!”纪星辰在景斓的耳边温柔的开口。

    景斓嘴角上扬,淡淡的开口。“好啊!”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桌子上,那束淡粉色的桃花盛开的正好。

    ps:小伙伴们,祝大家新年快乐,一年的时间,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每一天,感谢大家的陪伴,虽然不舍,但是,故事终究是讲完了,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

    待我一人一马,一草一春,再从深夜来,下个故事,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