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都市青春 > 农家肥婆喜种田 > 第519章 过年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有了感兴趣的事情或者是家族使命,从前的陋习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齐家就是如此,医学世家作风本来就严谨,有了针灸这一专研的方向,家族里的人比任何时候都要忙一些,几乎整天都不见人影的。

    孙小梅也乐意如此,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人。

    过年了,豆腐作坊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关门,村民们也不需要购置多少年货,光是豆腐作坊的福利,就足够他们乐呵的了,只需要准备一些剪纸窗花,再把房子搞得喜庆一些就足够了。

    虽然豆腐作坊的门已经关了,但是杨柳村依旧很热闹,全都是来自四面八方过来给孙小梅送礼的人。但更多人是希望孙小梅再把豆腐作坊打开或者是只开前院也行,他们需要购置一些小玩意儿拿去送礼。

    特别是西门逐风这家伙,他自己来也就算了,后边竟然还跟了五六辆空的马车,一过来就跟孙小梅嚷嚷:“豆腐作坊你不开门也行,手工院开一下总可以吧,我进去搬一下东西,放心,银子不会少了你的,这次我可是带足了银子,有了我家老爷子许可的。”

    来了西门逐风,林萧寒自然也不会落后,这两人打小就是一起胡闹到大的,嘴上说着嫌弃,却每次到临界点的时候都互相礼让。

    “呵呵,西门兄,可否让出来一些给我呢,不多,一马车就行。虽然我林家的家底不如你,但我家的门客也不少啊,想要给他们送一些体面又实惠的力也很难,思来想去,也就只有梅姑娘这里最合适,东西便宜又实在,送出去也有脸面。”

    一看到林萧寒出现,西门逐风脸早就黑了,他伸手往后拽,就把跟在他身后的张瑞思给拽了出来:“我姑父可是县太爷,你家门客再多有他多吗?”

    张瑞思僵笑了几声,抬起一只手摇了摇:“林公子,别来无恙啊。”

    孙小梅看足了热闹,才不慌不忙的说道:“手工院可以清仓库存,但也不够你们分的,我还有一样最值得的礼物,送长辈,送亲朋好友更体面。”

    三人眼睛一亮,异口同声:“是什么东西?”

    “药酒啊。”

    西门逐风不感兴趣的摆摆手:“这东西早在之前他们该买的都买了,估计每家每户都囤了一两坛酒,我要是再送酒的话,就显得我太敷衍了,送礼不用心。”

    孙小梅笑了笑,他让人去屋里搬出来一坛酒,当着他们的面开封。

    除了张瑞思这个小孩子,在场的都是懂酒的人,一闻那个味就知道跟他们平时喝的酒不是同一个档次。

    西门逐风颤抖着手指着孙小梅:“你你你竟敢藏私货?我们可是合作的关系,你这样是违背契约的。”

    孙小梅啧啧两声:“跟你们合作的药酒。名称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自己做的药酒可不在契约里面,有本事你也可以自己私藏啊。”

    西门逐风顿时就蔫了,他没本事。这段时间光跟着孙小梅卖酒,他赚的都比他老子赚得多了,要是孙小梅无私的把这等档次的酒拿出来跟他们一起卖他都觉得孙小梅是不是傻?

    林萧寒妥协了:“你这酒怎么卖?”

    “在原有的价格上再增加两倍的价钱,呵呵,我囤了很多,光是在我们这地区可能卖不完,所以我已经派了一个商队把酒拉到京城另一个合作伙伴手里了,还带了一份契约,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这批酒我们要单独拟定另一个契约,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只能大出血了呗。

    初一这天,毛凯天才刚微微亮,就爬墙进了孙小梅的屋子。

    昨晚上守岁,守到半夜孙小梅就已经坚持不住了,这会儿正呼呼大睡,就算听到动静,他也不想理会。只是那灼热的事情,让他心中极为不安,他揉了揉眼睛,从温暖的被窝里坐了起来,眯着眼睛往床边看去,就看到毛凯一脸的生无可恋。

    孙小梅挑了挑眉毛:“新年快乐?”他不确定毛凯这副表情算不算是快乐,反正这喜庆日子里见他这副颓丧模样,他是挺可乐的。

    毛凯:“嗯,新年快乐。”

    他应了一声,而后不管不顾坐到孙小梅床边定定的与他相望:“我能跟你一起过年吗?”

    “你都已经过来了,问这个还有什么用?”

    “我是说这几天我不打算回去了,就待在你这儿。”

    孙小梅:“……”

    按理说这并不合规矩,毛凯是个守规矩的人,虽然偶尔也会违反一些礼法,却不会太过分,这么团圆的日子,他会顾虑到毛剑云的感受不会一意孤行,他能在这里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肯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毛凯不吭声,他从衣架子上把孙小梅的毛皮斗篷拿了过来,披在孙小梅身上,又替她掖了掖被子:“还不是因为我那小姑,前几天叔叔给他购置了一百多两银子的年货,带了三百两现银回去了,昨天年夜竟然连夜自己赶了回来,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或许是舍不得离开他唯一的亲人吧,毕竟她只有毛叔叔和你了。”

    毛凯瞥了瞥嘴:“并不是这样,今天天没亮的时候就敲了叔叔的门,说是让叔叔再拿五百两给他,他要回去给他两个孩子买新衣服。

    他这是贪心不足,叔叔为她置办的年货里面就有好几套孩子衣服的,还给了他三百两银子,他再怎么大手大脚那么多银子,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花光。”

    孙小梅眼睛转了转,说道:“毛叔叔赚的银子他都放好了吗?”

    毛凯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裹,他把包裹解开,里面放的都是面额不一的银票,还有一些散碎银子。

    “其实叔叔是知道小姑的秉性的,怕自己心软,趁小姑没注意就把他这段时间藏起来的银子交给我,说是给我跟你的压岁钱。”

    孙小梅嘴角抽抽,不用数,光看着那厚厚一沓的银票,少说也有两万两银子,谁家长辈给孩子压岁钱会给两万两?

    “我不想跟小姑一起过年,我怕忍不住会找他麻烦给叔叔添堵,我能不能在你这过年?”毛凯再一次问道。

    孙小梅想了想,忽而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要不我们去镇上的梅凯苑吧,就只有我们两个,等我们布置好,再把爹娘他们接过去,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在镇上还有房子呢,让他们高兴高兴。”

    毛凯也很兴奋,“好,我立马就去准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