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六个月后,白瑟瑟诞下一名漂亮的男婴,取名曲生,小曲生会说的第一词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酒酒,白世杰起初以为他喊的是舅舅,为此还得意了许久,给曲生买了许多礼物。

    后来众人才发现,曲生喊的根本不是什么舅舅,而是酒酒。

    白三叔笑道:“这孩子合该是我们白家人。”

    姜老爷的心情却不是很好,他本来还期望着曲生像姜家人,谁知道他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了酿酒方面的天赋。

    曲生很小就表现出对酿酒的兴趣,白瑟瑟酿酒时,他总是跟在身后,三岁时,就已经能够完整说出多种酒的酿制过程。

    白三叔看到曲生这样,一边高兴一边又怕姜沉枫反悔,私下里揪着白瑟瑟旁敲侧击,什么时候把曲生的名字记到白家的族谱上。

    “沉枫说了,你们看到日子直接通知他就行。”白瑟瑟笑道。

    白三叔大喜,和白家众人一起选了一个合适的日子,把曲生的名字记在了白谭鑫的名字下面,曲生正式命名白曲生。

    记名那天,姜老爷躲在自己的屋里,一整天都没有出来,一直骂着姜沉枫不孝、忘记祖宗。可是几年前他已经拗不过姜沉枫,如今更是没有办法。

    白曲生的记名已成事实,他只能念叨着让姜沉枫赶紧再生一个,既然曲生已经是白家人,姜家诺大的家业总不能后继无人。

    姜沉枫不在意这些,私下里跟白瑟瑟说道:“不用理会他,如果将来只有曲生一个,那姜家的一切自然都是曲生的。”

    反正孩子是他和瑟瑟的,姓白难道就不是他的孩子了。

    白瑟瑟眨了眨眼,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曲生即将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而你又要当爸爸了。”

    姜沉枫愣住了,两人生了曲生之后,白瑟瑟的肚子再也没有动静,他以为不会再有孩子了,没想到在他不经意间,第二个孩子也悄悄来临了。

    曲生对于白瑟瑟肚子里有个弟弟或者妹妹这件事,十分新奇。每天除了学习酿酒知识,就是对着妈妈的肚子喃喃自语。

    “我希望妈妈给我生一个弟弟,这样,我就可以带着弟弟一起酿酒。”

    白瑟瑟逗他:“为什么是弟弟,而不是妹妹?”

    曲生皱着小眉头看着白瑟瑟的肚子半天,说道:“曲生希望是弟弟,就是弟弟。”

    白瑟瑟对姜沉枫笑道:“这孩子倒是个霸道的,也不知道随了谁?”

    姜老爷听到曲生的话后倒是高兴地不得了,抱着曲生亲了又亲:“不愧是爷爷的乖孙子,知道爷爷想要什么。”

    姜老爷老了之后,越发有些迷信,相信小孩子眼里能够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孩子说孕妇肚子的孩子是男孩,那便一定是男孩。

    不过白瑟瑟的肚子在显怀之后,如吹了气球一样很快就膨胀了起来,姜沉枫有时候看着她的肚子,都觉得长得太快了。

    白瑟瑟怀曲生的时候,他是全程照顾得,对她身体的每一个细小变化都记得清清楚楚,怀曲生的时候,八个月肚子都没有她现在六个月的肚子大。

    姜沉枫私下里嘀咕,却不敢在白瑟瑟面前提起,怕吓到她。

    好在丁医生给他介绍了一个在妇科方面颇有经验的老医生,在给白瑟瑟做了检查之后,说出白瑟瑟肚子里是双胎,所以才长得这么快。

    姜沉枫听说是双胎,心里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越发忧心忡忡。

    姜夫人生他就是双胎,听她日常念叨差点一尸三命,他不敢想象如果失去白瑟瑟,他会如何。

    在询问医生,得到这个月份不可能打胎之后,姜沉枫只能从老医生那里记了长长的注意事项,每天盯着白瑟瑟做。

    白瑟瑟在知道自己肚子里怀的居然是双胞胎后,也不敢大意。

    这个时候的医学水平比不得后世,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本来就是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事情,生双胎风险更大,因此对于姜沉枫的要求严格执行,不敢有一丝怠慢。

    等到生产时,姜沉枫更是召集了不少医生守候在白瑟瑟产房外,防止一旦发生意外,随时救人。

    好在他所担心的一切并没有发生,白瑟瑟的身体很好,生产也十分顺利,花了将近四个钟头的时间,生出了一对龙凤胎。

    “母亲和孩子都很好。”当听到这句话时,姜沉枫整个人倚着墙滑坐在地上,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平息了内心的害怕后,走进了产房。

    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力竭的白瑟瑟,姜沉枫的眼眶都红了,他轻轻在她濡湿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怜惜而又珍重的吻:“瑟瑟,辛苦你了。”

    白瑟瑟疲惫地笑了笑:“孩子们还好么?”

    “都很好,你不用担心。”

    听到姜沉枫这句话,白瑟瑟放了心,闭上眼睡了过去,她实在太累了。姜沉枫帮她把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往后顺了顺,眼底满满都是心疼。

    在白瑟瑟身体恢复正常后,姜沉枫找到了丁医生:“我听说有一种手术,可以让男人能够正常行房事,却不会再有孩子?”

    丁医生愣了一下,才道:“确实有,不过并没有什么人做,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做,我不想她再受苦了。”看到瑟瑟为他生孩子而受的苦,让姜沉枫下定了决心。

    听到姜沉枫的话,丁医生愣了许久,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姜少爷,我丁某人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你是第一个。”

    这年头,人人都觉得多子多福,像姜沉枫这样,因为怕妻子受苦,而主动结扎的,不说是第一人,也是极为罕见的了。

    曲生在妈妈怀孕期间整天念叨着要带弟弟酿酒,可是等到弟弟妹妹出生后,曲生看着可爱的妹妹,已经完全把弟弟抛到了脑后。

    他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洗手,然后亲妹妹。

    看着妹妹,怎么看怎么可爱,妹妹吐的泡泡都比别人吐的大,妹妹咿咿呀呀的声音,比别人唱歌的声音还要好听。

    看到曲生这样,白瑟瑟也是哭笑不得。

    同样的事情,妹妹做就是好,就是可爱,弟弟做被曲生嫌弃,偶尔弟弟一巴掌拍到妹妹身上,还要被曲生教育半天。

    “你不是说要妈妈生个弟弟,要带他酿酒么?怎么现在倒嫌弃起他了?”白瑟瑟问道。

    曲生皱了皱他的小眉头,看着弟弟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傻笑的模样,嫌弃道:“弟弟太笨了,以后我教妹妹酿酒。”

    白瑟瑟看着三个孩子懵懵懂懂的样子,倚在姜沉枫身上,轻声道:“沉枫,谢谢你,给了我三个这么可爱的礼物。”

    三个孩子就是她的天使,是他们把她和这个世界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谢谢你的坚持,让我们最终走到了一起。

    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安稳,北方的战、争已经打响,这并不是一个和平年代,可是只要有他们在,她便充满了力量,哪怕时局不稳、战火纷飞,心之所在便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