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日露文学!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露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凤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凤雏

    ,诸天最强大佬!

    他此番带了夏侯渊等宗族兄弟可是想要为自家兄弟谋取一份战功,也好获得一个大好前程。

    然而傻子都能够看得出,眼下想要攻破眼前这一座关口却是千难万难,而攻城之战最大的损伤就在于此,甚至可以说攻城之时,如果说一个不小心的话,就算是身为顶尖的武将都有可能会马失前蹄身死沙场。

    如果说不是夏侯渊几人开口请求,再加上四周一众将领在一旁看着,曹操兄心底里其实是不想让几人亲自出马的。

    毕竟立功的机会将来可以再寻机会,但是性命却是只有一条,要是丢在了这里,他怕是要后悔莫及。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曹操就算是为了彰显自己没有私心,也不可能拒绝夏侯渊几人的请求。

    不过曹操毕竟是一军统帅,这会儿目光从夏侯渊几人的身上收回,看向一旁的典韦还有许褚二人。

    这一路上,在曹操的刻意结交之下,曹操同典韦、许褚之间的关系却是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此时曹操神色郑重的向着典韦、许褚二人道“典将军、许将军,等下还请两位将军出手。”

    无论是典韦还是许褚,两人皆可称得上是绝世猛将,毕竟按照楚毅所言,典韦、许褚一身修为之强在天下武将当中足可以位列前十之列,可谓神将。

    如果说二人肯出手的话,就算是拿不下前方的关口,但是也足可以将张任的注意力吸引开来。

    没有张任针对的话,就算是夏侯渊、夏侯惇他们出现在沙场之上,凭借他们的实力,或许破不了那关口,但是想要自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当然前提是典韦、许褚二人肯出手。

    曹操既然开口,自然是有着几分把握的,且不说典韦、许褚都是那种直爽的性子,加上二人又对沙场厮杀极为热切,所以曹操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请二人出手。

    果然不出曹操所料,曹操只是开口,二人便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典韦更是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拍了拍曹操道:“将军尽管放心便是,老典我等下亲自出马,保管将这关口给你打下来。”

    曹操不禁笑了笑,对于典韦的保证,他只当是没有听到,典韦这话是不能当真的,要是这关口这么好破的话,他也不用愁了。

    深吸一口气,曹操向着典韦笑道:“典将军尽力便是。”

    典韦伸手一抓,就见两柄大戟落入其手中,随之一步踏出,整个人便已经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一股可怕的煞气弥漫开来,顿时以典韦为中心,方圆数十丈范围内,所有的士卒都下意识的避开。

    相比粗暴无比的典韦,许褚也不比典韦好多少,着上身的许褚拎着手中一柄大刀,大步上前,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下去,大地都微微震动,隐隐可见一头庞大的无比的黑熊浮现在其身后。

    浑身巨力的许褚伸手一抓,就见远处一座山峰愣是被许褚生生拔了起来,紧接着那一座山峰被许褚掷了出去。

    一座小山一样的山峰呼啸而来,如此之大的声势,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到,双方士卒更是被许褚这举动给吓了一跳。

    尤其是那城墙之上,许多士卒只看着一座小山向着他们飞了过来,顿时一个个的吓得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莫说是这些士卒了,就算是张任都忍不住心中一突,注意力一下子从刚刚杀过来的夏侯渊几人的身上转移到了许褚以及典韦二人的身上来。

    虽然说夏侯渊几人展露出来的实力让张任为之侧目,谁让许褚、典韦两人太过醒目了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夏侯渊、曹洪几人来,许褚、典韦自然是更加的危险。

    “区区蛮力也想破城,,简直是妄想!”

    张任看着许褚以一座小山来轰击关口,如果说不是有阵法加持的话,可能这么一座小山砸下来,关口当场就要被砸爆了,可是如今有军阵镇压,再加上由他来掌控,数万大军的煞气凝聚之下,莫说是一座小山了,就算是许褚真的搬来一座山岳也休想落下。

    轰的一声,就见张任汇聚军道煞气,一剑斩出,就见一道长达数百丈的剑芒呼啸而出,正中那一座山峰,当场便将那一座山峰给轰成了齑粉。

    凭借张任自身的修为,自然是不可能有这般的效果,关键张任身为一军统帅,借助军阵,完全可以借助全军将士的力量,因此只要张任愿意的话,身处大军之中,只要大军不崩溃,他完全可以挥出强大无比的实力。

    一人之力有限,就算是强如典韦、许褚也不可能同数万大军汇聚的力量相比,所以说典韦、许褚他们的攻势想要打破张任的防御还是有些困难的。

    不过两人一出手,攻城士卒自然是士气高涨,眨眼之间就有一些士卒趁机攻上了城墙,只是张任乃是守城之良将,对于此等情形早有预料,就在极少一部分的士卒攻上城墙的时候,就见一队枪兵突然之间杀出,一支支长枪猛地刺出,刚刚在城墙之上站稳了脚的极少数士卒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登上城墙给赶到兴奋便一个个的被长枪刺成了刺猬。

    在军阵的压制之下,一身修为挥出不过几成的夏侯惇翻身上了城墙,正好看到数支长枪奔着自己刺了过来。

    这数人一组的长枪兵出枪度极为迅捷,完全就是直来直往,这要是换做一般士卒的话,可能当场就被刺杀了,不过夏侯惇好歹也是顶尖的武将了,面对这等场面自然是不慌不忙,手中长刀猛地一划,眨眼之间数支长枪被当场削断,随手一扫,便将几名士卒给扫飞了出去。

    翻身落地,站稳了身形的夏侯惇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见一阵破空声袭来。

    一支支长矛破空而来,就是夏侯惇听到那破空声都吓了一跳,只看一眼便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不过夏侯惇却是动作不慢,直接一个翻身,愣是跳了下去。

    就在夏侯惇跳下城墙的一瞬间,几支长矛几乎是贴着夏侯惇的头顶呼啸而过,神圣的将几名刚刚爬上来的士卒给轰爆当场。

    在军阵煞气的加持之下,数十架弩车攒射之下,莫说是夏侯惇了,就算是换做典韦、许褚直面这数十支弩车的攒射怕是也要吃亏。

    张任手下良将不多,能够拿得出手的武将更是寥寥无几,可是这并不妨碍张任采取其他的办法来防御曹操所派出的一尊尊的强大的武将啊。

    如果说单凭武将就能够轻松破城的话,那他张任手下大小猫三两只,比起曹操手下战将数十上百,那还守什么城啊,直接投降认输算了。

    这边夏侯惇、曹洪几人明显是被盯上了,但凡是登上城墙迎接他们的便是一通的弩车攒射,只将几人给气的哇哇大叫却是拿其没有什么办法。

    这边张任的注意力为许褚、典韦二人所吸引,典韦横冲直撞,虽然说没有许褚那样直接抓来一座山峰来的令人惊骇,却也不差多少。

    奈何比拼武力他们不惧任何人,可是对于军阵乃至统兵,二人却是差了太多,面对统领数万大军的张任,两人却是奈何不得张任分毫,甚至还被一波波的箭雨覆盖,闹腾的一阵手忙脚乱。

    足足小半个时辰,攻城战陷入到了胶着的状态,张任指挥若定,城墙之上秩序井然,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

    反倒是攻城一方损失不小,大量的士卒死伤,原本受到典韦、许褚等将领鼓舞的高昂士气这会儿也不复存在。

    远远的看到这般情形的曹操心中暗叹,虽然说对于这般的结果有所预料,可是眼看着连典韦、许褚都出手了,仍然拿张任没有办法,曹操心中自是有几分失落。

    不过曹操到底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深吸一口气传令道:“鸣金收兵。”

    很快一阵鸣金之声响起,原本攻城的士卒听到那鸣金之声当即如同退潮一般撤回,只留下了一具具的尸体在那关口之下。

    站在城墙之上,张任看着退去的朝廷兵马以及口中骂骂咧咧的典韦、许褚,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哈哈哈,曹孟德,有张某在此,尔等便休想踏入川中半步。”

    似乎是受到打退攻势的鼓舞,再加上张任有意的引导,城中士卒不禁爆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反倒是曹操等人则是面色凝重,就连归来的典韦、许褚看着曹操的时候都颇有些不好意思。

    这会儿曹操向着荀攸、程昱几名谋士道:“几位先生可有什么良策。”

    先前曹操也曾请教过,现在一番攻城之战下来,大家对于张任的能力算是有了几分了解,所以曹操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城。

    然而荀彧、程昱几人却是神色越的凝重,就听得程昱缓缓道:“本以为张任蜀中良将之称徒有虚名,却是不曾想其能力竟然如此之强,以某之见,若是强攻的话,只怕还没有破城,朝廷的降罪诏书便已经到了。”

    曹操深以为然,按照他估算,如果说没有其他的办法,仅仅是拿士卒性命来拼的话,怕是这一座关口便要搭上三五万士卒的性命。

    这还只是入川的第一座关口,要知道川蜀之地,自古险峻无比,如眼前这关口一般的城关可不止一座,真的要这么一座座的打下去的话,朝廷可是吃不消,到时候就是他曹孟德也承担不起这其中的责任。

    这会儿一名相貌丑陋的青年文士突然开口道:“某有一策,或许可行。”

    曹操闻言不由的眼睛一亮,陡然抬头向着对方看了过去,就见一相貌丑陋的年轻文士眼中闪烁着自信的神采道。

    曹操深吸一口气,看着对方道:“哦,士元何以教我!”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出身于荆襄之地的庞统庞士元,相比尚且年幼的诸葛孔明来,庞统却是成年,自然是被楚毅征召而来。

    如今随同曹操一同征伐川蜀,也算是一番历练。

    庞统气定神闲,虽然说年轻,可是却别有一番风姿。

    只听得庞统缓缓道:“关口险峻,纵然是典韦、许褚两位将军之勇武都不可破,所以强攻不可取,既如此,不若借助天地之力……”

    众人闻言不由的眼睛一亮,不过很快曹操便摇了摇头苦笑道:“士元的意思本将军自是知晓,可是想要重演当初函谷关之事,怕是不大可能。”

    庞统微微一笑,摇头道:“某自是知晓传国玉玺的重要性,也没有说过要借助传国玉玺之力啊。”

    曹操闻言不由的惊讶的看着庞统,可是除了传国玉玺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崩塌眼前这一座险峻的关口啊。

    庞统却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道:“庞某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镇压韩遂之时,曾缴获一面风神旗,恰好我庞家有一面火神旗,若是能够风火二旗齐出的话……”

    曹操深吸一口气道:“士元之计可行。”

    尽管说曹操心中并不认为仅凭两件宝物就能够破了眼前之关口,可是好歹庞统所提也是一种办法了,试试总是没有问题的,万一真的有用呢。

    庞统将曹操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如何猜不到曹操心中想法,微微一叹道:“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派人前往川蜀散播谣言以离间张任同刘焉之间的关系,只是此法想要生效,怕是没有几个月时间是见不到什么结果的。”

    荀攸颇为赞赏的看了庞统一眼,在一旁点头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奈何我们的时间不多,单单是入川第一战便要持续一年半载的话,朝廷衮衮诸公不知道会如何攻讦我们呢。”

    曹操深以为然的点头道:“单单是攻讦曹某的话,那倒也罢了,可是曹某是王爷亲自点的将,那些人迫于王爷威势,自是不敢对王爷有什么意见,若是这一遭曹某攻伐川蜀不利,搞不好就会有一票所谓的忠臣跳出来针对王爷。所以这第一战,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打出一个惊艳的开局。”